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29章 换囚

第29章 换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迟了。
  
  疾冲赶到时,只见茶店外躺着两名马家军士兵,他跳下马冲入茶店,前前后后搜了一遍,除了地上两具尸体,没有别人。
  
  他仔细翻看尸体,见两人颈上均有一朵隐约紫色七瓣花印,又是转花毒!
  
  看来朱梁已得知消息,抢先一步下手了!
  
  经他一番游说,马邪韩终于同意拔营,率领马家军前往晋国边界,暂时安全无虞,但兵将们个个心系摘星安危,想来朱温也知这一点,不会轻举妄动,至少摘星目前应还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仍得尽快想法子将她救出才行。
  
  他跳上马,奔往晋国边境,脑袋里飞快转着念头:该如何尽快顺利救出摘星?
  
  *
  
  摘星与马婧被押入天牢,分别关押,马婧大呼小叫:‘凭什么把我和郡主分开?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狼心狗肺的家伙!我家郡主哪点对不起你们了?’
  
  相对于马婧的激动,摘星却是安静得诡异,神情漠然,好似身边一切再也与她无关。
  
  她该恨朱友文,但她却又如此深爱着他。
  
  满满的爱与恨都给了同一个人。
  
  灵魂已被掏空。
  
  马婧叫嚷了大半天,口干舌燥,狱卒送来饭菜,一开始她气愤一脚踢开,大半夜里饿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喝了点水,这时才惊觉隔壁牢房的摘星竟一整天毫无动静。
  
  ‘郡主?郡主您没事吧?’她着急地拍着石墙。
  
  但摘星没有回应。
  
  ‘郡主!郡主——来人啊!我家郡主怎么了?’喊了半天,终于听见摘星淡淡回了一句:‘马婧,安静。’
  
  马婧不由一愣。
  
  遭受到如此巨大的打击、如此痛心的背叛,为何郡主仍如此冷静?
  
  郡主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马婧不再叫嚷,却觉提心吊胆,向来粗线条的她难得敏感察觉到摘星正在压抑自己,但如此强烈的负面情绪不狠狠发泄出来,她可是会失去神智、会疯掉的啊!
  
  有多少人能冷静承受由爱转恨的折磨?
  
  以为将执手一生一世的良人,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苍天为何如此作弄郡主?
  
  ‘郡主,您想哭的话,就尽量哭……’
  
  不要一滴眼泪都不流,不要一句话都不说,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心死了,虽然再也感受不到痛苦悲伤难过,但亦感受不到喜悦幸福快乐,与活死人又有何异?
  
  马婧心中一凛:难道郡主动了寻死的念头?
  
  ‘郡主!郡主您——’正想劝郡主几句,天牢入口处传来声响,整夜如石像般分毫未动的摘星身子轻轻一震,原本黯淡的眼眸瞬间爆出最后一丝残余火焰。
  
  是他吗?是朱友文来了吗?
  
  他可是来向她解释前因后果?
  
  他……一定是被逼的,是吧?
  
  然而随着那身影越来越走近她的牢房前,她眼里的期待一丝丝黯淡下去。
  
  不是他。
  
  ‘郡主。’莫霄对摘星态度依然恭敬,亲自端着较为丰盛的饭菜与清水,隔着铁柱,送入摘星牢房。
  
  马婧在隔壁牢房听见动静,整张脸贴在铁柱前,盯着莫霄的一举一动,‘郡主,别吃!谁知道会不会在饭菜里下了毒!’
  
  莫霄略带歉意地看了马婧一眼,没有回话。
  
  莫霄离去前,摘星忽唤住他:‘莫霄。’
  
  ‘郡主。’他转过身。
  
  ‘他为何要救我?’
  
  问的,自然是灭门那日,既然朱温下令屠杀,满门不留,为何单留她一命?
  
  莫霄踌躇,终道:‘在赶尽杀绝的那一刻,主子听见了郡主的铜铃声。’
  
  她默然半晌,抬起头,眼神坚决,‘我要见他!’
  
  ‘郡主,您先吃点东西——’莫霄劝到一半,摘星拿起饭碗用力朝墙上扔去,瓷碗应声而碎,她拾起一块尖利碎片,抵住自己咽喉,冷声道:‘我要见他!’
  
