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13章 香囊定情

第13章 香囊定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怪……友文哥哥到底去哪儿了?’
  
  宝娜眼巴巴地跑回渤王府等着‘惊喜’呢,可朱友文却不见踪影,只派了文衍过来,说请她至书房练字,既然是朱友文的吩咐,她自然照做,可她本就是坐不住的性子,练着练着渐感厌烦,朱友文又迟迟不出现,干脆毛笔一扔,离开书房主动去找人。
  
  她在转了几圈都不见朱友文人影,直找到王府另一头,正打算折返时,忽在一扇窗前停下脚步。
  
  ‘这是谁的房间?’宝娜厉声问一旁负责洒扫庭院的粗使婢女。
  
  ‘回公主,这是摘星郡主的房间。公主?公主您要做什么?请勿擅闯——’
  
  宝娜用力推开房门,走到床前,挂在薄薄青纱帐上的,正是她以为朱友文要送给她的香囊!
  
  这香囊怎会出现在马摘星的房间里?朱友文这是何意?
  
  宝娜又气又恨,备感羞辱,她一把扯下香囊,紧握在手里,怒气冲冲地离去。
  
  宝娜一回到自己房里,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婢女们紧张地上前安慰,她越哭越是伤心,索性蹲在地上号啕大哭。
  
  ‘公主,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是啊!公主,是谁欺侮您了?’
  
  婢女们慌了手脚,这位小公主从小受尽宠爱,从未如此伤心大哭过,究竟是谁那么大胆,让公主受了天大委屈?
  
  ‘他为何要送香囊给那个马摘星?那是我的!我的香囊!’宝娜一面哭一面喊,小脸上的胭脂都给哭花了。
  
  宝娜哭了一阵子,站起身,发狠把房里能见到的东西全砸了个痛快,稍微解气后才愤愤不平地坐下,手里仍紧握着那枚青色香囊。
  
  ‘那个马摘星,居然想和本公主抢男人?她凭什么?’
  
  一名宝娜觉得眼生的婢女走上前,道:‘公主,您是大梁的贵客,更是契丹王最疼爱的小公主,相信三殿下绝不至于辜负您的一片真心。’她这话说得极入耳,宝娜心情顿时愉快不少。
  
  宝娜问她:‘我没见过妳,妳叫什么名字?’
  
  ‘回公主,奴婢名叫秋陌,是三殿下亲自挑选派来服侍公主殿下您的。’婢女低着头回答。
  
  ‘妳是渤王府的人?那妳告诉我,那马摘星与渤王究竟是何关系?’
  
  秋陌明显迟疑了一会儿,才道:‘奴婢不知。’
  
  宝娜哪里看不出来,盛怒之下打了秋陌一巴掌,‘妳既然是渤王府的人,怎会不知道?’
  
  秋陌忍着脸颊辣痛,恭敬道:‘公主,主子的私事,又岂是我们这些下人能得知的?奴婢只知,三殿下相当重视摘星郡主。’她偷觑一眼宝娜的反应,又赶紧道:‘但正如奴婢之前所说,您也是三殿下颇为重视之人。’
  
  ‘那他为何要把香囊送给马摘星?难道在他心目中,马摘星比我还重要?’宝娜越讲越愤怒。
  
  ‘奴婢有个建议,不知公主是否愿意一试?’秋陌道。
  
  宝娜看了秋陌一眼,心想自己堂堂公主,哪里需要听一个小婢女的建议?但此女乃渤王府出身,自然比她更熟悉朱友文的喜恶,况且宝娜年纪尚轻,历练不多,加上旁人事事宠她让她,不敢忤逆,等她真碰到了难以解决的情况,除了发怒泄愤,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说。’
  
  ‘若是发生一件要紧的事儿,同时牵涉到公主与摘星郡主,端看三殿下的反应,便能得知他真正的心意。’秋陌道。
  
  ‘那个马摘星怎可能赢得过本公主?’宝娜不以为然。
  
  ‘这个自然,但若能藉此确认三殿下的心意,也能教他人打消念头,别再痴心妄想觊觎公主看上的对象,岂不两全其美?’秋陌说得头头是道,宝娜不由有些心动。
  
  其他婢女觉得不妥,想上前劝说,秋陌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恰恰阻挡在宝娜面前,不给她们任何说话机会。
  
  ‘好!去把冰儿牵来!’宝娜略一思量,吩咐道。
  
  ‘公主……’其他婢女仍想劝阻,宝娜已迫不急待走了出去,秋陌也机灵跟了上去。
  
  婢女们面面相觑,都知这个小公主性格单纯固执,行事疯狂,这会儿被秋陌这么几句撩拨,不晓得又会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大事?
  
