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魂之泰斗 > 第29章 一个惊人的发现

第29章 一个惊人的发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极图内一片混沌,昏迷未醒的宇岢仿佛坠入了无底的深渊。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当他渐渐的有了意识,才发现脖颈上的蓝玉珠链已悬浮在他的面前。
  一开始,蓝玉珠链只是隐隐散出淡淡的蓝光,渐渐的,光线越发强烈,直到蓝光刺眼,宇岢的意识才完全清醒,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诡异的空间里――
  这的确是一个诡异的空间,没有方向,也看不到尽头,只有无边无际的白色。
  印象中,白色给人一种很干净的感觉,同样也会让人觉得无比安静。然而,此时此刻宇岢却觉得心烦意乱,这无边的白色让他感到极度不安,就像一个患有幽闭恐惧症的人被关在一个看似很大却又没有出口的“容器”内,也许在下一秒就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
  宇岢正要起身,胸口一阵剧痛,他捂住胸口叹道:“业嗔这一脚真是厉害,没死算是命大!”
  看着悬在面前的蓝玉珠链,宇岢的内心五味杂陈,想想现在的处境,自己都干了些什么?玫瑰重伤,兰草却毫无头绪;明智被擒,不知是死是活;郭十一失踪,下落不明;还有那两位帮助过自己的姑娘,她们一定也受了重伤,还有鬼公鬼婆,真希望能看到你们嬉笑怒骂的样子……
  想到这,宇岢不禁苦笑了一下,对着蓝玉珠链感怀地道:“此时此刻,只有你陪在我身边了,其实你一直都默默地陪在我身边,始终不离不弃……”
  宇岢话音刚落,蓝玉珠链好似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只见它奇光异闪,飞速旋转起来,随着旋转速度的加剧,散出的蓝光也越发强烈,白色的空间在蓝光的映射下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淡灰色,情形奇诡怪异……
  这情形让宇岢感到不可思议,他忍着疼痛慢慢地站了起来,蓝玉珠链也随之升高,直到升到一定高度,十六颗蓝玉珠突然一分而散,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直径大约十尺有余的圆圈。
  宇岢莫名其妙地注视着上方的蓝玉珠,其中一颗蓝玉珠缓缓地飘到他的头顶之上,其余的十五颗仍以圆圈的形状飞速旋转起来。
  站在圆圈之下的宇岢惊异至极。这时,他头顶正上方的那颗蓝玉珠奇光异闪,如箭一般地射进了他的体内。骤然间,宇岢全身蓝光一闪,整个人陡然精神焕发起来,体内的血液如若江河奔涌,全身的经脉好似流云畅通,每一块骨骼坚如磐石,每一寸肌肤好像春回大地,之前的伤痛随着散出的蓝光一并消失无存。
  与此同时,在宇岢上方旋转的十五颗蓝玉珠蓝光爆闪,好似蓄势待发,刹那间,只听“嗖嗖嗖”几声,所有的蓝玉珠纷纷射向地面,速度之快让宇岢身在其中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当他反应过来时,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十五个与蓝玉珠同样大小的孔洞。接着,所有的孔洞里都射出一道金色的光束,每道光束中都有怪异文字呈现出来,文字从上到下排列有序,这情形令宇岢瞠目结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佩戴的蓝玉珠链竟然在这里发挥了如此奇效!
  宇岢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些怪异文字,惊叹道:“老天,这究竟是哪国的经?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文字!”
  就在宇岢惊叹之际,沁入他体内的那颗蓝玉珠再次突发奇效,此刻,他的体内仿佛燃起了汹汹大火,让他热血沸腾,好似喷涌的熔岩,即将爆发出来。
  他觉得全身的骨骼都沉浸在这熔岩之中正在历经淬炼,与此同时,身体表面也似如针扎,刺痛无比,好似无数光刺穿进皮肤,就在这时,蓝色风衣幻化成一团气旋围绕着他,急剧旋转着,兽王皮衣在高温下一点点剥落,此刻,宇岢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洗礼,他陡然放声大吼起来。
  在这震天的吼声之后,他觉得自己所有的感官都以几何级数的形式在加强。这时,他终于知道浑身刺痛的原因――
  因为他看到每道光束中的怪异文字正一个一个沁入自己的体内,这段时间极其漫长,好像熬过了几生几世一般,直到最后一个字进入他身体之后,那种刺痛的感觉才完全消失。
  这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些怪异的画面――
  画面中有四个具有无限战魂灵力的人在一片血红色的苍穹中展开一场史诗般的大战――
  这四个人都驾着自己的坐骑奔腾于火红色的云层中,一转眼都消失不见了……
  在这个画面之后,又出现了另一个更怪诞的画面――
  之前进入自己体内的那些古怪文字幻化成了一个人形的立体影像,这个人影仿佛在示意自己去模仿他的动作――
  那人影辗转腾挪,武动出各种招式,宇岢也意会地跟着学了起来。少时,那个人影的步法开始变幻莫测,耍出的招式也越发诡异,渐渐的,宇岢似有力不从心之意,后来已经跟不上那人影的节奏了……
  等到一套招式耍下来,宇岢才后知后觉,这人影是在将自己看不懂的怪异文字以招式动作的形式传授于自己。
  宇岢见那人影耍的形似游龙,力胜猛虎,身轻如燕,气势如虹,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完全投入其中,转眼间,在这片偌大的空间内尽是他与那人影武动的身影……
  ……
  这个时候,印贤真人把业嗔,业道叫到了一个房间里,业嗔和业道一进房间看到业真也在,二人诧异地互望了一眼,虽然谁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业嗔心里明白,师父故意把业真留在这个屋子里,就是不让他去搭救明智和宇岢……
  印贤真人疑惑不解地问:“那个叫宇岢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怎么会闯入金龙教?你们不要跟我说是明智带他来的,明智已经被逐出教门,就算他认识这里的每一个人,但是没有我的同意,他也不可能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