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她死在QQ上 > 第五章

第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月二十八日,星期三。
   
    苏雪君的父母今天接待了一位奇怪的客人。这位客人很年轻,大概二十出头,戴着副脏兮兮的眼镜,一身略发皱的西服,一进门就自称是彩龙居物业管理公司派来的。
   
    “关于令媛的不幸,敝公司向两位深表同情。因为这件事发生在本公司所管理的小区内,所以公司特意派我来向各位了解一下情况。”
   
    这位客人很恭敬地说道,苏雪君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来意。上海市以前曾经发生过业主的孩子在小区水池内溺死,然后状告物业公司的事例。彩龙居物业公司大概也是顾虑这点,怕苏雪君的父母以此来控告物业公司管理不利,所以特意派人来摸摸底。
   
    “噢,小女是自杀,这点警方已经确定了。”苏雪君的父亲淡淡地回答,语气有些不满。他女儿出事是在六月十六日,物业公司二十八日才过来探问,时间未免隔的长了点。
   
    客人连连点头,然后拿出一束白花来,说:“不知道可否向令媛献花一束,以表示敝公司的哀悼之情?”
   
    苏雪君的父亲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把他带到女儿的卧室里去。卧室里收拾的很干净,桌子上摆着一张苏雪君生前的照片。客人走进卧室后左右环顾了一圈,将白花放在照片旁,恭敬地鞠了一躬,还仔细地对那电脑桌看了又看,随即便匆忙告辞了。
   
    “这物业公司员工素质越来越差了,怎么派这么个人来。”
   
    等那客人走后,苏雪君的父亲对他太太抱怨道。
   
    小诺来到红茶坊的时候,马鸣已经到了,正坐在座位上慢条斯理地翻书。桌子上一杯白水,旁边搁着一摞图书馆借来的书刊杂志。茶坊的服务员白眼相向他也毫不在意。
   
    “嗨……呃……这个……”
   
    小诺张口想打招呼,却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称呼好。叫他“老马”或者“小马”吧,年纪不符;直呼“马鸣”吧,则有点生硬粗鲁,而且拗口;叫“阿鸣”又嫌太亲密了:“马同学”、“同学”两个称呼听起来古怪无比,最后小诺踌躇再三,回想起以前看过的日剧,总算选了一个多少有些“哈日”倾向的叫法。
   
    “学长,来的这么早呀。”
   
    马鸣听到小诺问候,抬起头来,把手里的书合上,随后放到了那摞书的顶上。
   
    “小诺呀,我也才到。”
   
    “不好意思,迟到了一会,最近好忙,快期末考试了嘛。”
   
    马鸣露出同情的笑容,大四的他是不用操心这种事的。两个人稍微寒暄了一下,立刻进入了正题,马鸣伸从兜里掏出张三寸磁盘放到桌上,对小诺说:“有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先听哪个?”
   
    “……嗯……”小诺托着下巴,考虑了一下,“先听坏的吧,再听好的,不好不坏的留到最后。”
   
    “看来你是乐观主义者……坏消息是,那个硬盘无法复原了,里面似乎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只能把它重新格式化当新的用,里面的数据……啧啧,没办法了。”
   
    “这样啊……”小诺皱起眉头,说不定那硬盘里还有些更有价值的东西没挖掘出来,就这样白白浪费。何况她还答应唐静的父母把她的文章整理出来,这下子要食言了,唐静那篇未完成的遗稿也没抢救出来。想到这她一阵叹息。
   
    “别难过,还有个好消息呢。”马鸣说,同时摘下眼镜擦拭了一下,“很重要的好消息。”
   
    “哦?是什么?是什么?”小诺催促道。
   
    “呵呵,今天我去苏雪君的家里了。”
   
    “……你去那里做什么?”
   
    “去确认一些事情,这很重要。”马鸣镜片后的目光闪着一丝得意,“你猜我在她的卧室里看到了什么?”
   
    “那张照片?”
   
    “不仅如此……”马鸣敲敲自己的眼镜框,“虽然他们清理过电脑桌,但是我仍旧在桌子上发现了几丝灰垢,就好象你电脑上沾的一样。”
   
    小诺的眼睛立刻睁圆了。
   
    “这说明,十六日晚袭击唐静与苏雪君两人的,是同一只鬼。她们两个的死亡,肯定有相当深的联系。”
   
    马鸣继续分析说,小诺感觉思路一下子清晰起来。果然这两个人的死是有关系的!这次总算有决定性的证据了!
   
