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31章 平原公主

第31章 平原公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婧歪坐在椅子上,不知何时睡着了,外头来人敲了好几次门都吵不醒她,只好自行推门而入,咿呀一声,屋外阳光随着敞开的木门透入,直照在她眼皮上,她还嘟囔着不愿醒来。
  
  ‘马婧。’
  
  别吵她入睡嘛,这几日她可是都没怎么闭眼,夜夜陪着郡主挑灯夜读那一大堆都是字的兵书……
  
  ‘马婧!’
  
  她吓了一跳,急忙睁开眼,只见面前是个身穿紫衣的俊逸男子,她揉揉眼,再仔细望去,男子身穿紫褶白袴,玉扣梁带,一身利落劲装打扮,黑发戴冠,脸庞干净,轮廓深刻,在晨光下更显面如冠玉,马婧不由看得呆了,这晋王府何时出了一号如此神采英拔的人物?
  
  但她为何觉得这男子的眼神有些熟悉?
  
  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桀骜不逊。
  
  蓦地,她瞪大了眼,‘疾冲?’
  
  竟然是他?
  
  马婧从椅子上跳起,上上下下打量,还围着疾冲转了个圈,默默赞叹:果然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虽已知疾冲便是晋小学世子,但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感受他身分的尊贵。
  
  ‘我以后是不是也要喊你一声川王殿下了?’马婧问。
  
  疾冲挥挥手,不以为意,‘妳高兴怎么喊都成,别把我当外人。不过就是换了套衣裳罢了。妳家郡主呢?’
  
  这一问,马婧的目光略微哀怨地落在了满桌兵书上,‘大概又去练箭了吧?这几日郡主夜夜苦读兵书,几乎都没睡,天一亮便练箭,练完箭又去校场借兵练阵法,根本没有休息,我实在担心郡主会撑不下去。’说完忽然惊觉,‘糟了!我昨夜竟在椅子上睡着了!’
  
  疾冲看着那堆兵书,忽问,‘这几日,妳家郡主可有正常饮食?’
  
  马婧摇摇头,一脸担忧,‘郡主好强,那日见完晋王后,几乎一直就是如此不眠不休,废寝忘食,像是急着想向晋王证明什么。’
  
  疾冲暗自叹了口气。
  
  那老头就是有办法将人逼到这种地步,不管怎么做,都觉自己不够完美。
  
  ‘我得去找郡主了!’
  
  他拦下正欲跨出门坎的马婧,‘妳别找了。我去找她,妳去厨房吩咐一下,等会儿要他们送早膳到我那儿。’
  
  马婧知他多少有办法劝劝摘星,点点头,便先去了厨房。
  
  他则脚步一转,往射箭场走去。
  
  还没走近射箭场,便瞧见那娇弱的人影在烈日下一次又一次地将手中的箭射出,然却怎么射都射不好,频频脱靶,心烦气躁之下,摘星更是狠命一箭箭射出,拉弓的手都在颤抖,却仍执拗地不肯放弃。
  
  疾冲暗暗叹了口气,走上前,在旁递箭给摘星的小兵见他一身紫衣,便知来者不凡,连忙行礼,摘星射完一箭,下一支箭迟迟未递上,忍不住气急败坏,‘箭呢?’
  
  一支箭递到她手上,她正要拉弓,有人抢走她手上的箭,‘啪’的一声断成两截!
  
  ‘大胆!居然——’摘星怒极,转头一看,原本递箭的小兵早已站到远处,折箭的那人,衣着光鲜,浑身上下透着尊贵,面貌虽是她所熟悉的,气质却完全不同了,从前是不拘小节的潇洒,如今是举止翩翩,风度优雅,连那双向来风流的桃花眼儿也多了几分认真。
  
  她从未见过疾冲这一面,不免凝神多看了几眼,还未开口,疾冲已笑道:‘别再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大家都要知道妳对我有意了。’
  
  摘星却一脸正经,‘川王殿下。’正要行礼,疾冲忙拦住。
  
  ‘别这么生疏,我还是喜欢听妳喊我一声“疾冲”。’
  
  摘星犹豫了下,点点头。
  
  疾冲见她眼下乌青,面色萎靡,俨然全靠一口气强撑着,禁不住心疼,‘那老头太可恶了,让妳受这般委屈。’
  
  摘星却摇摇头,‘不是委屈,本就是我有错在先。我只望能尽快练好箭术、熟读兵书,向晋王证明,我有资格统率马家军!’
  
  ‘妳用过早膳没?’
  
  她数日未好好歇息,兼之练箭不顺,已是心烦意乱,听疾冲莫名答非所问,眉头不禁一皱,‘我没时间浪费在那种小事上!’
  
  她转身大步走向小兵,伸手要箭,‘拿箭来!’
  
  ‘不准!’疾冲在她身后喊道。
  
  摘星瞪了疾冲一眼,恶狠狠看向小兵,‘拿箭来!’
  
