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25章 狼毒花

第25章 狼毒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闻马摘星求见,且是独自前来,梁帝不禁略感疑惑。
  
  张锦带着她步入御书房时,只见她神情不若以往镇定,且带着一股愤慨与凝重。
  
  梁帝微微瞇细了眼。
  
  摘星跪下行礼请安后,梁帝问道:‘马郡主,紧急求见,有何要事?’
  
  她深吸一口气,即使明知此事牵连甚广,但事关马家血海深仇,她如何能不上报?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她仰头朗声道:‘陛下是否仍记得,当日诛震宴上,段大人临死前所言?’
  
  她不提还好,这一提,梁帝脸色立即一沈。
  
  那日是要不是朱友文手脚够快,在那乱臣继续口出狂言之前一刀砍了他的脑袋,段言喻险些就要在马摘星面前暴露真相,而此女莽撞求情,不知好歹,更令他暗生不悦。
  
  ‘不过是乱臣贼子之语,何须挂心?’梁帝按捺住脾气回道。
  
  ‘摘星原本也不欲挂心,但此刻摘星想奏请陛下,重新调查马府惨案!’
  
  梁帝心中一惊,‘为何?’
  
  ‘摘星从家父遗物中,发现一封段大人生前寄给家父的书信。’她不欲让梁帝知情朱友文暗中协助段家老宅,因此略微隐瞒了书信出处。
  
  梁帝眉头紧拧,‘呈上来!’
  
  摘星将那封信交给张锦,梁帝由张锦手中接过,心中忐忑,难道段言喻真留了一手?不,不对,若马摘星已知真相,又怎会特地来见他,请求重新调查马府惨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梁帝打开那封信,信中言及,一年多前,二皇子朱友珪为争权夺位,与宰相敬祥四处笼络党派,却被马瑛与数名朝中大臣训斥,朱友珪恼怒之余,曾暗中扬言必除之,此后便有不少大臣遭到密告,多以通敌谋反之嫌,被梁帝降罪,段言喻更怀疑,马府灭门,是朱友珪暗中内应,与晋军连手为之!
  
  梁帝勃然大怒,这分明是一派胡言!
  
  然二皇子朱友珪之前确与敌晋暗中内应欲刺杀朱友文,且信末还盖上了段言喻的官印,若非梁帝知道真相,见到此信,也不得不先信上三分。
  
  是谁特意伪造这封书信,试图怂恿马摘星请求重新调查马府一案?
  
  他缓缓将书信放下,冷言道:‘此信不过是段言喻臆测惑众之言,妳竟信以为真?’
  
  摘星悲痛道:‘陛下,二殿下通敌,原来早有迹可循,况且先父镇守边防,鲜少在府,有时甚至一年半载才回府一趟,离府回防皆为封密军令,若非有大梁高位者内应,凶手何以能如此精确掌握他的行踪?’
  
  梁帝顿时哑口无言。
  
  ‘陛下!真凶便是二殿下!除了渤王,他也打算一并除掉摘星而后快!因此段大人临死前才急告摘星离开大梁,免得死于非命!’
  
  ‘住口!’梁帝震怒,用力一拍书案,几道奏折滚落,‘一派胡言!马摘星,妳竟敢随一个叛臣起舞,胡乱造谣,污蔑皇子?’
  
  ‘陛下,摘星不敢!摘星也自知此举必会触怒陛下,但摘星恳求陛下,重新彻查此案,并让摘星共同参与,厘清所有疑点!若届时证明是摘星误会了二殿下,自当请罪,绝不逃避!’她不住对梁帝磕头,心心念念只求马府灭门真相,却忘了之前朱友珪用尽手段与丈人连手争权夺位、甚至不惜兄弟相残,已让梁帝痛心至极,如今她等于在梁帝的伤口上洒盐,饶是他向来老谋深算,这口气却是再也忍不住,怒道:‘朕不准!马府惨案,谁都不准再查!’
  
