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26章 风雨暂歇

第26章 风雨暂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摘星被关入天牢后,终于冷静下来,细细思考梁帝的反常举止,更加起疑。
  
  纵然自己莽撞不知轻重,顶撞了梁帝,但事关马府灭门,梁帝为何不愿重新彻查?
  
  她看着自己的铜铃,纤细手指细细摩挲,血海深仇,怎能不报?
  
  天牢里忽现骚动,她微微抬头朝外看了一眼,讶异见到是遥姬走了进来,且双手上铐,梁帝的大太监张锦更亲自手持钥匙,打开牢门,态度恭敬地将摘星从牢房里放了出来。
  
  ‘张公公,这是怎么回事?’摘星百思不得其解。
  
  ‘郡主,真相已经大白,段大人那封信,全是遥姬有心陷害。’张锦望了一眼态度高傲的遥姬。
  
  摘星狐疑,‘遥姬为何要这么做?’
  
  ‘她对渤王殿下一直怀恨在心,便谎称王命,骗郡主前往段宅,再伪造段大人书信,煽动郡主触怒陛下,好牵连渤王殿下,但陛下英明,发觉事情并不单纯,亲自查实,在太卜宫搜出了段大人的军印。’张锦刻意隐瞒红儿父女死于非命,以免摘星又起疑心,不放弃追查真凶。
  
  摘星望向双手上铐的遥姬,问道:‘张公公所言属实?妳处心积虑设下陷阱,骗我入局,只是为了报复渤王殿下?’
  
  张锦暗中冷冷看了遥姬一眼,遥姬冷笑,道:‘没错,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五年前,他设计让我亲手杀了最心爱的白蛇,五年后,我也要如法泡制!’她虽已成阶下囚,却毫无畏惧,含笑望着摘星道:‘马摘星,别以为妳从此就平安无事了,妳若真心爱他,最好趁早远离他!妳与他早已被上天诅咒,妳根本就无法接受真实的他——’
  
  张锦出声喝止:‘大胆!带罪之人,还敢胡言乱语!’
  
  遥姬虽曾多次提及朱友文早已不是从前的狼仔,但当面诅咒她与朱友文,实在太过,摘星不由火起,这女人竟如此歹毒!
  
  ‘郡主,请随我离开天牢,毋须与此女一般见识。’张锦使了个眼色,侍卫将遥姬押走,张锦则领着摘星离开天牢。
  
  摘星一面跟着张锦,一面忍不住问道:‘张公公,遥姬虽已承认一切都是她所为,但我还是不明白,若她想藉由陷害我,进而报复渤王殿下,多的是方法,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煽动我奏请陛下,重查马府一案?’
  
  张锦微微一愣,圆滑解释:‘遥姬怕惹祸上身,借着陛下的手借刀杀人,不仅安全,渤王殿下也无法反击。’
  
  ‘但她何来把握,一旦我奏请重查马府灭门,必会触怒陛下?’摘星一脸困惑,暗暗思索,纵然自己怀疑朱友珪牵涉其中,惹得陛下不悦,但她并非有意诬陷,陛下何以如此震怒,当场就下令将她关押天牢?
  
  张锦见情况不对,忙道:‘那是遥姬失策了,陛下虽动了气,但毕竟顾全大局,将郡主押入天牢,也是希望郡主能先冷静下来。’见摘星似乎仍未被说服,他只好暂且狐假虎威,语气一沈,‘莫非郡主是怪罪陛下思虑不周,对此事草率结案,心有不服?’
  
  摘星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向张锦请罪,‘张公公千万别误会,遥姬既已认罪,一切不过是我自己多疑罢了!’
  
  张锦点点头,说话间两人已来到西侧宫门前,一辆马车已在宫门外候着。
  
  ‘陛下本欲召见郡主,亲自解释,然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渤王殿下,因此陛下特派我直接先送您回渤王府。’
  
  ‘渤王殿下怎么了?’听及张锦提到渤王,她不禁心生忧虑。
  
  她之前独自请奏,就是不欲拖累朱友文,以免陛下迁怒,难道他还是出事了?是因为她的缘故吗?
  
