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左道倾天 > 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

第一章 左小多、左小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魂大陆。
  炎武帝国。
  中原,凤凰城。
  清水区。
  凤舞家园小区。
  ……
  ……
  ……
  ……
  “狗哒!”一个清脆的叫声。
  正眼神茫然回忆梦境的左小多散乱的眼神缓缓聚焦,然后郁闷的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小狗哒……”声音又传来,拉着长腔,而且有些欢快,证明声音的主人此刻非常愉悦。
  但是左小多的心情很不愉悦。
  因为‘小狗哒’这个名字是叫的他。任何人被称作小狗哒估计都不会愉悦。
  但现在左小多不能生气。
  他也不敢生气。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过多少名字了。
  恩,没错,正在叫唤的正是自己的老妈。敢生气?
  百分之百的只有无奈。
  从老妈和老爸嘴里,自从左小多开始有记忆以来,就记得自己的名字如同浩瀚长江的沙子,无尽星河的星星,辣么多。
  而且叫什么名字全看老爸老妈心情。
  心情愉悦的时候,狗哒,小狗哒,小猫猫,小咪咪,小蛋蛋,小亲亲……想到啥就叫啥。
  心情一般的时候,叫小多,基本就很严肃了。
  心情不好的时候,尤其是自己惹到他们的时候,小王八蛋,小混账,小兔崽子,小瓜怂,小赤佬,小讨债鬼,小没良心……更加是应有尽有。
  而且是吊着各地的方言叫。
  左小多有时候都很奇怪,自己父母这是多么渊博啊,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各地方言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而且是专门用来骂自己的……
  称呼,是自己对父母心情揣测的晴雨表。
  比如现在叫小狗哒,狗哒,证明母上大人心情愉悦,既然愉悦,就不会轻易生气,那么自己不答应她也就无所谓了。
  ……
  我得从自己被称呼什么名字来推测自己是不是要挨揍了……我太难了。
  左小多躺在床上,默默叹气。
  胡乱称呼的狗哒小狗哒……倒也罢了。问题是,左小多对自己现在这个名字,也十二万分的不满意!
  小多?
  你听听,这是个神马名字?
  一点都不霸气!
  比如有个同窗,名字叫赵江湖!多么豪气?还有位叫李长天;听着就牛逼!
  但是自己的名字这就……
  而且,那天……
  老爸喝多了些酒,瞅着心情愉悦,于是左小多很胆壮的问了一句:为啥我的名字叫小多?能否换一个好听些的名字?
  老爸当时斜着眼睛看着自己,很嫌弃的目光,斩钉截铁的说:“不行!”
  “为啥?”
  “不为啥!改名就是不行!”
  “那为啥叫小多,总能说吧?”
  当时老爸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淡淡道:“因为你的出生,对我和你妈来说,有些小小的多余。”
  ……
  小小的多余=小多?!
  左小多觉得自己当时的心就像上面这一串省略号。
  敢情你们是嫌我的出生破坏了你们的二人世界?
  我就这么多余么?
  谁家有了血脉传承不欢天喜地?尤其我还是个带把儿的。咋到了你们俩这里就多余了?
  当时左小多眼泪汪汪的问:“你们就这么嫌弃我么?”
  老爸喝了口酒,慢条斯理的……
  恩,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句:小多老爸的气质很是文质彬彬,儒雅潇洒,而且英俊挺拔,很是一幅浊世美男子的样子,除了有点懒完全没有缺点……
  老爸慢条斯理的说:“本来很嫌弃,后来你妈发现,自从有了你,她居然多了一个好玩的玩具……发现有个孩子还是挺好玩的,于是玩着玩着……慢慢地,也不怎么嫌弃了……”
  玩具!
  听到这两个字,左小多受到暴击,直接自闭了。
  你俩生了一个玩具!
  老妈在旁边振振有词:生个孩子不就是用来玩的么?就像你李婶家养的猫,你王大妈家养的狗;不管是啥,总得养一个玩吧?
