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有座花果山 > 第5章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第5章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爷子的墓就在距离房子四百多米的山坡上,那是前些年他自己就看好的地方,虽然农村有着下午不上坟的老传统,但内心终究还是有些愧疚的刘树决定还是先去磕几个头。
  五花肉依然保持着它“国家二级保护废物”的形象横躺在门槛口不起身,但显然“肘花”不这么想,见刘树有出了门想上山的心思,伸嘴叼着小弟的一片大耳朵撅着自己同样肥硕的后臀就拉。
  五花肉摇晃着大猪头表示很不爽,龇牙咧嘴的哼哼着,却没敢对体型小它不知多少的柯基犬炸毛,见丢了自己耳朵的柯基犬不爽的龇牙,毫无山大王派头的爬起来不说,还讨好的拿鼻子去拱拱柯基犬的头,小尾巴也摇的很欢实,一副狗腿模样。
  很明显,一头本应该战斗力爆棚的猪就这样被狗带偏了,刘树当下对自己默默定义好的“坦克”有着一种前途堪忧的蛋蛋忧伤。
  山路上杂草丛生,显然已经好久没有人走了,但一猪一狗却是挺熟悉,在前面带路走的贼快。
  落在后面的刘树刚走到一个石崖边上,身体猛然僵直不动,浑身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
  农村不但路滑,还险。
  一条从石缝里游出的近两米的大蛇,正以冰冷的竖眸盯着刘树。
  对于普通的蛇,山村长大的刘树自然是不怕的,菜花蛇可是村人下酒的佳肴之一。
  只是这条蛇,婴儿手臂粗细,身长超过两米不说,更可怕的是脑袋为三角形的,浑身布满土黄色花纹。
  传说中的五步蛇,绝对的剧毒蛇。
  如果可以,他宁愿太爷从坟里爬出来,拎着他的小拐棍。。。。。
  老子跑,刘树在狰狞的三角脑袋开始后缩那一刻,就主动选择跳下身边最少三四米深的石崖。
  那是蛇类即将发出攻击的信号,石崖摔不死人,但五步蛇的毒绝对会毒死人。
  刘树的选择再正确不过。
  突然失去目标的毒蛇扑了个空,跳下崖壁的刘树却也没落到什么好。
  脚落地后再来个滚翻卸掉高处落下的力量,这是一个农村娃长期爬树留下的经验,刘树这样做本来没毛病。
  只是,他显然忘了裤兜里还有太爷留给他的“古董”,那个青色的巴掌大小碟子。
  刘树刚爬起身,就听“咔嚓”一声,百年“古董”竟然因为和地面的一次小小碰撞,就这么碎了。
  我勒个去,太爷不是号称这玩意儿可以挡子弹的嘛!
  刘树连滚带爬蹿出去十几米看了看毒蛇并没有追过来后,从兜里拿出已经碎成两半的碟子。
  心还没开始疼,手先开始了。
  碟子不光是碎了,还顺便用锋利的棱边割破了他的手。
  然后,一直靠“这是最好的安排”理由来安慰自己的刘树身体再度僵硬了,比看见大支五步蛇还要僵硬。
  因为,就在他的眼前,那块沾染了他鲜血的碟子残片,竟然像一缕烟,从手指尖上钻了进去,另一半则更干脆,直接消失在他的手掌之上。
  就像是冰块融化。
  这是要被啥啥附体吗?
  刘树下意识的低头审视身体寻找两个残片,或许,那只是摔昏头了呢?
  很遗憾,昏头昏脑症没有改善,甚至开始出现幻觉。
  他竟似乎看见已经化成两股青烟的残片就像两条游鱼,从手臂通向心脏,然后,就在有力跳动着的心脏上方重新合二为一。
  一条“s”曲线将其分的泾渭分明,一半呈紫黑色,另一半则晶莹发亮呈乳白色。
  就像给心脏戴了顶小帽子,值得庆幸的是,是黑白色儿。
  但和刘树印象中阴阳太极又有着极大不同的是,盘子周边有着许多细小至看不清楚的数字,另外还有根指针漂浮其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