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剑与殇 > 第一章 身陷囹圄

第一章 身陷囹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词曰: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销魂。
  此情此景,于和在袁生身上再恰当不过,想来他也曾是名动江南的风流人物,而今却身陷囹圄,十载有余,岁月在他身上日复一日的无情腐蚀,曾经俊俏的模样不复存在,只剩这枯骨残身和满腔的愤恨,还在与这逝水流年,孤独对抗。
  塔顶上透进的一点白光,照在他触摸不到的地方,那似乎成为了他在这黑暗中的唯一希冀。
  每年盛夏九月,只在重阳这一天,千斤重的石门才会开启,外面的人会给他送来一壶好酒,一只香鸡还有一位孩童。
  十二年过去了,十二位孩童的尸骨枯烂在他身边,他早已麻木,甚至连尸体腐烂发出的恶臭都闻不见了。
  今年是第十三个年头,塔外的人依旧给他送来了这些。
  一个瘦弱的孩童,端着香飘四溢的竹叶青和一只肥鸡,小心蹒跚地从塔外走了进来。石门缓缓落下,最后发出一声沉闷的关合声响,这孩子便不由得被吓得一个激灵,周身置于无边的黑暗之中,手脚颤抖的更加厉害。
  今年这孩子有些特别,面对如此境遇竟然没有哭闹,袁生在心里冷冷地乐呵了一声。这些个无耻鼠辈,为了让他就范,倒是费尽了心思。可他们终究低估了他,就算是困死在这铜墙铁壁的锁妖塔内,他也不可能向这帮乌合之众低头,其他的就更是痴心妄想了。
  “有人吗?”一个稚嫩的声音怯怯地低问道,塔内瞬时回荡出他自己的声音,有人吗?
  孩子倒是被自己的回音吓了一跳,片刻又明白过来,原是自己吓到了自己。见半天没有人应答,也就泰然了许多,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用脚往前试探着走了几步,朝着塔里唯一的光亮走去。没走几步,脚被不知道什么绊了一下,手上酒和鸡差点摔落。他定了定神,蹲下去捡绊在脚边的东西,拿了放到盘子内,又往前小心地移动着,朝着塔顶透下的那缕微弱的光走去。等走到光线下,兀自坐了下来,一双乌黑的小手,抓着盘里的鸡腿就啃了起来,油脂粘的满嘴满脸,他只用袖子一抹,抓起盘里的酒壶,一把将酒壶的塞子拔掉,咕咕地仰头喝起酒来。
  这怕是个许久没有吃过东西的小乞丐吧!
  袁生原以为他们花了些心思才弄来这般胆大不同的孩子,没想到如今竟如此敷衍草率了,看来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他们也是意兴阑珊,对他不抱什么太大的指望了。
  袁生在内心里得意了一阵。
  眼见着这孩子快要把肥鸡和好酒都吃喝完了,袁生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忙叫道,“嘿,臭小子,你饿死鬼啊,给我留点!”
  这一声把小孩吓得,左手的鸡,右手的酒都掉在了地上,一双汪汪的大眼睛,带着满脸的油,不住地四处张望。
  “这里,别看了,这里,快把鸡和酒给我送过来,这原是给我的,你倒好就自顾自地享受,真是个小混蛋。”
  小孩回过神来,把剩余的半只鸡和半壶酒捡起来,朝着呼喊的声音走过去,因塔内昏暗,他走到袁生跟前了也不知道,直到一个小脑袋撞在了袁生的腿上,才将酒和鸡交给了他。
  这人手和脚都被粗大的铁链锁着,这鸡和酒却能都飘到了他嘴边,他轻轻一吸,鸡和酒一下就都入了他的肚子。
  袁生砸吧了一下嘴,一副酒足饭饱的模样。
  小孩听了声音,惊问道,“大叔,你这就吃完了?”
  “对呀,难道这点东西还要吃上半日?”
  “可你也太快了不是,你可吃到了滋味?”
  “当然,我不但吃到了滋味,我还尝到了鸡中骨髓的味道,酒中岁月所酝酿沉淀的年份,还有这万物生长所积累的灵力精华,这些你可吃到了?”
  小孩惊叫道,“哇,原来你这样厉害,我原以为我在吃的方面已经很了不得了,没想到大叔你更牛,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自然不行!”
  “为什么呢,大叔你这样小气!”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他们派来的吗?竟想蒙骗我,告诉你,我是不会上当的,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吧!”
  “大叔你说什么,他们是谁,是不是将你抓来关在这里的人?”
  “这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们想什么我可一清二楚,用小孩来糊弄我,我就算一辈子困死在这,他们也休想。”
  “大叔,你说的他们是不是南宫世家?”
  袁生有些吃惊,这小孩子不过六七岁的光景,竟也知道南宫世家。
  “你也知道南宫世家?”
  小孩一听,瞬时有些得意了,口若悬河地说道,“天下六门,谁不知道中原南宫世家的霸王南宫拓,他可是这大荒中数一数二的大英雄,听闻剑仙袁秋尘也未必能胜过他。”
  “哦,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还知道袁秋尘。”
  “剑仙嘛,谁人不知啊,我最崇拜的就是他了,大荒之中唯一修成仙体的天纵奇才,可惜的是他早已羽化登仙了,就是不知道他去到的仙境是什么样子,有没有像江南那样漂亮。”
  袁生听完这孩童之言,默不着声。
  这仙境其实并没有外人的想象的那样美丽,而剑仙也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恣意洒脱,这世间的大多数人,大多数事,都是为盛名所累,半点不得自己的逍遥自在。若可以选,他何尝不想像这世间的大多数凡人一样,平平淡淡地过一生。
  事因不知而无为,因无为而无念,因无念而安然,而人一生所求,也不过是一世心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