  ‘郡主,冷静点!’莫霄从来不知她竟有如此决绝一面,一时有些慌了手脚,眼见瓷碗碎片已割入肌肤,渗出血来,她竟彷佛丝毫不感疼痛,眼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与威胁,‘若不让我见他,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鲜红的血,沿着她雪白颈子汩汩流下,触目惊心。
  
  莫霄知她若见不到朱友文,绝不会放弃自残,要是在天牢里就这么寻死走了,别说他承担不起这后果,主子怕也是伤心欲绝。
  
  他只好自作主张,‘郡主,我这就请主子过来,您先别再伤害自己好吗?’
  
  摘星握着碎片的手丝毫未有松懈,冷眼看着莫霄,‘你只有一个时辰。’
  
  *
  
  天牢里见不着阳光,感觉不到时间流逝,也许过了很久,也许真只是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拿着碎片的手依旧抵在纤秀颈子上,狱卒在牢房外虎视眈眈。
  
  终于,她等待的那个人来了。
  
  莫霄匆匆赶到,打开牢门,伸出手,她迟疑了下,将碎片交到莫霄手里。
  
  莫霄领着她离开牢房,往下走了一段长长的阶梯,来到拷问室,只见冰冷墙面上挂满各式刑具,上头沾满囚犯血迹,角落点着一炉香,似要掩盖血腥味,以及隐隐的呕吐与失禁的脏臭气味。
  
  他就站在她面前,阴影遮住了大半个人,彷佛由黑夜所生,不见一丝光明与温暖。
  
  摘星心里打了个突,她从未见过如此的朱友文。
  
  他听见她的脚步声,刻意将香炉往前推了推,‘怕妳娇生惯养,不习惯这里的血腥味,命人备了熏香。’目光,不着痕迹地在她颈上伤口滑过,默默收回。
  
  她根本不在意他这一点假惺惺的体贴,开口便问,‘你究竟是谁?’
  
  ‘大梁三皇子,受封渤王,另一个身分,是陛下一手掌握的暗杀组织,夜煞之首。’
  
  ‘不过就是朱温的刽子手。’她冷笑。
  
  他没有回应。
  
  她看着他毫无表情的侧颜,思绪万千,怪不得啊……自从朱温赐婚后,他对她不是反复无常,就是若即若离,如今一切都有了合理解释,原来,他想爱却不敢爱,也不能爱……
  
  她颤声问:‘你除了是渤王,是朱温的刽子手,你可记得,你还有另外一个身分?’
  
  你可还记得,你是我的狼仔?
  
  朱友文退回阴影里,低沈语气似带着一声叹息,‘那个身分,已无意义了。’
  
  ‘谁说无意义?灭我马府上下的,是渤王,可听见铜铃声救我的,是狼仔!我让你选一回,你是要当朱温的刽子手,还是星儿的狼仔?’她心里终究存着一丝期望,他是身不由己,马家真正的仇人是朱温,不是他!
  
  朱友文微愣,似乎不敢相信,直到此刻,她竟然还愿意原谅他,愿意让他继续当回她的狼仔。
  
  拷问室阴暗潮湿,熏香浓郁,她的双眼晶亮异常,期盼着一个答案。
  
  半晌,他反问她:‘妳能让夏侯义起死回生吗?’
  
  泪水无预警地滑落她的脸颊。
  
  最后仅存的奢望被无情熄灭。
  
  人死不能复生,他之所以为他,已是不可逆,她却还在痴心妄想?
  
  ‘父皇问过我同样的话,我的回答从未改变。’他直视她泪光波动的双眼,逼自己硬起心肠,‘马摘星,妳一直希望我离开狼群,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但给我名字、身分,让我不必活得像个怪物的,是父皇,不是妳!我承认,得知当年妳没有背叛我,曾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做回狼仔,但朱家的再造之恩,大哥待我的义气与手足之情,这些,都不是妳给我的!’
  
  她如遭雷击,脑袋瞬间一片空白,愣愣看着他许久,才颤着声音道:‘你选择继续当渤王,是吗?’
  
  他放弃了她,他不要她!
  
  他宁愿继续做朱温的走狗!
  
