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魂之泰斗 > 第36章 神秘黑衣人

第36章 神秘黑衣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宇岢跃身来到郭十一面前,喜出望外地道:“郭大哥,我们又见面了,自从上次分别,小弟一直记挂着你的安危,人生的邂逅真是充满了神奇!”
  郭十一淡笑道:“今日有幸能再见,多亏玉泽真人相救,不然我早就成了玉面冷姬的剑下亡魂。”
  宇岢恍然地点了点头,又问:“你怎么会来金龙教?”
  郭十一吁了一口气,道:“一来,是答谢玉泽真人的救命之恩,二来……是为了追踪一个人――”
  “追踪一个人?”
  “此事…说来话长……”
  宇岢见郭十一似有难言之隐,没有继续再问,而是点头道:“总之你没事就好。”
  这个时候,业道对印贤真人和业嗔彻底心灰意冷,他拖着重伤的身子爬到玉泽真人面前,哀求道:“教主,教主饶命,教主饶命啊!”
  玉泽真人和宇岢互望了一眼,宇岢反应机敏,立时开口:“此乃金龙教的家事,我想我还是回避一下。”
  玉泽真人摆了摆手,道:“你已经在我教的太极图内学会了无相残影和爆魂烈指,以及奔逸绝尘三相绝学,也算与我教缘份至深。而且,你又以玄金灵力将我从金龙玉柱下救出,更是我的恩人,我又岂会把你当作外人呢?”
  宇岢拱手抱拳道:“晚辈,实不敢当!”
  玉泽真人望向业善,又言:“业善,该如何处置业道,为师想听听你的看法。”
  业善上前一步,看着身负重伤的业道,心生恻隐,他叹了一声才道:“师父,业道师弟虽有助纣为孽之实,想必也有无可奈何之处,念在同门一场,且给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
  听到业善这席话,宇岢对业善的敬意再次升华,他心中暗道:不愧是金龙教的大师兄,无论是气度,还是品德,都可谓是人之楷模!明智,得此良师,夫复何求!
  宇岢一番感慨之余突然想起了明智,他正要开口,想问明智的下落,玉泽真人的话音已经传来:“业善,杀伐决断,仁者见仁。循循善诱,也是智者见智。但是姑息养奸,可谓作茧自缚,唯有杀一儆百,方可防患未然呐!”
  宇岢听到玉泽真人这番话后,暗声道:难道……玉泽真人的意思是要将业道正法?
  宇岢正这样想着,业善陡然跪在玉泽真人面前,先是深深地磕了一个头,才拱手道:“师父,恕弟子斗胆直言――造物奇缘,有因有果,人生百态,善恶一念,得失从缘,因缘际会,人无完人,孰能无过?我非草木,岂能无情?网开一面,柳暗花明!”
  业善的话让宇岢深受感动,他突然情不自禁地也站在玉泽真人面前,新潮澎湃地道:“真人,我不知道业道在听了业善师父的话后,心中心作何感想,总之我已经被业善师父彻底感动了,既然您不拿我当外人,那么我也斗胆道出我的心里话――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真人,业道在中了我的爆魂烈指之后,高空坠落,业善师父不计前嫌,第一反应是扑过去要接住他,奈何印贤真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却将业善师父一掌击伤。在你们面前,我虽然是个晚辈,但是我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业善师父对业道的兄弟之情。我想,以业善师父的身份和修为,在那个时候,他完全可以替您清理门户。然而,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所以,这也是我被业善师父深深折服之处。因此,还望您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宇岢一番慷慨激昂的陈词之后,玉泽真人笑了起来,他伸手将善扶起来后,欣慰地看了看业善,又向宇岢投以赞赏的目光,才道:“听到你们这番话,我想任凭他如何铁石心肠,也会回心转意了吧!宇岢,你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我之前的付出没有白费――”
  玉泽真人最后这一句话令宇岢莫名之至,他问:“真人妙语玄机,晚辈费解之至。”
  玉泽真人淡笑了一声又道:“此乃天机,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玉泽真人说着,把目光转向业善,又言:“业善,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
  此时此刻,趴在地上的业道早已被业善和宇岢的一番话感动得无以复加,他感激涕零地道:“谢谢大师兄不计前嫌,谢谢宇岢少侠大人大量,谢谢教主宽大为怀……”
  玉泽真人看了业道一眼,自怀中取出一本颜色已经泛黄的经书递给了业道,并叹声道:“业道,念在你大师兄和宇岢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如今你筋骨禁断,形同废人,就罚你将这本经文一字不落的以指力刻在绝命崖顶的石碑上。你虔诚与否自有人监督,去吧。”
  就在业道双手接过经书的一刹那,只见他全身灵光一闪,所有伤口全部愈合,这一幕不禁令他诧异之至,也让一旁的宇岢和业善以及郭十一匪夷所思。业道感激涕零地看着玉泽真人,躬身行了一个大礼,便转身向后山而去了。
  业善看着业道的背影,欣慰地点了点头,又忙道:“师父,业真师弟还被困在魔灵紫光内。”
  玉泽真人掐指一算,便成竹在胸地道:“天意如此安排,他命中确有这一劫,可谓是静动有持,相得益彰!放心,业真性命无虞……”
  玉泽真人话音未落,突然,不知自何处传来一阵诡异的狂笑声,接着,那声音喝道:“他性命无虞,你却危在旦夕,玉泽真人,受死吧!”
  这时,宇岢等人忽觉一阵阴风袭来,并见四个黑衣蒙面人从四个方向疾风而至,等到这四个黑衣人来到眼前,便瞬间合为一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排出劲风有力的一掌,猛然向玉泽真人的后背袭来。
  玉泽真人站在那毫无闪躲之意,业善有伤在身,行动不便。宇岢见此情形立时迎敌而上,突然,那黑衣人幻身不见,玉泽真人淡然一笑,道:“好一招声东击西!”
  玉泽真人话音未落,宇岢也立时意识到黑衣人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但是他已然来不及调整身姿,黑衣人便狂功而来――
  玉泽真人瞬间转移,挡在了黑衣人和宇岢中间,只见他拂袖一甩,一团气旋如泄洪狂涌将黑衣人震了出去。然而,令宇岢和业善出乎意料的是,被震出去的黑衣人只是四个黑衣人中的其中一个,就在他二人惊异之余,另外三个已将玉泽真人围困其中。
  一旁的郭十一见黑衣人身影诡异,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立时挥刀而起,疯狂而上。
  宇岢见此情形也一并冲了上去,欲将爆出战魂灵力,但是那三个黑衣人出手极快,只见三股黑烟瞬间将玉泽真人笼罩在内,等到宇岢和郭十一跃到跟前,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之后只见白光爆闪,等到黑烟被白光驱散,三个黑衣人已经合为一体。
  “师父!”
  业善闻声高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