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10章 鱼目岂能混珠

第10章 鱼目岂能混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不过一会儿工夫,林广居然真的弄出了满桌亳州菜,用渤王府现有食材做出了牛肉馍、锅盔、撒汤、涡阳干扣面、铜关粉皮、烧饼、扁豆糕等特色小吃,甚至还有道药桂闷甲鱼,不愧是渤王府厨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来一尾新鲜甲鱼,不可不谓神通广大。
  
  那牛肉馍色泽金黄,外酥内嫩,以上等牛肉、粉丝为馅料,馅皮层层相迭,虽经油炸却是入口不腻。锅盔乃因形似盔甲,又圆又硬,反复揉制面团后于表层洒上芝麻,置于平锅反复煎烤,再佐以麦芽糖食用,芝麻浓香,麦芽清甜,是亳州民家餐桌上常见的主食。撒汤则以猪肉为底,以鸡骨、羊骨等高汤烧开后,直接浇于搅拌均匀的生鸡蛋中,成为风味独特的肉汤蛋花茶。铜关粉皮以绿豆制成,薄如蝉翼,晶莹剔透。刚蒸好的扁豆糕颜色青翠,散发出清甜豆香,让人食指大动。
  
  朱友文看了一眼站在餐桌旁的文衍,文衍点点头,表示菜色并无异状。
  
  许久未见家乡菜,朱友珪双眼发亮,率先坐下,嘴馋舀了碗撒汤,对敬楚楚笑道:‘先来尝尝这撒汤,除了我娘做的,我还真没喝过对我胃口的。’家乡小吃唤起了他幼时的乡愁,此刻他只是单纯怀念过往滋味,忘了介意自己的出身。
  
  朱友珪迫不急待尝了一口,笑容顿时凝结,面露惊诧,接着又尝了一口,细细品味,心头滋味难以形容。
  
  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不管是味道或火候都像极了娘生前亲手做的撒汤。
  
  朱友珪一时无法言语,敬楚楚忍不住问:‘如何?是你念念不忘的味道吗?’
  
  朱友珪缓缓点头,忽道:‘我想见见厨子。’
  
  林广很快被带了过来,朱友珪道:‘这撒汤,味道与我娘做的极为相似。’
  
  林广激动地望着朱友珪,‘不过是地方小菜,感谢二殿下如此喜爱。小的同为亳州出身,菜肴味道相似,自是有可能。’
  
  朱友珪却知,这撒汤虽是亳州名菜,但各地做法稍有不同,他娘亲总是以老母鸡熬汤,猪肉也挑上好五花肉细切成丝,久煮不柴,而这浇汤入蛋花所拿捏的时机,更是决定美味的关键,难道真这么巧,这老人的手艺竟与娘亲如此相似?
  
  朱友珪想了想,道:‘我想将你留在郢王府内做厨子,好时时能喝到这美味撒汤。’
  
  林广先是面露喜色,接着转而为难,正想婉拒,外头忽传来嘈杂人声,接着莫霄匆匆入内,道:‘主子,外头来了一堆官兵,说是要来捉拿逃犯!’
  
  ‘逃犯?’朱友文疑道,同时眼神迅速在众人前扫过,最后停留在林广身上。‘有何证据?’
  
  莫霄面色为难,‘是……是丞相大人亲自率人前来,详细状况,属下无权过问。’
  
  ‘是爹?’敬楚楚讶异道。‘爹怎会亲自来了?’
  
  仅仅只是一个逃犯,堂堂当朝丞相为何要如此劳师动众?
  
  ‘请丞相大人进来,把话说清楚。’朱友文道。
  
  莫霄称是,离开后不久,敬祥便风风火火地带着两个官兵出现,他一见到林广便命令官兵:‘把他捉起来!’
  
  朱友珪站起身,问:‘这是怎么回事?’
  
  这名烧得一手亳州名菜的厨子,居然是逃犯?
  