  *
  
  马车走了许久才停下,马婧打开车门先跳了下来,揉揉酸疼的屁股,望了望四周,不是说要找郡主一块儿出门采买东西、准备过七夕吗?这荒郊野外能采买到什么东西啊?
  
  马婧正纳闷,摘星也下了马车,一路上马车颠簸,她便已料到该是离开了京城,只是不知宝娜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她因为隐瞒婚约,自觉对宝娜有所亏欠,便也不点破,想着尽量让宝娜顺心也就是了。
  
  两人下了马车没多久,宝娜便骑着马出现,热情喊道:‘摘星姊姊,妳可来了!我等妳好久了!’
  
  ‘不知公主为何约我来此?’摘星问道。
  
  ‘我在契丹天天骑马打猎,来大梁久了,老是在渤王府兜转,实在有些闷,所以想邀姊姊一同狩猎,若是打到了猎物,友文哥哥爱吃肉,也能顺便讨他欢心!’宝娜回道。
  
  摘星犹豫,她不是不想答应宝娜,而是自己的腿有旧疾,要是骑马时不小心出了意外摔伤腿……
  
  宝娜见她迟迟没有答应,心中更感不悦,但仍勉强压抑着怒气,‘难道姊姊不愿意吗?’
  
  ‘公主,我的腿脚不太灵活,若要骑马——’摘星欲解释,宝娜打断:‘正好,我体谅姊姊,就将我最钟爱的坐骑“冰儿”让给姊姊吧!冰儿善解人意,步履稳健,性情又温驯。姊姊,要不妳在旁陪我骑骑马、聊聊天也行,我都快闷坏了。’
  
  宝娜的婢女牵来冰儿,只见牠头细颈高、四肢修长且皮薄毛细,通体雪白找不出一丝杂色,马蹄铁更以白铁特别锻制,再加上白银马鞍、水晶头饰,更显气势华贵。
  
  马婧见摘星面露难色,自告奋勇,‘公主,请让我代替——’
  
  宝娜面露不耐,打断马婧:‘什么时候轮到妳这个下人说话了?’她转向摘星,‘姊姊依旧不赏脸吗?在契丹可是没人会拒绝本公主,怎地到了大梁,却人人不把我放在眼里?’
  
  ‘公主,您言重了。好,我就陪您骑上一回。’摘星只得答应。
  
  ‘郡主!您的腿……’马婧不放心,想要阻止,宝娜身旁的婢女已将冰儿牵上前,协助摘星上马。
  
  宝娜一笑,马鞭一抽,转身策马飞奔而去,还不忘回头喊道:‘姊姊,跟上!’
  
  ‘郡主!您的腿……’马婧担忧地看着摘星。
  
  ‘我自会小心。’摘星朝她点点头,双腿一夹马肚,冰儿立即朝着宝娜的背影奔去。
  
  冰儿带着她疾驰过一片草原,紧接着进入一片树林,狭小的路径上杂草丛生,显见人迹稀少,加上高大树木阻挡了阳光,树林内阴郁潮湿,加上清晨未完全蒸发的雾气飘飘邈邈,令人看不透前方,气氛诡谲。
  
  宝娜已不见人影,摘星在马上不住环顾四周,喊道:‘公主?公主——您骑慢点儿,我追丢您了——公主?’
  
  ‘呀——!’不远处忽传来宝娜一声惊喊。
  
  ‘公主?’摘星警觉地调转马头,分辨叫声来自何方。
  
  ‘姊姊!有毒蛇!我被毒蛇咬了!快救我!’宝娜尖声呼救。
  
  摘星心头一紧,就怕宝娜真出了什么意外,她辨明声音来源后,立刻驾马前往救援。
  
  ‘公主!我来了!您在哪儿?’
  
  她很快就见到宝娜倒在一棵树下,动也不动,她正要下马查看,冰儿忽前蹄高举,身子不住往后仰,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她一手紧握缰绳不放,一手勉力伸出想安抚冰儿,可冰儿简直就像发了狂,不住窜跳,她实在握不住缰绳,竟整个人从马背上被甩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昏了过去。
  
  一名婢女从隐蔽的草丛里现身,收起哨子,拉住冰儿安抚,秋陌从树后走出,扶起倒在地上的宝娜,道:‘公主,一切都依照您的计划进行。’
  
  宝娜拍去身上杂草枯叶,走到冰儿面前,好生称赞:‘冰儿真听话!’
  
  宝娜目光落在昏迷不醒的马摘星身上,一脸幸灾乐祸,‘马摘星,别怪我啊,为了证明友文哥哥对我的心意,只好牺牲妳一下了。’
  
  *
  
  ‘你说什么?’朱友文脸色铁青,手中紧握的毛笔‘啪’的一声断成两截。‘她坠马受伤?昏迷不醒?她的腿怎么样了?可有伤到旧疾?’
  