  摘星不敢置信,几乎是嘶哑着嗓子喊:‘为何?陛下!您不是亲口答应过,必为我马府血案平反?’思及当夜爹爹惨死模样,她悲恸至极,竟一时失去理智,‘难道陛下是怕牵连皇子,有意护短?还是陛下明知另有隐情,却刻意欺瞒天下?’
  
  这番话无异重重踩上梁帝痛处,火上浇油,自招祸端。
  
  梁帝怒不可遏,喝道:‘大胆!来人!将马摘星押入天牢!’
  
  ‘陛下!’摘星难以置信,‘难道真被我说中了吗?难道陛下您——’
  
  侍卫很快将她架了出去,梁帝余怒未消,他万万没料到,段言喻不过一封妄想揣测之信,竟让马摘星对灭门一案起了疑心,此事虽与朱友珪无关,然若马摘星坚持不放弃请求重新彻查,她又与朱友文朝夕相处,难保不会查到一丝真相!
  
  梁帝很快冷静下来,此女也许不能再留了。
  
  朱友贞已成功埋伏太保营,不如下令马家军直接备战,尽快攻晋,一旦马家军利用完了,成了残兵废将,马摘星也就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
  
  朱友文人在军务处正为攻晋与其他将领沙盘推演,忽有飞鸽传书,且用的是夜煞专用墨鸽,鸽身漆黑如墨,原本用来夜间秘密传递讯息,此刻正值白昼,那漆黑身影反异常显眼,朱友文心内忽生不祥预感:难道出事了?
  
  他找了个借口暂时离去,在一隐僻角落解下墨鸽脚上纸条,是莫霄传来急书:马郡主不知何故触怒陛下,已被押入天牢,恐是遥姬从中作梗。
  
  朱友文手一捏,纸条瞬间化为粉末。
  
  遥姬那个女人!
  
  他前脚才离开渤王府,她后脚就跟着对摘星下手,究竟是何居心?
  
  尽管机密军务在身,朱友文仍强硬擅自离去,既是遥姬出手,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摆平她,他多耽搁一刻,摘星恐就多一分危险。
  
  他不顾军令赶回皇宫,一路杀向太卜宫,然才踏入宫殿大门,他便愣住,原本该关在天牢里的摘星,居然被戴上了头套,蜷缩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安静无声,已被遥姬下药迷昏。
  
  朱友文情绪激动下,竟没注意到一旁的香炉正散出某种浓浓花香烟雾。
  
  ‘摘星?’他走上前想掀开头套,遥姬忽现身,手里一根细长银针轻轻抵在摘星纤秀颈子旁,朱友文不得不收手。
  
  ‘别轻举妄动,你知道,我随时有能力取她的性命!’遥姬说得轻柔,手上银针又往前推了推。
  
  朱友文恨恨往后退了半步,‘妳胆敢如此自作主张?父皇绝不会轻饶妳!’
  
  遥姬彷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笑话,哈哈大笑,‘父皇?父皇?口口声声父皇,但你真依旧对陛下忠心吗?’
  
  朱友文微愣。
  
  遥姬咄咄逼人,‘你为了她,变得软弱矫情也就罢了,有朝一日,你是否会为了她,背叛大梁,背叛陛下?’
  
  ‘少说废话,快把人还给我——’朱友文忽感晕眩,随即发现内息开始紊乱,浑身血液越来越烫,身子开始不自觉缓缓颤抖,种种迹象都显示……难道是狼毒花!
  
  狼毒花能诱发他体内兽毒,他府里不种花草,其实并非不他不喜花草,而是刻意避之,因狼毒花为他大忌,但今日他为救摘星,太过心急,居然失去警觉,大意中计!
  