  两名官兵已迅速左右架起林广,将他拖了出去,摘星待想阻止,朱友文却暗中扯住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奇怪的是,林广虽面露惊慌,却并没有任何解释或挣扎,只是不舍地看了朱友珪一眼。
  
  那一眼里有太多期待与热切,朱友珪心内莫名一惊:这老人究竟是何来历?
  
  敬祥对众人解释:‘让诸位受惊了,此人乃通缉要犯,刻意潜入渤王府,肯定居心叵测,极有可能是想刺杀两位殿下的刺客!’
  
  朱友珪更是惊愕,忍不住看了一眼满桌菜肴,摘星更是惊讶,思及这一切皆因她而起,正想说几句话,敬祥已一阵风似地押着林广离去,留下错愕的众人,与一桌尚未开动的菜肴。
  
  朱友珪总觉林广不似心怀不轨,老人能将撒汤做得与他娘亲手艺如此相似,他倍感亲切,从那温热汤里感受到一丝难得温情,因此他很快追了出去,敬楚楚担心丈夫安危,也跟着匆匆离去。
  
  片刻,朱友文冷冷吩咐文衍:‘把菜全倒了!’这里是渤王府,若他出面阻止,敬祥未必就能如此顺利将林广带走,但林广来路不明,他也不乐见摘星随意带人入渤王府照顾,才故意一声不吭,眼睁睁看着林广被带走。
  
  他看向摘星,只见她有些心虚,这天外飞来横祸,是她起的头,朱友文觉得自己必须好好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
  
  他命众人退下,只剩下他与摘星时,他冷言道:‘本王早告诫过,不该收留来路不明之人!如今此人涉嫌行刺二殿下,若陛下问起,妳引狼入室,该如何交代?’
  
  摘星明知他句句有理,却多少还是有些不服,正欲开口辩解,朱友文打断:‘马郡主,人心险恶,外表虽无害,谁知肚子里藏着多少阴险?看来妳还没搞清楚,此处是京城,可不是奎州小地,能任由妳胡来!’
  
  她哑口无言。
  
  朱友文见她不再反驳,冷笑道:‘郡主终于清醒了吗?还是被人狠狠背叛的滋味,让人无法承受?’
  
  这句话彷佛触动了什么,她身子微微一颤,朱友文知道自己刺伤了她,明明心里该感到痛快,却又有一丝莫名不舍。他这是怎么了?他该恨马摘星的,不是吗?为何要同情她?又为何会感到些许内疚?
  
  良久,她抬起头,一字一句,缓慢坚定,‘但我相信,并非每种背叛,都是为了伤害,有时看似背叛他人,出卖的却其实是自己。’她想起八年前那段往事,心有所感,就这样在朱友文面前道出了真心话。
  
  有时候,人不得不背叛,但为的不是伤人,而是救人。
  
  她从未在其他人面前说出自己对于背叛狼仔的真正感受,可不知为何,她觉得朱友文会懂。
  
  他一愣,竟不知如何回话。
  
  ‘若殿下没有别的吩咐,容我先行告退。’摘星转身而去。
  
  他看着她纤细脆弱的背影越来越远,知她只是在勉强自己硬撑,不要在他面前崩溃倒下,他竟觉胸口有一丝丝闷痛,彷佛心疼这个小女子。
  
  *
  
  ‘丈人请留步!’朱友珪追出渤王府喊道。
  
  敬祥见他追来,示意官兵先将林广押走,面色凝重地走向朱友珪。
  
  ‘这林广看来瘦弱憔悴,哪里像是刺客?且他是亳州人,烧得一手亳州好菜,和我娘——’
  
  ‘殿下快请别再说了!’敬祥赶紧将朱友珪拉到一旁,压低声音道:‘殿下,此人不论是否刺客,他的真实身分,对您来说,可是万分凶险。’
  
  朱友珪一惊,忙问:‘丈人别卖关子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敬祥道:‘皇室血脉真伪,事关生死,就算只是流言,但只要上头起了疑,往往就是杀身之祸,再无生天!’
  
  朱友珪越听越胡涂,问:‘这和您不惜闯入渤王府抓走林广,有何关连?’
  