  您说的好有道理。
  我竟无言以对。
  那天晚上的谈话,到此为止。
  左小多觉得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兴趣追问什么别的,怀着一颗饱受创伤的心,回到了自己房间。
  左小多觉得这多亏了自己大心脏。
  他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太豁达了,居然对这样的严重打击,也没放在心上,依然没心没肺的挺过来了。而且最神奇的是,过了那天晚上,他自己居然就释然了——不对,正确的说,那天晚上还没过去,他就释然了。
  哎,我本就是一个玩具……玩具,就玩具吧……
  这世界上,谁还不是谁的玩具咋着?
  但是,能不能改个名?
  ……
  “狗哒!”
  一声暴吼在门口响起,老妈气势汹汹的一把推开了门:“叫你没听见?!你聋了?”
  左小多duang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脸谄媚:“听到了听到了,我这不是正准备去和娘你帮忙干活儿去嘛……来了来了……”
  门口,身材窈窕高挑面目姣好堪称是绝色美女的、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这位美丽的女子,正是左小多的母亲。
  亲生母亲!
  在绝大多数人看到左母第一眼的时候,难免会心生倾慕,浮想联翩,眼前美女看起来这般的温柔贤淑,想必就是传说中脾气好、人材出众的贤妻良母型佳人。
  但是只有左小多自己知道,这位在外人眼中温柔贤淑的贤妻良母,在对待自己这个亲生儿子的时候,是如何的可怕与恐怖。
  左小多在母上大人的阴影之下生活了十七年之久。现在已经发展到了一听到老妈的爆吼就条件反射的立正的地步。
  那温柔贤惠的美丽的脸庞只要一板起来,左小多就感觉自己的屁股一阵阵的抽痛——因为伴随着的,绝对是一顿美味的竹笋炒肉。
  手下丝毫不会留情的。
  一般人家里基本都是严父慈母;而左小多家里,正好翻了个个儿:严母慈父。
  慈父……其实也算不上多慈,或者说漠不关心没心没肺更合适;但严母,这是真严啊!
  左小多其实有些想不通的,这么多年岁月过去,居然没有在母上她老人家脸上留下半点痕迹。
  依然如此青春靓丽。
  当然,自己家老爷子也是一样,看上去二十六七八九;反正绝不超过三十岁。玉树临风洵洵儒雅,让人一看就能心生好感,以为是什么文人墨客之类的有学问的人。
  但实际上……
  呵呵。
  ……
  “帮我干活去?”母上大人的脸上充满了怀疑:“狗哒你会这么有孝心了?”
  左小多狗腿的蹦起来,殷勤的为母上大人捏肩膀:“哎呀,娘天天这么劳累,儿子看了心里不落忍,我给您揉揉……”
  吴雨婷眯着眼睛,享受着儿子的按摩,舒服的说道:“想要钱?没有!我告诉你左小多,你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提前预支花光了,想要从我这里打主意,趁早死了这条心。”
  左小多顿时住手,带着哭腔道:“您真是我亲妈……太绝了,我这还没开口……”
  吴雨婷翻个白眼,居然有一种青春少女的感觉,撇撇嘴道:“你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能不知道你想啥?”
  左小多垂头丧气。
  “也别想跟你爹要!”
  左小多如丧考妣。
  “更别想和你小念姐要!我都会提醒他们,谁敢给你钱,试试!”
  左小多彻底的万念俱灰,刹那间感觉生无可恋!哀求道:
  “妈!我有正事!我真有正事!!”
  吴雨婷嗤之以鼻:“作为一个十七岁还在武徒晃荡的人,而且是在初级武徒晃荡的人;而且已经在初级武徒晃荡了五年的人……而且是一个一天能睡十四小时的在初级武徒晃荡了五年的人……能有神马正事?”
  左小多眼泪汪汪的捂着心脏:“妈,我感觉我受到了扎心的伤害……”
  “你还有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