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24章 诛震宴

第24章 诛震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若这人是她的狼仔,亲自端饭到她房里,她自然感动,但这人如今是大梁的渤王,梁帝手下令人闻之色变的刽子手……
  
  ‘你到底是谁?’她忽问。
  
  朱友文微愣。
  
  ‘我都不知道自己认不认识你了?’她别过头,黯然道。‘段叔叔他……他是我爹的老朋友,他发妻早逝,膝下无子,之后终身未再娶,孤家寡人,是以小时候他极疼我,常常拿糖给我吃,还会拿铃鼓逗我……’越说越红了眼眶,她全家惨死,再无亲人,好不容易见到一个从小亲近的父执长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惨死在朱友文剑下……她心中的无助、震撼与悲恸难以言喻,更开始对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夫君的人,感到莫名恐惧。
  
  原来他竟能如此残暴虐杀一个人?只因梁帝下令要他这么做?
  
  朦胧的预感在此刻袭来:若有朝一日,梁帝命他将剑指向她的话,他会怎么做?
  
  若他还是狼仔,她知道他不会,可若他是渤王……她不禁暗暗打了一个冷颤。
  
  朱友文见她脸色苍白,面露恐惧,自是心痛,但这已是他无法割舍的人生。
  
  ‘他不但当众辱骂父皇,更刻意大放厥词,意图煽动人心,其心可诛。’他听见自己冷硬的声音如此说道。
  
  摘星默默望着他许久,道:‘你说过,你的剑,只杀危害大梁之人,我忽然不敢去想,那些死在你剑下的人,那些被认为危害大梁之人,有多少是我曾相识、甚至是旧亲?’
  
  朱友文沉默回望着她。
  
  ‘我知道,这是你对陛下与朝廷的忠诚,我应该要谅解。你身为大梁渤王,注定身不由己,我无法要求你不再当三殿下,更无法逼你做回狼仔,我……我太傻了。’她终于看破了,也懂了。
  
  朱友文牵起她的手,柔声道:‘我们可以是狼仔与星儿,也可以是渤王与渤王妃。’
  
  她却摇摇头,‘不,之前都是我太自私了,我如今明白了。’
  
  她早该懂的,可她却不知道,他内心其实希望她永远不要明白,那么至少在她的心目中,他还能是那个不知杀戮为何物的善良狼仔,还能保有那早已成为幻影的单纯。
  
  他神情黯然,却又听她道:‘但这点小事,打不倒我们的,是不?’她的眼神重新恢复了些明亮,不管再怎么说,他是爱她的,这一点她能真切感受得到。‘只是……只是我需要时间来调适。’
  
  他胸口忽一阵澎湃,将她搂入怀里,紧紧拥抱。
  
  他以为自己就要失去了她!
  
  ‘无论妳需要多少时间,我都等。但饭还是记得要吃,别坏了身子。’
  
  她在他怀里听话地点点头。
  
  ‘我明日得暂离王府一段时日,处理军务。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好好照顾自己。’他抚摸她的秀发。
  
  出兵攻晋,已是蓄势待发,军务日渐繁忙,他也不可能随身带着她,只能吩咐文衍等人在他不在时好好保护她,别又着了遥姬的道。
  
  那个狡猾奸诈的女人,从以前就喜欢用各种诡毒计谋整他,如今背后有父皇作为靠山,更绝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弱点——他怀里的这个小女人。
  
  他再次不放心地叮咛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去,摘星强颜欢笑,但在房门阖上那一瞬间,她的眼神再度黯淡下来。
  
  说得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
  
  段言喻死前的吶喊又在她脑海中响起:
  
  小郡主!快离开大梁!妳可知妳父亲是——
  
  她猛地闭上眼,用力摇了摇头,甚至用手摀住双耳,但老人临死前的悲喊仍不断重现……
  
  为何段叔叔会提到爹爹?难道爹爹的死与梁帝有关?
  
  不,她怎能如此胡乱猜测!若真是梁帝所为,又为何特地派朱友文前去搭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但难道段叔叔他真意图谋反?敌晋给了他什么好处?摘星自责为何没能早点发现他被囚禁于天牢内,更自责自己听信遥姬的建议,竟选上了段叔叔做为诛震宴的祭品。
  
  遥姬……这个女人城府之深,让她不敢小觑。
  
  朱友文虽离开摘星房间,却迟迟并未离去,而是站在房门前,凝视着那扇紧闭的门,一脸神伤,彷佛害怕她再也不会为他打开这扇门。
  
  长廊另一端,莫霄默默现身,等了一会儿,朱友文才慢慢朝他走来。
  
  ‘主子。’
  
  ‘何事?’
  