  敬祥再次确认左右无人,这才在朱友珪耳边道:‘此人自认是殿下您的生父,依他的造谣,殿下您并非皇子,只是一个逃奴之子啊!’
  
  朱友珪脸色一白,用力握住敬祥的手臂,道:‘此话当真?那林广真是——’
  
  敬祥忙挥手,要他别再说了。
  
  ‘这林广是名逃奴,’敬祥低声道:‘以前当过军厨,听说与当时在亳州的娘娘有过往来,还知道娘娘的左小腿上有道如食指般长的伤痕。’
  
  朱友珪的手猛地一紧,敬祥吃痛却不敢出声,只因两人皆心知肚明,林广所言不假。一名区区逃奴怎可能知道如此隐密之事,除非——
  
  敬祥忍痛继续道:‘这林广原本欲押往边境做苦劳,却半途脱逃,官兵严刑逼供后,有奴隶供出他曾无意间道出自己儿子是当今二殿下,死前总盼着能进京亲自见上一面……’见朱友珪脸色越发难看,他赶紧道:‘二殿下请放心,所有知情者,老夫已尽数处理了。’他比了个杀头的动作。
  
  朱友珪终于松开手,神情复杂,一转念间,杀机已起。
  
  他是确确实实的大梁二皇子,未来皇位接班人,他不会让一个来路不明的逃犯成为阻碍。
  
  只可惜了林广那一手好菜,尤其那道撒汤,此后怕是再也没机会尝到同样的滋味了。
  
  *
  
  当朝丞相大动作率领官兵前往渤王府逮补刺客,消息很快就传进梁帝耳里,隔日梁帝便宣马摘星与渤王进宫,摘星一路上虽强自镇定,但朱友文还是能感受到她的忐忑,他难得收敛浑身锐气,只是默默坐在她身旁,她似乎也感受到他难得的体贴,马车到了皇城前停下,两人下车前,她朝他望了一眼,勉强挤出笑容,点了下头。
  
  她懂得他无声的体贴,并且感激他。
  
  这几日,表面上两人处处水火不容,互看不顺眼,但到了临危关头,她竟有种错觉:朱友文会是她唯一的依靠。
  
  再怎么样,他还是她未来的夫君,不是吗?
  
  他总不会对自己未来的娘子落井下石吧?
  
  皇宫大殿,处处藏着权谋心机,她什么都不懂,稍微说错一句话,也许面临的就是杀头,她并不怕死,她怕的是,自己死了,便再也无法替爹爹与马府全家报仇了!那是她至今仍愿意苟延残喘留着这条命的唯一理由啊!
  
  她跟着朱友文的背影,来到了紫微宫,梁帝已上完早朝,正在朝阳殿等着两人,丞相敬祥、朱友珪也在殿上,其他还有杨厚等几位大臣。
  
  人已到齐,梁帝开口问敬祥:‘丞相,听杨校尉说,他奉命前往相府调查时,那逃犯,已畏罪上吊自尽了?’
  
  摘星与朱友文闻言皆是一愣,摘星更是于心不忍,面露哀伤。
  
  尽管林广有所隐瞒,但她知道,老人绝不可能是什么刺客,况且丞相捉到人后,却没有送到刑部送审,而是带回自己的相府关押,犯人最后又上吊自尽,怎么看都是急欲想掩饰什么,透出蹊跷。
  
  摘星忍不住望向朱友文,他察觉到她的视线,转过头,对她轻轻摇摇头,示意她先沈住气。
  
  杨厚出声质问敬祥:‘丞相口口声声说那逃犯乃刺客,无凭无据,何以断定?还是其中另有隐情?’杨厚倒也不是胡乱栽赃,官奴脱逃本只是件小事,但他埋伏在相府的耳目却回报,敬祥对一个脱逃的官奴异常执着,不断派人暗中搜捕,引得他来了兴趣,一经调查,发现那逃奴居然自称是朱友珪生父,不管是真是假,只要这事儿一爆发,朱友珪觊觎皇位的野心必然大受打击,他哪会放过这大好良机?
  