  ‘马摘星,妳要不要看看妳手里拿的是谁的弓?’疾冲指指她手上那把奔狼弓。‘妳知不知道妳为何每一箭都射不中靶心?那是因为妳一直在想着那家伙!’
  
  ‘我没有!’她胀红着脸否认,连日来累积的委屈与负面情绪忽从胸口涌上,她眼眶一酸,仍兀自嘴硬。‘我才没有!’
  
  ‘妳既然要用那家伙送的弓,第一该练的,是心无旁骛,什么都别想,眼里只有靶心!’
  
  她垂着头,紧紧握着奔狼弓,不发一语。
  
  ‘我再问妳一次,用过早膳没?’疾冲又问。
  
  她抬头,瞪了他一眼,似乎想出言回呛,但与他犀利的目光一触,气焰全消。
  
  他都知道。他看得比谁都明白。
  
  摘星垮下双肩,缓缓摇头。
  
  ‘我就知道。’疾冲拉过她的手臂,接过奔狼弓。‘人嘛,得吃饭才有力气,有了力气才能胡思乱想,妳这可是倒过来了,身子当然吃不消。本世子现命妳,陪我一起用早膳!’
  
  *
  
  疾冲二话不说,强拉着摘星回到自己居住的东跨大院,马婧远远就见到两人到来,她身后早已排满一大群自愿为小世子送上早膳的年轻婢女,手上端着热腾腾的米粥、各色面食与糕点,琳琅满目。
  
  ‘不过吃个早膳,需要如此铺张吗?’摘星一见这么多道菜都傻眼了,看这数量都足以喂饱好几个大男人了。
  
  ‘非也,只是我一时三刻拿不定要吃什么,干脆要她们全端上来。’疾冲嘴角噙笑,望着摘星,‘不如妳替我决定吧?’
  
  摘星久未好好进食,此刻的确饥肠辘辘,加上食物刚出炉的香气,不禁嘴馋,她走向那排婢女,只见她们手上端着的每一道菜看来都如此可口,除了米粥面食,尚有热腾腾鸡汤、鸡肉馅烫面饺子、羊肉丝疙瘩汤与摊鸡蛋,还有色彩鲜艳的各式瓜果,含桃、梨子、葡萄、绿李、红石榴,一时间还真不知该选哪一道。
  
  年轻婢女们手端食物,眼神却频频瞄向疾冲,一见摘星走近便娇喊:‘郡主,这馎饦可是我亲手捏的,大小适中,口感软弹,您一定得尝尝!’
  
  ‘郡主!这鸡汤可是厨娘熬了大半夜,里头还配上了难得一见的甲鱼,滋味美极,快选我吧!’
  
  ‘郡主,快来尝尝咱们热腾腾的薏米粥!’
  
  ‘郡主——’
  
  婢女们闹哄哄地,争先恐后想要赢得摘星青睐,毕竟被马家郡主选上了,便意味着能留下来服侍小世子用早膳呢!
  
  摘星看了一眼疾冲,又转回头问婢女们:‘妳们该不会都心仪那家伙吧?’
  
  ‘郡主!您怎能称小世子是“那家伙”?’一名婢女气呼呼纠正。
  
  疾冲在旁偷笑。
  
  摘星正想承认自己不小心失言,只见刚纠正她的小婢女兴奋地喊:‘小世子对我笑了!’
  
  ‘才不是,小世子是对我笑了,我知道小世子就爱吃蒸梨,一早就蒸上了!’
  
  ‘小世子是对我笑——’
  
  ‘是对我……’
  
  婢女们吱喳个没完,疾冲还要火上加油,朝她们送上迷人一笑,婢女们更是笑得花枝乱颤,手上端着的汤品面粥也危颤颤地跟着抖动,马婧在旁看得心都慌了,就怕有人手脚不小心,浪费了如此美味的早膳。
  
  摘星无言。
  
  看来疾冲这家伙不但自恋,还很爱招蜂引蝶。
  
  ‘妳们是不是都希望小世子吃到自己准备的早膳?’
  
  婢女们一致点头如捣蒜,眼神期待。
  
  摘星看了看婢女们手上的菜,转身朝疾冲道:‘我选好了。’
  
  ‘选了哪些?’疾冲问。
  
  ‘全部!’她笑得不怀好意。
  
  臭疾冲,撑死你!
  
  婢女们欢呼一声,纷纷端着早膳涌到疾冲身边。
  
  ‘等等,马摘星,本世子方才可是命妳陪我用早膳,既然妳都选了,就过来一起吃,全部都要吃完,不准有剩!’见摘星微愣,疾冲一板脸,‘怎么,本世子的命令,妳敢不从?’
  