  张锦解释:‘遥姬对渤王下毒,让他无法及时护妳周全,虽然毒已解,但殿下至今仍昏迷未醒,郡主您快回去看看他。’
  
  摘星一听,心急如焚,向张锦急忙告别后便跳上马车,扬长而去。
  
  张锦站在宫门前,望着马车疾驰而去的背影,暗自摇头。
  
  聪明反被聪明误,马家郡主若再继续追根究底,只怕离死期更近……张锦不忍,轻叹口气,转过身,重新回到那充满阴谋诡计的层层深宫大院。
  
  *
  
  摘星一回到渤王府,几乎从马车上立即跳下,众人仍不知她被梁帝释放,海蝶最先见到她,又惊又喜,同时却也不免一阵哀伤,郡主被释放,表示文衍计策已成,但文衍会有何下场……
  
  ‘海蝶,三殿下呢?他还好吗?张公公说她被遥姬下了毒!’摘星急问。
  
  海蝶见摘星被关了几日,一身狼狈,回到王府第一件事便是先问起朱友文,心中不免感动,忙道:‘郡主,殿下正在寝居歇息,他身上的毒已——’海蝶话还没说完,摘星便转身往那扇玄色大门跑去,海蝶也立即跟上。
  
  海蝶抢先替摘星打开大门,摘星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在海蝶的带领下,她来到朱友文的寝居,只见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她瞬间心便揪成了一块儿,眼泪夺眶而下。
  
  每当她遇到任何危难,他总是一马当先挡在她面前,用尽全力保护她,但这次他却为了她,被遥姬下毒,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从未见过他如此脆弱模样,只觉心如刀割,柔肠寸断。
  
  莫霄与马婧听闻她回到王府了,也匆匆赶来,此刻站在房外,默默看着这一切。
  
  海蝶柔声道:‘郡主,殿下体内的毒已退,此刻只需好好休息,便能复原。’
  
  朱友文上半身赤裸,以白布仔细包扎,且有血丝不断渗出,显见身上大大小小伤口无数,摘星忍不住心疼问道:‘他身上这是怎么了?什么毒这么厉害?’
  
  那是朱友文兽毒发作挣扎时被锁心链尖刺所伤,海蝶只好撒谎:‘殿下为控制毒性,以小刀不断割伤自己,保持清醒,仅是皮肉伤,并无大碍,郡主毋需挂心。’
  
  摘星抹去眼泪,‘都是我不好,本以为不会牵连到他,谁知……’
  
  莫霄走上前,‘郡主,殿下很快就会醒来,他醒来后,想必也不愿见到郡主如此自责难过。’
  
  马婧也走到摘星身后,安慰道:‘莫霄说的没错,郡主,您刚回府,要不先梳洗一番,回房歇一会儿,等三殿下醒了,您再过来?’
  
  摘星摇头,坚决道:‘不,我要在这里守着他,直到他醒来。’她伸手握住了朱友文的手。
  
  海蝶等人见她心意已决,也知这两人情深,不欲分离,便知趣地先行退去,只留下摘星一人。
  
  她看着他即使在昏迷中也紧紧拧着的眉头,不觉心疼,另只手伸出,轻轻抚着他的眉心,‘没事了……没事了……我回来了……’
  
  朱友文忽全身一震,反手紧握住她的手,似乎就要清醒,嘴里喃喃呓语,摘星听不清楚,压低身子将耳朵凑到他唇边,听见他低声道:‘……星儿……’
  
  她胸口一酸,泪水滚滚而落,但她连忙抹去,见他脸上有她的泪水,她小心翼翼温柔抚去后,小手轻轻捧住他的脸颊,轻声道:‘星儿就在这,哪里都不去。’
  
  昏迷中的朱友文彷佛真的听见了,紧皱的眉间缓缓抒解,面容竟无比安心,再度沉沉睡去。
  
  星儿在这,星儿说,她哪里都不去。
  
  她握着他的手,整夜未曾离开床畔,海蝶半夜来过一次,见摘星依偎在朱友文胸前,沉沉睡着,又一声不响地离去。
  
  这两人历经风雨,难得一夜安歇,彼此相守。
  
  海蝶轻轻掩上了房门。
  
  但她知道,风雨只是暂歇。
  
  *
  
  窗外渐渐透出鱼肚白,躺在床上的朱友文睁开了眼,只觉恍如隔世。
  
  他到底……怎么了?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他被遥姬以狼毒花诱发体内兽毒,强自撑着回到渤王府,接下来……他忽感有人压在自己胸前,微微抬起上半身,定睛一看,竟是摘星!
  
  所以他昏迷之际,她真的一直在他身畔,那并不是梦?
  
  他不敢置信地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青丝如绢,他的手不由颤抖,手背贴着她犹带泪痕的脸颊,竟如此温暖,手指轻移,抚过那张他即使在睡梦中也难以放下的容颜……是真的,她真的就在他身旁。
  
  摘星忽地惊醒,睁开眼后,见到他已醒来,苍白的脸上正露出浅浅一抹笑,她欣喜道:‘你醒了!’
  