  朱友文口里的‘她’自然是马摘星,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宝娜。
  
  ‘主子请放心。’文衍道:‘郡主回到渤王府后,已经清醒,只是目前仍有些受到惊吓,需要休养恢复。’
  
  ‘那她的腿伤如何?’他言语间不由流露出焦心。
  
  ‘腿伤并无大碍。’文衍回道。
  
  朱友文总算松了口气,但仍不放心,立即带着文衍前往探望摘星,一路上,文衍道:‘主子,郡主已喝下汤药,得歇息几个时辰。’
  
  朱友文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是想看她一眼。’
  
  文衍心内略感惊讶,面上却无任何表示。
  
  看来主子对马家郡主的重视程度,已不言而喻。
  
  两人很快来到摘星房外,他并未进房打扰,只是站在窗外,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摘星,只见她小脸苍白,发丝微乱,即使喝了汤药昏睡,也隐隐蹙着眉头,感觉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与痛楚。
  
  朱友文看得心疼不已,双手不自觉握起拳头。
  
  ‘文衍。’他沈声道。‘郡主为何会坠马?’
  
  ‘主子,’文衍也压低了音量,回道:‘这件事有些不寻常……’
  
  朱友文猛地转头,见到不远处一个婢女正鬼鬼祟祟地朝这儿张望,他狠狠一瞪,那婢女吓得缩回身子,退了下去。
  
  ‘是宝娜身边的婢女。’朱友文面露厌恶。‘回书房去。’
  
  摘星坠马,宝娜随后派人刺探,难道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
  
  两人回到书房,关上门窗后,朱友文劈头就问文衍:‘这件事你觉得何处不寻常?’
  
  ‘主子,契丹人人善驭马,而公主的坐骑更是千挑万选,性情稳定,照理不会无故发狂,除非有人指使。再者,马家郡主出身将门,骑术想必不差,足以应付寻常状况。光这两点,郡主坠马,便让人觉得蹊跷。’文衍分析。‘且宝娜公主一直强调,两人是同时坠马,受的伤不分轩轾,但又坚持只让随行的契丹老军医诊治。’
  
  朱友文紧拧眉头,正自寻思,一股浓浓汤药味从书房外传来。
  
  他与文衍对看一眼,文衍前去开窗,只见宝娜的婢女正捧着一碗汤药,缓缓在书房前走动,似刻意要让书房内的人察觉。
  
  朱友文开了门,叫住那婢女,问:‘这是公主的汤药?’
  
  那婢女道:‘是,殿下,公主伤势严重,这汤药正是要给公主服用的。’
  
  他看了文衍一眼,文衍会意,从婢女手上接过汤药,凝神闻了闻,又将汤药交还。
  
  ‘本王等等就会去探望公主。’
  
  那婢女立即一脸欣喜,接过汤药后连连行礼,随即快步离去。
  
  朱友文冷哼一声,‘她这是赶着要去通风报信了吧?’
  
  ‘主子。’文衍道。
  
  ‘如何?’
  
  ‘不是伤药,只是些寻常温和补药。’
  
  朱友文深吸口气,慢慢握紧拳头。
  
  他不晓得宝娜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他只知道一件事:他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马摘星!
  
  *
  
  ‘他总算要来了?’
  
  听到婢女回报,原本满怀盼望的宝娜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她放出风声,自己与马摘星同时坠马、受的伤又一样重,照理朱友文该先来探望她,但他却先冲去马摘星的房间!接着又回到书房!难道他压根没想到要来见她吗?要不是她沈不住气,刻意派出婢女端着汤药来回经过书房,提醒朱友文她受伤了,他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来了?
  
  不可能,朱友文绝对不可能认为马摘星比她还重要!
  
  她不相信朱友文的眼里没有自己,心中却越发感到不安……
  
  房外传来脚步声,宝娜赶紧跳上床,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立即大声喊疼:‘友文哥哥!我好痛啊!痛得都下不了床了呢!’
  
  朱友文走到床前,一脸冷漠,‘公主倒是喊得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坠马负伤。’
  
  宝娜讷讷,正想说些什么,只听他又道:‘本王听闻公主相当宠爱冰儿?’
  
  宝娜未察觉他语气有异,天真笑道:‘没错!冰儿是我从小照顾到大的,我几乎天天陪着牠,与牠寸步不离。’
  
  朱友文一摆头,文衍呈上一物,他随手抓过扔在地上,冷笑道:‘可惜了一匹好马!’
  
  他扔在地上的,居然是冰儿的水晶头饰!
  
  宝娜一惊,立即从床上跳起,拾起冰儿的头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