  ‘他醒了。’
  
  朱友文彷佛没听见,面无表情地继续迈步往前走。
  
  莫霄跟了一段,才听他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是。’
  
  *
  
  隔日,摘星一早勉强用了点早膳,马婧见她终于恢复了些食欲,又冲去厨房要了一碗稀粥,央求摘星喝下。
  
  她知道马婧这几日为她担忧,不忍拒绝,勉为其难喝下,肚子喝得撑了,不得不离开房间四处走走,消食一下。
  
  她走到花园,见到下人们仍在忙活着,将一株又一株鲜艳花草种下,莫霄在旁忙着指挥,她却早已无任何欢欣之情,这些,其实都不是现在的朱友文所喜爱的,他不过是为了讨好她。
  
  摘星唤来莫霄,轻声道:‘不用再种了,就恢复原样吧!’
  
  莫霄却是一脸为难,‘郡主,可殿下吩咐过了,他回来时要见到府里全种上这些花草。’
  
  摘星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责任由我来扛。还有那投壶也先收起来吧,如今回想,我一直在逼着他做回狼仔,要他当一个他根本不想当的人……’
  
  莫霄替主子辩解:‘不,郡主,我想殿下是真心想改变的,只是——’摘星打断他,‘只是身不由己,对吧?你放心,这些我都懂。’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马郡主可真是冰雪聪明、体贴人心哪。’
  
  莫霄立即走到摘星面前,手按刀柄,‘大人不在太卜宫好好待着,何必三天两头跑来我们渤王府?’
  
  来者正是遥姬,依旧一袭白衣,飘然出尘,嘴角噙笑,但摘星只觉她笑里藏刀,不怀好意。
  
  遥姬欲上前一步,莫霄将刀略微拔出,全身警戒。
  
  ‘何必如此紧张?’遥姬一脸无辜,‘我是特地来找马郡主的。那日诛震宴后,怕郡主与渤王殿下感情失睦,特来邀请郡主与我前去一个地方,或可避免对渤王误会日深。’
  
  ‘遥姬大人如此好心,未免反常。’莫霄不屑,直觉又是遥姬不知在耍什么伎俩。
  
  ‘不过是个下人,嘴巴倒挺利的。’遥姬冷笑,‘不过你可别误会了,这一切都是陛下的意思,他终究顾及着马郡主,不希望她因此与渤王决裂。’
  
  摘星本不欲随遥姬起舞,但听见是陛下的旨意,不觉犹豫了。
  
  ‘郡主可是怀疑我了?我遥姬纵有天大胆子,也不敢假传陛下旨意,郡主大可放心。’见摘星仍在迟疑,遥姬软硬兼施:‘郡主不去,难道是想抗旨吗?’
  
  摘星只好道:‘好,我随妳去。’
  
  ‘郡主!我与您一块儿去!’莫霄忙道。
  
  遥姬毫不在意,‘随你。’
  
  莫霄自投罗网,正合她意。
  
  *
  
  遥姬将她带到京城角落一处老宅前,老宅显得十分破败,马车都已来到大门口,却迟迟无人迎接,等了半天,才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仆慢悠悠走过来开门,领着他们来到大厅。
  
  一行人稍坐歇息,老仆端上茶后,扶着一位白发苍苍、身子局偻的老妇走入大厅。满脸皱纹的老妇一入座便咳起嗽来,老仆连忙替她拍背舒缓,又急急倒了杯茶,服侍老妇喝下。
  
  摘星一脸纳闷,不知遥姬为何带她来到此处,只见那老妇双眼厚厚一层白翳,状似听不见声音,眼盲耳背,兼之一脸病容,且神智恍惚,即便难得贵客临门,也不见她起身招呼,只是一面咳嗽一面嘴里不知喃喃在念些什么。
  
  遥姬总算开口:‘这位是段老夫人,是段大人的母亲,已经九十多岁了,人老了,也胡涂了。’
  
  摘星吃了一惊,没料到段言喻居然还有亲人在世,而且还是年纪这么大把的老母亲,她心中更加难过,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至痛。
  
  ‘我都不知道段叔叔的娘亲还在世……’她怜悯地看着段老夫人。
  
  ‘郡主不知道的事,可多了。’遥姬厌恶地看了一眼茶垢未洗干净的茶杯。
  
  摘星发现莫霄毫无惊讶之情,从头到尾更是不发一语,难道他早已知情?
  