  ‘真的是妳?’他彷佛仍在梦中,有些不敢置信。
  
  她是怎么出来的?父皇放过她了吗?
  
  摘星张开双臂抱住他,心情激动,‘你醒了……你可终于醒了……’
  
  朱友文低叹一声,双手回搂住她。
  
  两人拥抱良久,此时无声胜有声,直至天光渐明,外头传来奴仆洒扫吆喝声,他们才渐渐松开手,相视而笑。
  
  ‘我没事了,妳别担心。’他上上下下打量摘星,见她虽衣着略微狼狈,脸上也略有脏污,但精神气色尚可,方才起身拥抱他时,动作也算利落,应是没受到什么伤害,他心中那块沈甸甸的大石终于暂时放下。
  
  ‘妳是怎么被放出来的?’他问,看来在他兽毒发作、意识不清之际,发生了不少事。
  
  ‘说来话长,原来一切都是遥姬的阴谋,陛下明察秋毫,察觉蹊跷,暗中派人调查,这才发现真相。’摘星道。
  
  ‘父皇派人调查?’他心中疑惑,梁帝向来颇信任遥姬,那个女人又熟知梁帝脾性,梁帝怎会忽然对她起疑,甚至暗中调查?
  
  摘星点点头,‘陛下也知你被遥姬下了毒,十分担心呢。’
  
  ‘父皇也知道此事?’他有些讶然,眼神有异。
  
  摘星注意到了,担心问道:‘怎么了?哪里不对劲吗?’
  
  他谨慎收回讶异神情,微笑道:‘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后倒是饿了。’
  
  ‘我立刻去厨房准备几样你爱吃的,等等就来。’摘星欣喜见到他恢复食欲,也顾不得梳洗打扮,直接奔去厨房。
  
  摘星被支开后,莫霄入内,朱友文立即问:‘我兽毒发作时,究竟发生了何事?’
  
  *
  
  莫霄领着朱友文来到渤王府一处偏僻小院,海蝶正在照顾床上病人,只见床上那人四肢以白布包扎,白布上血迹斑斑,触目惊心,病人浑身瘫软无力,海蝶正一口口喂着汤药。
  
  朱友文在窗前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耳里听得莫霄低声道:‘总算梁帝手下留情,没有断了文衍全身经脉,只挑断了他的手脚筋……’
  
  朱友文于心不忍,文衍竟为了他牺牲到如此地步?
  
  他用力推开房门,海蝶立即放下汤药,‘主子。’
  
  文衍无法起身,只能道:‘属下失礼了。’
  
  ‘是谁允许你擅自行动的?’朱友文怒道。
  
  文衍倒是平静,‘属下自知有罪,请主子惩罚。’
  
  莫霄连忙赶到文衍床前,恳求道:‘主子,文衍已终身不良于行,若您真要罚他,我甘愿替他受罚!’
  
  海蝶也道:‘夜煞若有一人抗命,连坐处置,我也愿为文衍受罚!’
  
  这三人跟随朱友文最久,一起出生入死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任务,尤其是文衍,他武艺虽不是最强,脑袋却最是冷静,擅长策谋画略,是他不可或缺的谋士,而莫霄与海蝶对文衍的情深义重,也让朱友文暗暗动容。
  
  他不再发怒,面有惭色,‘是我连累了你们。’
  
  文衍挣扎着想起身,海蝶见状,忙扶起他,文衍道:‘主子,这一切都是属下心甘情愿。’
  
  朱友文心中热血澎湃,他虽身为夜煞头子,但夜煞真正的主子却是梁帝,这几人为了他,不惜暗中抗命,只为保全他与摘星,这番忠心与义气,怎不令他感动?
  
  他走到文衍面前,‘我会找最好的大夫来替你医治,经脉虽断,但只要跟着我持之以恒练身,武功虽有折损,但必能恢复行动自如。’
  
  ‘多谢主子。’文衍感激道。
  
  朱友文又交代了几句,这才离去,心情越加沉重。
  
  他终于明白,单凭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护摘星周全,就连他自己都可能因为兽毒发作而伤害她……被锁心链刺伤的伤口在身体上刺痛焚烧,在在提醒他体内的兽毒将终身伴随,不知何时会再发作。
  
  他原本一直心存侥幸,逃避着不愿面对,以为只要摘星不知灭门真相,且有马家军在,她在大梁尚能暂且苟安,但遥姬这一搅局,恐怕梁帝已对马摘星有所防备,为防患未然,说不定已起杀念。况且大梁攻晋在即,梁帝已下令命马家军率先攻打太保营,此役凶险,一旦其军力重损,利用价值大减,更难确保梁帝是否会愿意留下摘星一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