  敬祥不理会杨厚,直接禀报梁帝:‘陛下,臣从一奴隶逼供得知,此人对二殿下执法不阿,心有怨恨,臣又得知马郡主将此人带回渤王府,情急之下,立即赶去捉人,而臣也的确在其靴履内搜出一匕首。’他一抬手,一旁太监将一把匕首呈了上来。
  
  摘星见到那匕首,只觉可笑!当初林广入府前,莫霄就已经搜遍他全身,若他的靴履中藏有匕首,莫霄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想开口替林广辩解,朱友文忽扯住她的手腕,她不解地望向他,这次他依旧坚定摇头,示意她不要出声。
  
  林广这人明显大有文章,但此刻状况不明,人又已死,任意提出证据,怕只会惹祸上身,不如静观其变。
  
  敬祥又道:‘且此犯自尽前,已画押认罪。’
  
  一名太监呈上林广的画押,梁帝拿起,仍感疑惑:‘当真如此?不过一名逃奴,竟胆敢冒死刺杀皇子?’
  
  ‘陛下,确实如此,臣万万不敢欺瞒!’敬祥一脸恳切。
  
  朱友珪也道:‘父皇,儿臣数年前,奉命前去彻查军营集体藏粮一事,曾将一批涉案士兵罚降为奴,此人当时的确被贬为奴,军部皆有档备查。’
  
  杨厚却不以为然,身为丞相,在军部文件上动动手脚,又有何难?
  
  梁帝思量一会儿,点点头,道:‘杨校尉当初向朕禀报时,朕也觉奇怪,区区一逃奴,何以竟需堂堂丞相劳师动众?原来竟是这番缘由,老丞相可真是爱婿如子啊。’最后这句话,似意有所指,杨厚偷觑梁帝,只见他面容和蔼,并无异状。
  
  敬祥与朱友珪同时如释重担,看来是成功瞒过梁帝了。
  
  梁帝放下画押,语气一沈,转头看向马摘星,道:‘马郡主,妳识人不明,引狼入室,渤王府警戒疏漏,纵容逃犯,险些酿成大错,你们两人可知罪?’
  
  ‘是儿臣失察,请父皇降罪!’朱友文立即将责任一肩揽下。
  
  ‘陛下!’摘星往前站了一步,‘此事与三殿下无关!三殿下曾多次力阻,是摘星一意孤行,不听劝阻,才铸此大错,肯请陛下,仅降罪于摘星一人!’
  
  说不恐惧,是骗人的,但在见到朱友文毫不犹豫便替她扛下这一切时,她忽然又有了勇气。人能有勇气,是因为有了依靠。但她不想连累朱友文,况且这一切的确都是她的错。
  
  梁帝冷哼一声,先看着朱友文,‘事出渤王府,你难卸其责,朕罚你思过三月,供缴一年俸禄。’又对摘星道:‘妳受人蒙蔽,又顽固不听劝阻,置朕二子性命于危险之中,险酿大错!朕罚妳跪于太庙省思,三天三夜!’
  
  朱友文似还想说些什么,摘星已双膝一跪,坦然接受责罚。
  
  *
  
  太阳逐渐西下,一日将尽,跪在太庙内的摘星虽想硬撑,但曾被马俊打断的双腿旧伤早已不堪负荷,痛得她冷汗涔涔,不但是腿,连身子也开始发抖,照这样下去,别说三天三夜,怕是连三个时辰都支持不住。
  
  一个人影在太庙外一闪,负责看守的禁军大喝一声:‘来者何人?’
  
  摘星闻声转头,见到满脸忧心的马婧被禁军挡在太庙门外。
  
  马婧哀求道:‘军爷,行行好,能不能让我和我家郡主说几句话?’
  
  禁军不为所动,马婧只能干著急,她忽心生一计,对摘星喊道:‘郡主!郡主您再忍忍,我去找我爹想办法!’
  
  摘星一惊,立即喊:‘不准去!’
  