  他身子颤抖更剧,双眼渐渐布满可怖血丝,肌肤上更是青筋毕现,已是兽毒发作征兆。当年梁帝安排他入黑潭除去兽疤,但黑潭源头乃各式毒虫野兽天然葬地,含有兽毒,入池后将一生与兽毒相伴,且他本身即有兽性,毒性将更为强大,发作时更加痛不欲生。
  
  朱友文喉咙荷荷低吼,宛如野兽发声,连瞳孔都变得血红,犬齿亦慢慢露出,他逐渐失去人性,步步逼近遥姬,她却不逃不避,冷眼看着在狼毒花催化下迅速兽化的朱友文,‘你身有兽毒,早该明白,你根本无法与一般世间女子相爱!’
  
  朱友文怒吼一声,朝遥姬扑去,她轻轻巧巧便闪了开来。
  
  ‘兽毒一旦发作,杀戒大开,六亲不认,谁能受得了你如此危险兽性?’遥姬道。
  
  朱友文渐渐失去判断能力,他恶狠狠瞪着眼前这个女人,忽凶猛出手紧紧掐住她脆弱的咽喉!他越勒越紧,越勒越紧,遥姬却只是冷笑,‘朱友文,你要不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你掐死的到底是谁?’
  
  朱友文大吃一惊,稍微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掐着的哪里是遥姬,而是原本蜷缩在椅子上的摘星!
  
  他赶紧松手,难以置信,兽毒真令他神智不清到这种地步?居然连星儿都认不出来了?
  
  ‘怕了吗?兽毒一旦发作,连马摘星都会死在你手里!我刻意诱发你体内兽毒,就是要你更看清自己,别再对那个女人痴心妄想!’
  
  摘星的身子蜷缩在地上,动也不动,朱友文自知方才用尽全力,只想置遥姬于死地,此刻摘星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他悲愤怒吼一声,血红双眼扫视殿内,见到一白瓷花瓶,一把拎起砸碎,拿起破片狠狠割在自己手臂上,藉由疼痛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
  
  他摇摇晃晃走到摘星面前,颤抖着双手将头套掀开——死在他手下的却并非摘星,而是红儿!他先前误以为摘星身子蜷缩,原来只是因为红儿个子娇小,穿上摘星衣服后,遥姬稍作掩饰而造成的错觉。
  
  但……红儿怎会在遥姬手上?
  
  朱友文身子摇晃,不得不扶着梁柱,震惊错愕,‘妳抓了他们父女?红儿她爹呢?’
  
  ‘死了,推入悬崖底下,毁尸灭迹了。’遥姬语气冷漠,那两条人命在她眼里不过轻贱如蝼蚁。
  
  ‘妳——那摘星呢?’
  
  ‘她不是被陛下关在天牢里了吗?朱友文,你真以为我这么神通广大,能把她带出来吗?’遥姬笑道。
  
  ‘遥姬!’朱友文喘息剧烈,看着遥姬的眼神里满是恨意。‘妳若是痛恨曾败于我手下,当可直接向父皇禀报,我违抗王命,未杀红儿父女,又为何要这么做?’
  
  ‘我想交手的,可不是如此感情用事的渤王!我要你恢复成过去的渤王,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渤王!’遥姬指着倒在地上的红儿。‘红儿是你害死的!因为马摘星,你竟失去警戒,任意接近这对父女而被认出,招致杀身之祸!他们原本无辜,更与马府灭门惨案毫无关连,如今却因为你,落得惨死!’
  
  遥姬这番话乍听强词夺理,但若不是他因为摘星而接近红儿,父女俩的确也不会落到这般下场。
  
  遥姬不放过他,‘现今的渤王还会拖累谁呢?一旦陛下得知,是莫霄与你一同掩护这对父女,他下场如何?其他夜煞呢?’
  
  遥姬不愧对朱友文了如指掌,句句皆刺中他心头最深处的恐惧与隐忧。
  
  是的,他的确变了。
  
  从前的他,绝对不会在乎这些人命,和自己出生入死过又如何?
  
  但摘星出现后,他人性中原本的善良慢慢觉醒,他不再那么冷硬地封闭自己,开始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在他周遭的人,对他产生了意义,而不再只是能随意替换的工具。
  
  但这些改变,却让他变得软弱!那些他所在乎的人,全一一变成了他的弱点!而遥姬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正一一攻破。‘朱友文,你何时变得如此愚蠢了?为了一个不可能厮守的女人,违抗陛下,自寻死路,也拉了夜煞陪葬!’
  