    “同一时刻袭击两个在上网的人,看来这只鬼的袭击是以网络为媒介的……”
   
    两个人脑海里均浮现出面目狰狞的鬼怪化身成“比特”驰骋在几千万台电脑中的情景。
   
    “接下来是不好不坏的消息……”马鸣把桌上的三寸磁盘推给小诺,“……那个残星楼的论坛,可以进去了。”
   
    “啊?真的吗?”
   
    “我同住的那家伙是编程的高手,我请他编了个破解程序,很轻易就突破了密码的限制。只要运行一下这个,就能以版主的身份登陆那个论坛了。”(加一句:嘿,许多人都想认识他啊)
   
    “这么说,你已经去过喽?有什么发现没有?”小诺急切地问道,身体前倾,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马鸣拿右手的食指敲敲自己的头,说:“怎么说呢,没什么特别有价值的发现。那个论坛可能用户比较少,所以帖子也很少,从四月份开始到现在,一共也只有三十多张帖子而已。我看了一遍,没有能说明他们身份的帖子。”
   
    小诺失望地坐回到椅子,扁着嘴小声抱怨:“这算什么不好不坏嘛,分明是坏消息。”
   
    “呵呵,别急,我还没说完。那个论坛我发现了两个疑点……你现在有没有空?”
   
    “……嗯……六点之前都可以,怎么?”
   
    “口说无凭,找家网吧,我给你看一下就知道了。”
   
    小诺看了看手表,随即点点头。
   
    “嗯嗯!”
   
    有这样一种说法:大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他们比中学生会玩,比中学生有钱,但和中学生一样无节制。所以大学旁边有各种各样的店铺摊点,下到茶叶蛋炒河粉,上到电脑配件,一应俱全,全部都是为了这些天之骄子的爱好与钱包量身打造的。
   
    这其中也自然不能缺少了网吧这种流行元素。
   
    马鸣和小诺走进大学附近一家叫快感节奏的网吧。这是间两楼建筑,一楼大厅被辟出来营业。门口一字摆开十几辆自行车,屋里不时传来大呼小叫。他们两个走进去,只看到一股温热的“人味”扑面而来,小诺不禁大皱眉头,掩住鼻子,马鸣倒似早就习惯一样,面不改色。
   
    来到柜台,马鸣掏出身份证,柜台里的一个五十多岁老头把号码仔细地登记在本子上,把身份证交还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一句:“小伙子,别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网站呐!”
   
    “您看我象在白天上那种网站的人吗?”
   
    马鸣带着小诺辛苦地越过一群打cs正入迷的男生,绕过几个在联众下四国的高手,挑了最里面的一台空机器坐下。马鸣掏出那张软盘插进机器,打开cansnow。com的首页,熟练地开始破解起来,只花了一两分钟就拿到了版主的权限。
   
    小诺死盯着屏幕,她终于见到残星楼的论坛了。
   
    残星楼的论坛是用时下最流行的旅行论坛模板构筑的,浅黄色调,边框暗红,看上去古朴凝重。一共有两个分论坛,一个名叫“听涛”,一个名叫“调琴”。
   
    “听涛”的帖子数是38,而“调琴”只有6,大概第一个是做为聊天灌水版,而第二个则是正式的小说讨论区。
   
    “‘调琴’里的小说,就是首页里的那两篇,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来看听涛这版吧。”
   
    马鸣看着屏幕说,随即点开了“听涛”,小诺看到那些帖子的发表者与回复者,都是她一直苦苦寻找的名字:惊鸿、胜舟、琉璃、茗……
   
    “等一下,为什么没看到子山的帖子?”小诺问,整个论坛里她只看到了这四个人有来有往,但是惟独却少了“子山”的名字。
   
    “聪明!”马鸣打了个响指,把鼠标移到屏幕上面“查看用户列表”的选项,“你看,这个论坛所有的用户就只有这四人而已:惊鸿、胜舟、琉璃、茗。”
   
    “好奇怪……”
   
    “奇怪的还在后面呢……”马鸣随后又点开了系统记录,他现在的身份是版主,可以查阅以往删帖的操作记录。屏幕上随即罗列出来一串被删掉的帖子,全部都是与“子山”有关的!时间显示删除动作是在五月十日,可惜已经无法看到内容。
   
    “五月十日……”小诺暗念着这个日子。
   
    马鸣仿佛猜中了小诺的心思,转过脸向着她点了点头。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大的变故。
   
    论坛中最新的一个帖子是胜舟发的,时间是六月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点击量为零。贴子的标题是“通鉴已经修改好了,随时可以恢复”,帖子的内容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