  摘星只好认命来到疾冲身旁坐下,乖乖用早膳。
  
  马婧见摘星总算肯用膳,总算松了口气,脱口道:‘还是小世子有本事,能让我家郡主好好坐下吃东西。’
  
  摘星没好气地瞪了马婧一眼。
  
  疾冲得意道:‘本世子的能耐可不只如此。’他看着摘星,‘马摘星,我还可以给妳不一样的人生。’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了?’肚子温饱,情绪也平稳了些,摘星放下粥碗,好奇道。
  
  疾冲勾了勾手,另有两名婢女上前,一人手上端着张欠条,一人手上端着嫁衣,双双来到摘星面前,恭敬呈上。
  
  她一眼便认出那是当日她咬破手指以血书签下的欠条。
  
  而那嫁衣……疾冲这是何意?
  
  疾冲举起三根手指,‘妳面前有三个选择,第一,率领马家军,与渤王对抗。’他指指一旁欠条,‘第二,与我浪迹天涯,忘情于江湖,就当还我一场美好回忆。’接着他指指嫁服,豪气道:‘第三,嫁给我,成为我的女人,报仇的事就交给我,让我保护妳一辈子!’字句铿锵,是一个男人能给他所爱的女子,最重的承诺。
  
  摘星起身,走到嫁衣前,心中感触良多。
  
  不久前,她还恨不得自己能赶快披上这身嫁服,嫁给她所爱的男人,她与他好不容易熬过那么多风雨波折,可到头来,却又是一场几乎要让她灭顶的恶梦……
  
  她害怕。
  
  害怕再承受一次那种撕心裂肺的背叛与痛苦。
  
  她知道疾冲对自己是真心的,但她注定无能回报。
  
  因为她所有的爱,所有的恨,都已给了那个人。
  
  那么多的甜蜜,那么多的哀伤,历历在目,他俩间隔着国仇家恨又如何?她都愿意给他机会,他却不要她!他宁愿继续当朱温的鹰犬!
  
  目光里的悲戚与柔情瞬间化为冷硬的坚强与决心,既然他都舍弃了她,她为何还要留情?
  
  眼神果决地从那袭嫁衣身上移开,落到那张欠条上。
  
  抛下一切,与疾冲远走天涯?
  
  不,她放不下,也走不了。
  
  况且,对疾冲也不公平。
  
  就算他愿意为她再次放下身为世子的荣华富贵,与她携手流浪江湖,不问世事,但她明白,自己此生都无法再像爱着朱友文那般,爱上另一个人。
  
  她的人生,在被真相撕裂的那一刻,早已只剩下一种选择。
  
  ‘欠条,岂是如此用的?倒像我才是讨债的。’她转过头。‘我马摘星的人生,永远都只有第一种选择。’
  
  疾冲一笑,终究有些难掩失落。
  
  他太了解她了,只是心中不免仍存着一丝幻想。
  
  ‘不后悔?’他指指那一整排看嫁衣看得眼红的婢女们,‘想嫁给我的人可是都排到王府外了呢!’
  
  摘星笑着摇摇头,‘多谢小世子垂青,摘星,匹配不上。’
  
  疾冲重重叹了口气,‘我早猜到妳会做此选择,我只是想让妳知道,同是出于王家,我能给妳的,绝对比他更多、更好。’
  
  她这才明白,原来疾冲一直在拿自己与他比较。
  
  ‘……你与他,本就不同。’
  
  ‘既然妳已做了选择,我便会全心全意支持妳,但妳要答应我,千万不要被仇恨所蒙蔽,我很想念以前那个,会说会笑、果敢多谋的马摘星。’
  
  但那个马摘星,已经死了。她在心里暗道。
  
  见摘星默然不语,疾冲开始话痨,‘还有,答应我,不准逞强,不准折磨自己的身子,要定时用膳休息,还要——’
  
  ‘好好好,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她娘亲优雅寡言,爹爹长年不在家,大夫人看她不顺眼,更不会如此唠叨关心,从小到大,她还没真遇过几个人不停在耳边这般碎念,虽然一脸不耐烦,但心里到底是有些暖的。
  
  ‘好,那就快点吃,吃饱了,带妳去个地方。’
  
  ‘去哪儿?’她伸手接过疾冲塞过来的鸡汤。
  
  ‘好地方,包准妳喜欢。’他一脸神秘笑容。
  
  *
  
  棠兴苑位于晋王府最幽静的角落,但今日却热闹非凡,只见一群群婢女正络绎不绝在大门穿梭,手里不是端着丰盛糕点,便是贵重礼品,不断往里送,其中一名婢女还端着盘寿桃,大总管史恩站在门口,目光紧盯着婢女们手上的东西,不时要人停下,上前好生检查,满意了才放行。
  
  既有寿桃,理应是庆祝某人的生辰,居然如此大费周章,且瞧史恩那谨慎模样,对方来头肯定不小。
  
  与疾冲一块儿躲在附近大树上的摘星忽忆及,今日不也正是娘亲生辰吗?
  
  她心头一阵黯然,自己真是不孝,父仇不但未报,甚至连娘亲的生辰都差点忘了,她怎地一心一意只想到自己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