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她死在QQ上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差。
   
    之前小诺有这样一种先入为主的印象:残星楼的全部成员都是在国内。但是,事实看起来并非如此,如果小诺和梯云纵的猜想没错的话,胜舟很有可能是居住在国外的中国人。
   
    胜舟最后一帖的时间是十七日凌晨四点零二分,而那个鬼qq害死其他三名成员的时间都是在十二点。两个时间点是重合的,也就是说,胜舟所在的国家,与中国的时差是四个小时。
   
    以格林威治为标准时间,则中国是东八区,那么胜舟所在的国家应该是东十二区。在这个时区里的国家有新西兰、斐济、马绍尔群岛等南太平洋岛国。而这些国家中,胜舟最有可能居住的地方,就是新西兰,因为那里是中国留学与移民的热门国家。
   
    次日,六月二十九日星期四,小诺将这个猜想告诉了马鸣,马鸣说他会去那论坛调查一下胜舟的ip地址,应该能掌握其具体的地理位置。
   
    这时候大学快临近期末考试了,无论公共课还是专业课都是麻烦的东西,小诺不得不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复习上面,于是大部分调查就交到了马鸣手里,后者今年临近大四毕业,既没什么课业上的压力,也没不见他着急找什么工作,倒颇似个闲云野鹤,整天就在图书馆与网吧游荡。(加一句,诶,小弟我又何尝不想呢?)
   
    当天晚上,马鸣就打过电话来,说ip地址已经确认了,果然不错,来源是新西兰北岛一个叫hamilton的城镇。但是他也只能确认到这程度,无法再细致了。
   
    最近流行出国潮,很多人都去了新西兰读高中或者大学,移民的也不在少数,光留学生就在五万人以上,想在这么多人里查出一个素昧平生连真名都不知道的同胞,差不多也相当于大海捞针了。
   
    “你有没有什么在新西兰的同学或者朋友之类的?可以叫他们帮忙。”
   
    在电话里,马鸣问小诺。小诺皱着眉头回答说:
   
    “有是有的,不过她是在南岛读高中,并不在hamilton呀。”
   
    “只要在新西兰就好,总比国内方便。你叫她留意一下新西兰报纸或者电视上六月十七日或者十八日与hamilton华人相关的新闻。”
   
    “为什么是十七日十八日?”
   
    “要考虑到延迟嘛,一般新闻后总要过一天才会被报道出来。”
   
    “好的。”
   
    “若是能查到hamilton当地报纸,就更好了。”
   
    “问问看吧。”
   
    小诺以前有个高中同学,高二的时候转去了新西兰的高中读书,她们两个人关系很好,所以一直通信保持着联系,偶尔也通过qq聊天。这个同学去年九月顺利通过雅丝考试,进了当地大学读书,现在和小诺一样,也是大一学生。小诺忽然想起来,她的这个朋友曾经在信里提到过,去年七月份寒假(新西兰七月份为冬季)她跑去北岛玩,就住在hamilton的一个网友家里,或许可以找这层关系帮忙。
   
    写普通信件肯定是来不及的,于是小诺就发了封email给她,希望她帮忙查一下这件事。
   
    email发出后,小诺跟梯云纵打过招呼就立刻下了线,因为她不得不腾出精力来应付考试。
   
    第二天上马列理论课的时候,正是中午。老师在上面划期末考试的重点,下面一群学生虔诚地记录着。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本学期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听马列理论课。
   
    小诺右手拿着红笔,左手翻着教科书,耳朵听着老师的话,渐渐有些倦意。
   
    她做的位置靠窗,中午的太阳照射在脸上,暖洋洋地感觉分外地舒服,慢慢地她的眼皮开始发沉,昨天开了通宵的夜车,疲劳这会趁意识模糊的时候全浮上了水面。笔“啪”的一声滚落到地上,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好大的雨,好冷的风,窗外漆黑,雨点敲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咚咚声。小诺发觉自己置身在一个房间中,这房间的摆设与装饰她都非常熟悉,这正是她表妹唐静的卧室。房间里阴暗,没有灯,只有电脑屏幕闪着白光,给屋子里罩上一层幽明的白色。
   
    小诺再仔细看去,发现唐静正背对着她坐在电脑前上着网,整个房间只听见“劈啪”的打字声。
   
    “唐静?!”
   
    小诺试探着喊道,对方没有反应。
   
    “蓝调小雨云?!”
   
    仍旧没有回答。
   
    “惊鸿?!”
   
    打字声猝然停止,唐静自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那是张死白的脸,白的怕人,秀丽的容貌被扭曲成极度恐惧的样子,就这样凝固在唐静的脸上。她一言不发,带着这副表情一步一步地向着小诺走来,手腕还潺潺流着鲜血。小诺吓的倒退了几步,还没张嘴说些什么,就听到外面的风雨骤然大了起来,唐静身后的电脑忽然响起一阵“嘟嘟”声,那个灰色头像在好友列表里跳动着,说不出地诡异,好象要跃出屏幕一般。
   
    唐静的表情更加狰狞了,嘴慢慢裂开,惊恐的双眼睁大到眼球突出,两只苍白的手臂以奇怪的角度弯曲着,伸向小诺。小诺转身要逃,却移动不了分毫,唐静手腕流出的血已经淹没了她的脚背。眼见着唐静越来越近,小诺感受到一股异常难受的死亡气息向自己涌来,她害怕地大叫起来……
   
    “啊——!!”
   
    小诺惊醒,然后发现自己仍旧在教室里,午后的阳光仍旧温暖,而老师与全班同学都惊讶地望着她。
   
    “喂,喂,你没事吧。”旁边的曹芳蕊小声拉拉她的衣角。小诺还没从那个恶梦里恢复过来,脸色苍白无比,听到曹芳蕊的话,只是木然点点头。
   
    教室里响起一片窃窃私语,老师不得不敲了敲黑板,示意安静,看了小诺一眼,继续说考试的重点范围,但是小诺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听下去了,她只觉得心脏快要爆炸。
   
    下课后,曹芳蕊关切地凑过来,问道:
   
    “你这是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没……没什么,做了恶梦而已。”小诺把书放回书包里,同时勉强给了曹芳蕊一个笑容。
   
    “真的假的?”
   
    “刚才我没记下来老师讲的,把你划的重点给我看看吧。”
   
    “别岔开话题,到底怎么了?”
   
    “确实是做恶梦了,真的。可能是昨天晚上通宵太累了。”
   
    小诺谢绝了曹芳蕊陪她回家的建议,自己一个人独自走出校门。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回家,于是一个人信步来到附近的公园里。公园里很幽静,初夏的金黄色阳光照在绿地上,说不出地恬静安详。小诺索性仰卧在绿地上面,闻着青草的芬芳,看着天上的浮云把影子投在自己脸上,阵阵带着松香的清风自旁边的松林吹过,把她的前额的头发轻轻吹起,感觉非常地清爽,刚才那可怕的梦似乎也因之而淡了些。
   
    自从唐静死后,已经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小诺一直处在悲伤、迷惑、焦虑以及欲求真相而不可得的烦闷中,虽然间或有小小的成就,但她仍旧感觉到迷茫,以及由迷茫而生的不安。她也曾经问自己,这样作的意义是什么,是对真相固拗的渴望还是为了向唐静履行的责任?小诺自己也说不清楚,她也彷徨,也迷惑,但在她柔弱纤细的外表下,却燃烧着遇强弥坚的个性,那个恶梦只会令她更加坚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