  ‘郡主,可是——’
  
  ‘马婧,我说不准去,就是不准去!’之前马家军围城,梁帝表面虽已原谅,但心里终有芥蒂,她不能再任由自己的错误,毁了朝廷对马家军的信任。
  
  林广一案,怎么看都是疑点重重,她却只能看着那些高官几句话就轻描淡写将一个人的性命抹去,那是不是一开始她就该任由林广倒在街上,见死不救?
  
  但她做不到啊!她怎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横死街头?
  
  此刻她才知自己的存在有多渺小,是马家郡主又如何?郡主不过是个封号,在奎州那种小地方也许是有些份量,但在京城,处处都是王公贵族,她这区区郡主又算得了什么?根本没人放在眼里。是未来的渤王妃又如何?人家看上的还不是她身后的马家军?而她身处京城,就在天子眼皮底下,一言一行都会影响这些曾经效忠爹爹的士兵将领。
  
  她已经不能再像从前,惹出了祸就奢望有人替她解决,如今她得自己承担这一切,即使代价很可能是这双腿就此废了。
  
  若真瘸了双腿,朱友文恐怕只会更厌恶她吧……也好,反正她也不奢望能得到他的任何关心……
  
  马婧急得都要哭了出来,‘郡主!您的脚不能再这样跪下去了啊!’心慌则乱,她甚至威胁禁军队长:‘你们想清楚啊!要是渤王妃的腿废了,谁能承担?还不快去禀告陛下,求他放人?’
  
  摘星知道马婧担心,但怕引起更多祸端,她只能狠下心,朝禁军队长道:‘若再任她胡闹,扰我思过,我日后必禀报陛下诸位失职!’
  
  禁军本念着马婧是摘星随从,多有容忍,摘星一说完,禁军们立即举起长枪,对准马婧,不客气道:‘再胡闹就把妳拿下!还不快退下!’
  
  ‘郡主!’马婧不死心。
  
  摘星闭上眼,硬是不理会,将瘦弱的身子又挺了挺。
  
  一切都由她来承担。她不想再拖累任何人了。
  
  ‘退下!’禁军长枪纷指马婧,步步逼退。
  
  马婧无奈,最终只得含泪不舍离去。
  
  *
  
  不久,天空响起声声闷雷,远方乌云卷动,滚滚而来,看来很快会有场大雨。
  
  身在御书房内的朱友文不自觉朝窗外望去,梁帝见他神色略显挂心,便问:‘你在担心马摘星?’
  
  朱友文收回目光,一脸冷漠,‘马摘星仍有用途,儿臣只是不知她能否撑住,若挺不过,可就坏了事。’
  
  ‘你这准王妃,并非池中物,朕只是要挫挫她的锐气,让她安分些,你且放心。’梁帝笑道。
  
  ‘是,儿臣明白。’
  
  梁帝语锋一转,‘朕要问你一件事。’
  
  朱友文已知梁帝要问什么。梁帝向来多疑,不可能轻信敬祥那番说词。
  
  ‘偌大丞相府,竟连区区一个逃犯也看管不住,这么轻易就让他上吊自尽了?实在令人起疑。’梁帝道。
  
  ‘是,其实林广入渤王府前,儿臣属下已替他搜过身,确认身上并无丞相所呈之匕首,而渤王府看守严密,要盗取武器,并不容易,况且府内也无匕首等利器失窃。’朱友文回道。
  
  梁帝沈吟,道:‘果然有疑窦。敬祥那老狐狸,自以为天衣无缝,却不知处处是破绽。这其中真相如何,交由你详细调查,三日之内,朕要知道结果。’
  
  *
  
  朱友文回到渤王府时天色已暗,人才刚下马车,天空便下起倾盆大雨,他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即毫不迟疑往府内走去。
  
  文衍等人已在大厅等候,他命莫霄与海蝶埋伏丞相府,有何动静,随时回报,两人衔命立即离去。文衍向来是他的谋士,朱友文将疑点说出后,两人试图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林广被抓走时,并无反抗,也并没有对二哥口出恶言,实不像与二哥有深仇大恨。若真是刺客,必会拼死一搏……’朱友文率先说出疑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