  摘星踉跄退后两步,难以置信,心痛到难以呼吸。
  
  她最深爱的人,她最珍惜的狼仔,竟是灭她马府的真凶!
  
  终于痛哭失声,声嘶力竭控诉:‘朱友文!你为何不干脆杀了我?却要让我踏进渤王府,成为你未来的王妃……夺走了我的心,却又如此践踏我的感情!朱友文,你果真是禽兽,不,连禽兽都不如!’
  
  为什么?既然爱她,为何忍心如此待她?
  
  她一句句控诉,撕裂着他的心,但他只能狠下心冷漠以对。
  
  给不起,就别心软,他已犯过一次错,落得眼前两败俱伤的下场。
  
  他与她,都痛心入骨。
  
  他抄起一包袱,打开倒出星儿与狼仔的皮影戏偶,以及那条狼牙链,当着她的面,一把投入火盆里!
  
  ‘马摘星,醒一醒吧!这世上再也无星儿与狼仔!’
  
  戏偶瞬间被熊熊火焰吞噬,她连阻止都来不及。
  
  八年前,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碧蓝的天空,葱郁的树林,女萝草随风摇荡的美丽湖泊,狼狩山上曾经回荡的欢笑声,全没了。
  
  她的狼仔,没了。
  
  可狼仔答应过,要永远、永远陪在星儿身边的。
  
  火焰彷佛烧在了心口上,迅速蔓延扩大,彷佛割开她的肉,划开她的骨,留下一辈子都难以痊愈的疤痕。
  
  他在她面前,亲手毁去两人之间所有甜蜜回忆,不给自己任何后路。
  
  摘星愣愣地看着戏偶消失在火焰里,火舌忽地窜高,照亮了她煞白的脸庞,小狼的脸在火光中一闪而逝,随即消失。
  
  永远消失了。
  
  连日来情绪大受打击,更兼不吃不喝,她心灰意冷之余,苦苦撑着的一口气一松,忽软倒在地,朱友文连忙上前扶住,一抹青从她袖口滑出,是他曾送她的香囊。
  
  他眼眶一热,抄起香囊收入袖里,这才唤来文衍。
  
  文衍行走还有些艰难,得靠莫霄在旁扶持,他进来后轻轻抓起摘星的手腕把脉,然后对朱友文点点头。
  
  朱友文将摘星轻轻转过身,解下她上半身衣裳,露出大半个背部,只见晶莹如雪的白皙肌肤下,一枚枚大小如小指指甲般的黑色鳞纹开始慢慢退去。
  
  文衍点点头,‘看来莫霄盗得的解药的确有效,郡主的寒蛇毒已解。’
  
  朱友文松了口气,迅速将摘星外衣穿上。
  
  前夜里他一回京城,便指点莫霄如何避开御前侍卫,潜入梁帝御书房盗得解药,带回渤王府让文衍确认后,混入饭菜饮水,由莫霄亲自端入天牢给摘星。虽料到摘星不会乖乖听话,他却也没料到她会摔碗借机自残,逼他相见,文衍知道后,便建议将解药放置香炉内,以熏香解毒。
  
  莫霄被他唤来,一见摘星昏迷便问:‘毒真解了吗?郡主怎么晕了?’
  
  文衍解释:‘郡主是一时打击过大才昏过去的,与解毒无关。’
  
  莫霄接过昏迷的摘星,离开拷问室,送回牢房。
  
  ‘莫霄。’朱友文叮咛。‘她的伤口,好生处理。’
  
  ‘是,主子。’
  
  他转过身,背对文衍,袖里抖落那枚香囊。
  
  七夕定情,遭遇大难后她始终不弃,甚至单枪匹马闯入天牢,只为见他一面,只为告诉他,她不会弃他而去。
  
  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得知他生命有危险,不远千里赶去魏州城警告他,即使当众受尽屈辱,仍果敢回头相救,甚至差点因此送掉一条命。
  
