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剑与殇 > 第十一章 往事如风

第十一章 往事如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爱一个人,是一场自我折磨的痛苦修行,你越想超脱,越会把自己折磨得千疮百孔,你越想忘记,那些令人心痛不安的情绪就越萦绕在你的心间,让你思绪不宁。
  早年间,月遥曾听父亲讲过一个故事,几百年前,有一位修成仙体的世外高人,因为爱上了一个自己无法得到的女人,最终走火入魔。这高人深陷情网,难以自拔,心痛难忍,为了解脱,于是在月夜之下,他把自己的心挖了出来,埋在了一颗枯树之下。
  那之后这高人就遁入了魔道,成为了一个无情无欲的魔王。
  现在想来,人只有无心才能无情无欲,只有无情无欲,才能真正忘却这世间的烦恼忧愁。
  “你在想什么?”不知何时,叶白已经醒来,他看到龙月遥独自一人站在窗边,垂泪看着外面的大雪,忍不住问道。
  月遥听了声音,知是叶白醒过来了,她低下头,用衣袖拭去眼中的泪,转过身朝叶白莞尔一笑,柔声问道,“你醒了!”
  “你过来。”叶白的声音仍很虚弱。
  月遥走了过来,叶白艰难地抬起身体,靠在床头边,苍白的脸笑了笑,轻声地说道,“你大不必如此,我并不是一个值得你爱的人。”
  月遥听了,脸上浮出一丝艰难的笑容,说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一个人。”
  叶白有些吃惊,问道,“你如何知道?”
  “因为你连在梦中都一直喊着她的名字,说明她在你心中很重要。”月遥幽幽地说道。
  叶白冷笑了一声,长长地舒了口气,才缓缓地说道,“其实并不是这样。”
  “哦?”月遥瞧着叶白,脸上透着好奇。
  “我是爱过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婵妍,她是我爱过的第一个女人。”叶白平静地诉说着。
  “她应该很幸福!”月遥由衷地羡慕道。
  “她并不幸福,相反,她很痛苦,因为她只是我爹在无意中救回来的一个落难女子,而我却是千羽楼的少主,她爱我,但不敢接近我。是我色令智昏,拿着花言巧语骗了她,她才跟了我。我爹发现后,要将她逐出千羽楼,而我却在我爹面前,当着千羽楼八门十二宫的门人弟子,忤逆我爹说非她不娶,我爹一怒之下将她打落千羽楼。”
  “那她是死了吗?”月遥关切地问。
  叶白摇头,继续缓缓地说道,“一开始我也以为她死了,那时我万念俱灰,心想着一定要找到她,即便只有尸体。我在东黎找了她整整两年,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我来到西湘,在赤水江边,有一个老翁告诉我,几个月前他见过我说的那位女子,她还跟他订了一条鱼,叫他钓到一定要留给她,无论多少钱她都给,她还预付了两锭金子,因此老翁印象非常深刻。我听了,万分高兴,便求着老翁一定要钓起她要的那条鱼。老翁钓了十天,终于钓起了他说的那条鱼,那是一条非常稀少罕见的红色鲫鱼,只在那赤水江才有。我满心欢喜地等待着他们约定取鱼的日期,过了五日,她真的来了。再次见到她,我非常开心,我本想立刻冲出来见她,却在无意间听到她和老翁提起,说这条鲫鱼是为她丈夫买的,她的丈夫得了一种怪病,需要这赤水江的鲫鱼做药引。我当时心中不信,便偷偷地跟着她的身后,尾随到了她家里。那是个看上去很平常的家庭,她口中所说的丈夫不过是个体弱多病的书生。但我可以看得出,他们十分的恩爱,我看着他们恩爱的模样,想到我们曾经的海誓山盟,一时心中五味杂陈。我悄悄地离开了,心中却有说不出的恼恨,我恨我自己,也恨她,为什么她宁愿跟着这样一个平凡的男人,也不回到我的身边?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我想了很多很多,脑子想得胀痛难忍。为什么一个曾经说此生只爱我一人的女人,现在可以如此随意地爱上别人?难道爱一个人不应该天下无双,无可替代吗?”叶白越说越激动。
  龙月遥忧心地看着叶白,叶白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那些日子我喜欢上了喝酒,那时候就觉得,酒真是一个好东西,能让人在心念俱灰的时候还有事可做。在外面游荡了几个月,我便回到了千羽楼,我以为自己能缓过来,我以为自己的内心可以在时光的流逝里渐渐变得宁静。可事实证明,我错了,我越想忘记她就越会想起她。我的内心痛苦,扭曲,喝多少酒都无法再变得麻木。我无法释怀,渐渐变得疯狂,狰狞,甚至想过大开杀戒。我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我怕自己真的有一天会失去控制,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于是便趁着自己还清醒,散尽了自己的灵力和修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