  ‘莫霄,你也知段大人还有位老母亲?’她问莫霄。
  
  莫霄看了遥姬一眼,点点头,‘段大人获罪后,朝中有大臣上奏陛下,段老夫人一身是病,再活也没几年,便留下她一命,守在这破败的段家大宅,与一名老仆相依为命。’
  
  ‘你何不说说,你家主子后来命你做了什么?’遥姬微笑。
  
  莫霄对遥姬厌恶至极,极不愿听她吩咐,但见摘星眼神期盼,只好道:‘段大人被处刑后,我家殿下便暗中吩咐文衍,亲自备了些药物送来,顺便打点些日常生活所需,算是为郡主您做些补偿。此事若让陛下知道了,必会微词,所以殿下也就瞒着,谁都没说。’莫霄讲到此处忽生疑惑:既然主子刻意隐瞒,为何遥姬会知情?
  
  摘星大为感动,遥姬却嗤之以鼻,‘这本不是渤王该有的矫情!他为了郡主如此,郡主您想必该满意了吧?纵然他不是妳心目中的狼仔,也非一文不值。’
  
  摘星垂下头,细细思考遥姬这番话。
  
  段老夫人咳嗽未止,遥姬状似不耐烦,言道既已完成陛下交付的任务,先行告退。
  
  遥姬离去后,老仆端了碗汤药进来,摘星起身接过汤药,‘请让我来服侍段老夫人。’
  
  老仆疑惑,‘请问姑娘是?’
  
  ‘家父马瑛,与段大人乃是故友。’
  
  ‘原来、原来您就是老爷提过的摘星小郡主吗?’老仆颤抖着声音道。
  
  ‘就让我替段叔叔尽一点孝心吧。’摘星在段老夫人面前坐下,一口一口,先将滚烫汤药稍微吹凉了,再缓缓喂入段老夫人嘴里。
  
  莫霄在旁看了一会儿,大着胆子问:‘郡主您,不怪咱们殿下了吧?’
  
  摘星叹气,‘我本来就没有怪他,是我不该眼里只有狼仔,我应该更要看见他的好,还有他努力为我而做的改变。’
  
  莫霄大感欣慰,主子的心意总算没有白费!没想到这遥姬居然还做了件好事,不晓得明日的太阳是否会从西边升起?
  
  那老仆忽朝莫霄道:‘这位大人,老奴不知是否能请您帮个忙?’
  
  莫霄望了摘星一眼,她点点头。
  
  那老仆道:‘这宅里今日米菜不足,老奴还有帖药正在熬着,一时不方便离开,是否请大人替老奴去市集一趟?’
  
  摘星替莫霄回复:‘这有何难?’随即转头吩咐莫霄快去快回。
  
  莫霄离去后,摘星喂完汤药,正要将碗递给老仆,他却忽然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摘星吓了一跳,连忙扶起老人,‘你这是做什么?快请起!’
  
  老人却坚决不起,泪眼道:‘老奴叩谢郡主对段家有情有义,自我家大人入狱后,众人如鸟兽散,许多与大人曾经友好的高官大臣亦不再往来,甚至避之唯恐不及,唯有郡主您肯前来探望。’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本就是不变的道理,摘星也只能安慰老仆莫再怨叹。
  
  那老仆道:‘老奴只是欣慰我家大人没看错人。’
  
  摘星不解其意,只见老仆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摘星,‘我家大人入狱前,已知自身凶多吉少,因此将这封信交与老奴,说是有机会,务必要转交给马府郡主,马府唯一的幸存者……’
  
  摘星心内一惊,老仆最后一句话,是暗指段叔叔知情马府惨案真相?所以老人才特地支开莫霄?
  
  她接过那封信,打开,读着读着,脸上神情从纳闷疑惑,渐渐转为震惊与不敢置信!
  
  居然真有此事?马府灭门的真凶,居然就在朝堂之上?
  
  事关枉死亲人,她根本无法冷静思考,只觉揭露此事刻不容缓,竟连莫霄也不等了,手里抓着那封信,匆匆告辞后,迅速离去。
  
  待莫霄提着大包小包回到段宅,不见摘星人影,疑惑道:‘马郡主呢?’
  
  那老仆回道:‘说是有急事,便独自匆忙离去了。’
  
  ‘没说原因?’莫霄不死心问。
  
  老人摇摇头。
  
  这不像马郡主的作风,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莫霄将身上物品交与老仆后,也跟着匆匆离去。
  
  过了一会儿,一名身着白衣、唇红齿白的美貌男子由内堂走出,满面笑容,朝老仆道:‘做得很好!’
  
  老仆殷切道:‘信给了,话也都照您教的说了,您真能帮我家大人平反名声?’
  
  那美貌男子更是笑如春风,缓缓上前,‘你老糊涂啦?骗骗你也信?’
  
  老人还来不及出声,美貌男子已一刀刺入他心窝,当场就没了气!
  
  一旁的段老夫人,依旧眼盲耳背,神智不清,浑然不知发生何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