  风中听蝶,跳崖相逼,只因始终相信,他是她的狼仔。
  
  狼狩山上重温旧梦,温言诉说星儿与小狼的故事,小狼始终在她心里,即使她是天上的星儿,仍夜夜眷恋垂首望着地上的小狼,盼着小狼能长出翅膀,与她双宿双飞。
  
  流萤飞舞,皎月朗朗,她躺在他身旁,伸出纤细手指,在空中写字。
  
  流萤绕着她的手指飞舞,是一颗颗明亮星星。
  
  桩桩件件,都是最美回忆,却只能属于星儿与狼仔。
  
  而他与她已不是星儿与狼仔。
  
  心一狠,将香囊扔入火盆里,淡淡幽香溢出,随即被轰然火焰吞噬,只余漆黑焦残。
  
  一缕轻烟袅袅,彷若芳魂。
  
  那属于过去的一抹魂魄,仍旧依依不舍。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
  
  *
  
  行进队伍间起了些骚动,有人指向天空,骑在马上的朱友贞抬头,果真见到有只金雕正在他们上方盘旋。
  
  他认得那只金雕。
  
  是疾冲?
  
  朱友贞正在返回京城途中,梁帝派他前往太保营勘察敌情,如今任务已了,眼见梁晋大战开打在即,急召他回宫。朱友贞为此有些闷闷不乐,父皇仍将他当成小孩子吗?为何不让他留在前线支援?
  
  金雕现踪,得知疾冲就在附近,朱友贞的心情好了些。
  
  不久前方传来一声长啸,金雕追日应声而去,只见疾冲单人匹马,风尘仆仆来到大队人马面前,随行的校尉杨厚使了个眼色,保卫朱友贞的侍卫神情警戒,纷纷靠近朱友贞,他却放心道:‘表兄,疾冲不是外人。’
  
  疾冲停下马,一脸笑嘻嘻,‘殿下,许久不见。小的有一事,非得请殿下帮这个忙不可。’
  
  ‘何事?尽管开口。’朱友贞没想到疾冲会有求于他,不免更放松了戒心。
  
  ‘小的是想请殿下帮忙救一个人。’疾冲驱马上前。
  
  ‘救谁?’
  
  ‘救你的摘星姊姊!’话语一落,疾冲的剑已抵在朱友贞颈子上!
  
  巨变突起,在场所有人反应不及,纷纷拔剑吆喝,疾冲身后树林忽涌现一群蒙面人,迅速将朱友贞等人马团团包围,动作井然有序,正是马家军精锐。
  
  疾冲身子利落一跃,跳上朱友贞的马,手上的剑丝毫未曾离开朱友贞的颈子,杨厚在旁看得冷汗直冒,就怕娇贵的四殿下有个闪失——
  
  ‘疾冲!你又在玩什么花样?’朱友文半惊半疑,疾冲这人鬼点子特多,谁知道是不是在捉弄他玩儿?
  
  ‘我这次可是玩真的。’疾冲语气难得如此正经,他朝杨厚道:‘听着!朱友贞现在人在我手里,若要他活命,三日后,带着马摘星与马婧,到梁晋边境的莽岭交换人质,若胆敢玩什么花样,就等着替朱友贞收尸吧!’
  
  杨厚见朱友贞落入疾冲手上,先不说梁帝是否会同意交换人质,光是朱友贞被人胁持,梁帝真要怪罪下来,他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啊!正在焦头烂额之际,疾冲剑光一闪,朱友贞的衣袖已被削下一大片。
  
  ‘还在摩蹭什么?下一剑,可就不只是袖子了!’
  
  ‘这……此地离京城路途遥远,三日实在太赶,是否能多宽限些时间?’杨厚冷汗直冒,硬着头皮协商。
  
  跟随疾冲而来的蒙面人纷纷举起手上武器,杀气逼人,马家军得知真相后,本就极为痛恨朱温手段,更痛恨自己对旧主的一片赤诚反被利用,马家军本就以剽悍闻名,若不是疾冲事前阻止,此刻恐怕早已大开杀戒,一泄怨气!
  
  疾冲笑道:‘你也见识到了,我这班兄弟,可是嫌三日都太长了呢!’
  
  ‘你……你别轻举妄动!’杨厚明知毫无胜算,又不甘就这么夹着尾巴回京城求救。
  
  嗖的一声,树林里飞出一支冷箭,距离杨厚最近的一名士兵中箭倒下,哼都没哼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