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剑与殇 > 第十二章 偷盗灵丹

第十二章 偷盗灵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东风昨夜起,万物又春生。
  山下荷塘里的蛙,此起彼伏地呱呱叫着,堂前去年的燕,又飞回来了。
  年年岁岁,花花月月,暮暮朝朝地轮回,时光不止,生命不息。
  轻舟来千羽楼已有两年,在这两年里,他一直在师尊楚离的身边习字,读诗,作画。这种生活虽然惬意,但却有违他来这千羽楼的本意。师尊总说,等他身体好些,心性定些,再教他一些最基本的功法。可日子一天天过去,眼见其他师兄师姐都学有小成,隔空取物,催动法器,都不在话下,只有自己,连被叫去帮山下刘奶奶杀头猪,都被猪欺负。为此,他被师兄弟们笑话了好一段时间。
  这一日,轻舟像往常一样,从师尊那里听完经,便随着几个已经混熟的师兄回到寝宫。听了两年的经,他仍是一句也听不明白,每当师尊问到他,他便要当众出丑。记得前几日,师尊讲到《楞伽经》,便问他,为利杀众生,以财网诸肉,是何意。轻舟从座位上站起来,想了半天,回答道,“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了钱杀了天下所有人,为了财用网抓了全天下的猪,这人应该是贪得无厌的大恶之人。”
  此话一出,便惹得师兄师姐们哄堂大笑。
  因此,轻舟每次听经,都在提心吊胆中昏昏欲睡。听完经,他也总是困倦的很,简直比挑了十缸水还要疲惫。
  轻舟一回到寝宫,便倒在自己的床上,连衣服也懒得脱了,不知不觉就呼呼大睡了过去。
  夜半,蛙声鼎沸,虫声渐起,搅得人难有睡意,几个师兄坐起来,相互攀谈。
  他们谈天说地,从江南听雨阁说到南岳梦岳堂,从剑阁第一代阁主袁长风说到现如今的阁主袁天赐。期间谈到剑仙袁秋尘,个个心情激动,崇拜无比。可兴奋之后,他们又个个哀声叹气,他们都觉得袁秋尘其实并不是羽化成仙了,而是被人害死了,而害他的人,很可能就是为了与他争阁主之位的袁天赐。他们还有人说,其实袁天赐和袁秋尘并不是骨肉兄弟,袁天赐才是剑门阁主袁长风的独子,而袁秋尘不过是袁长风捡来的,因此当袁长风将阁主之位传给袁秋尘之时,袁天赐就已经怀恨在心。
  他们说着说着,又说到睡得死猪一样的轻舟身上,他们觉得这人什么也不会,连读书写字这样简单的东西都学不会,与废物无异,若不是有少楼主照拂,早该被逐出楼门,去那田地间做牛做马。
  其实,轻舟并没有真的睡着,他是怕各位师兄知道他没睡,又要拿他逗乐子,因此他故意装睡,为了避免被他们发现,他还时不时打着呼。
  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听他们说天说地,听得津津有味,忽然听到他们说自己,他本以为他们还是会像平日一样,只说他年少无知,资质欠缺了些,没想到,原来平日里师兄们对他客客气气,处处礼让,并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碍于楼主的面子,其实他们心里是这样厌弃他,看不起他。
  而师尊呢,恐怕多半也是碍于楼主的面子,才没有将自己这样笨,这样不思进取的人赶出师门吧!怪不得师尊一直不肯教自己武功,轻舟终于想明白了。
  众人说着说着,夜已至三更,他们纷纷打着哈欠,回到自己床上倒头睡去。
  这时,便唯有轻舟醒着,他思来想去,总也无法开导自己。于是他想起爷爷临走前对他说的那句话,“你心性未定,往后无论遇到何种境遇,都切不可自暴自弃。”他的内心才又好受些,别人看不起他,觉得他是废物,那没有关系,如若自己也这样认为,那自己才真是废物。
  轻舟想通了,心安稳了许多,但翻来覆去,却再也难以入眠。这时,他听到宫外有人在窃窃私语,便爬起来,推开宫门,想去瞧瞧。
  宫外月光如洗,照在地面的玉砖上,发出清淡的光辉。宫殿门外的一棵梧桐树下,有三个人,他们站在一起,像在商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轻舟走近些,才看清,这三人是大师兄流阳,小师姐青梨,还有一位他叫不出名字的师兄,人长得斯斯文文,老老实实。
  “你们在这里干嘛,怎么还不睡呢?”轻舟走到他们身边,轻声问道。
  这三人想是说得入了神,连轻舟走到他们跟前也没有发现,轻舟突然一说话,他们倒是吓了一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