  ‘妳究竟想如何?’他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
  
  ‘杀了马摘星!’
  
  ‘不可能!’
  
  遥姬忽放声大笑,‘已经太迟了!你可知你的马郡主为何被陛下押入天牢?她竟胆敢在陛下面前,质疑是二殿下勾结晋军灭门马府,还强硬奏请陛下重新彻查此案,这才引祸上身!马摘星再绝顶聪明,遇上灭门家仇,也必失去理智。陛下已命我在她身上埋下寒蛇毒,这一次可是玩真的,寒蛇毒一入身,我永远都不会替她解毒,马摘星迟早会死!’遥姬一脸得意。
  
  ‘妳——妳竟如此歹毒!我必如实告知父皇,摘星是落入了妳的陷阱!’他几乎是咬牙切齿。
  
  ‘不,你不会。’遥姬自信一笑。‘别忘了,若陛下得知你对红儿父女手下留情,除了你重罪难逃,莫霄与其余夜煞等人,会有何下场?夜煞者,一人背叛,全体连坐!你将我抖出来,我必将红儿一事告知陛下,到时死的不只是我,还有全渤王府呢!’
  
  朱友文恨极,却一时三刻想不出任何法子反击。
  
  他痛心地看着一直悄无声息的红儿,纤细颈子上是触目惊心的深深指印,他已误杀了这孩子,接下来,难道还要让追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的属下,也为了他的一时疏忽与心软,搭上这条命吗?
  
  见朱友文脸色痛苦,不发一语,遥姬缓缓走上前,贴在他耳边轻声道:‘马摘星一死,你便终于能重新当回大梁渤王了。’
  
  他厌恶地用力推开她,愤恨而去。
  
  遥姬看着他的背影,总是不可一世的姣好面容上,出现一丝黯然。
  
  朱友文,有朝一日,你必会明白,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
  
  摘星触怒龙颜而被押入天牢,且梁帝严令不得探监,渤王府内,文衍与马婧等人个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却束手无策。
  
  莫霄更是自责,明知遥姬比蛇蝎还可怕,却因她帮着主子说话,一时轻敌了。
  
  众人正自苦恼之际,朱友文忽然回府,且脸色痛苦,文衍与莫霄大吃一惊,连忙将他扶入房内,文衍见他颈子上浮现筋络已呈深黑,嘴角亦开始渗出黑血,暗叫不妙:难道是兽毒发作了吗?
  
  ‘文衍,主子这是怎么回事?’莫霄着急地问。
  
  ‘八成又是遥姬——’文衍话还没说完,朱友文忽失去理智,一把甩开两人,更伸手狠狠掐住文衍颈子!
  
  ‘快带主子入密室!’莫霄急喊。
  
  主子这副模样,绝对不能让其他人见到!
  
  ‘海蝶,快拿锁心链!’文衍嘶哑着声音喊道。
  
  马婧在旁吓得呆了,只能看着这三人手忙脚乱地将失控的朱友文抬走。
  
  三人跟随朱友文多年,曾见过几次他兽毒发作,每次发作,主子皆痛苦不堪,且失控如野兽,六亲不认,随意出手杀害。这一两年来,朱友文好不容易渐渐能自己控制住,谁知今日被遥姬刻意用狼毒花诱发,他拚命死撑着才回到渤王府,却最终还是不敌兽毒发作,丧失人性。
  
  三人将朱友文架入密室,海蝶取来锁心链牢牢缚住他,那铁链上带着尖刺,根根尖刺直入肌肤,他如困兽般在密室里痛苦咆哮,狂扯锁心链,却只是让尖刺越刺越深,转眼便浑身鲜血淋漓。
  
  兽毒发作,无药可解,只能随着时间过去,让毒性慢慢减退,直至朱友文恢复意识,重拾人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