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38章 川王回归

第38章 川王回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整整一日一夜过去,她仍如一朵开在冰天雪地中的绝美山茶花,伫立于寒池中,不曾动摇。
  
  冰寒之气将一头青丝重新化为雪霜,她轻轻睁眼,黛眉上凝结冰珠一瞬间散落,容颜如雪清冽。
  
  老药师站在寒池边,算算时辰已到,唤她上岸。
  
  遥姬想移动身子,却发现早已冻得僵硬,举步维艰,花了好些工夫才离开了寒池。
  
  老药师见她冻得全身哆嗦,口吐寒气,要她先进屋稍作歇息,遥姬却婉拒,只想立即赶回大梁京城。
  
  老药师也不阻止。
  
  遥姬临去前,忽对老药师行上跪拜大礼,亲手奉茶,‘义父您多次出手相助,遥姬日后必当涌泉以报。’
  
  老药师接过茶,一饮而尽,遥姬目光一瞬闪过不忍。
  
  但为了守住他的秘密,她只能如此。
  
  *
  
  遥姬匆匆赶回大梁,未曾稍作停歇,一路直往渤王府。
  
  到了渤王府前,却不得其门而入,只见一位身披战甲的军侯,显然才从前线赶至,带领一队人马,正没好气地喝叱站在门口的莫霄,‘他奶奶的!渤王是生是死,你们渤王府的人倒是给我说个明白!’
  
  此军侯姓韩名勍,镇守光州,朱友文从契丹回来后,整个大梁朝堂上下没人见过他,民间不但早已传出皇女出世的消息,更谣传皇女不只重伤均王朱友贞,还对渤王朱友文下了毒,两人皆命在旦夕,大梁国运,岌岌可危!
  
  各州镇守军侯听到传言,自然急于想知道真相,因此韩勍一接到梁帝召集军侯回京的消息,便日夜兼程,提早抵达,为的就是想亲眼见到朱友文一面,破除谣言,谁知到了皇城,梁帝以各种理由推托,他心急之下,竟亲自带着兵马来渤王府前堵人,谁知也被挡在了门外,更让人觉得事有蹊跷。
  
  难道传言竟是真的?从未败过的大梁战神,真败在了前朝皇女的手下?
  
  一旁海蝶见情况不可收拾,大着胆子道:‘敢问韩军侯要见我家殿下,已通报过陛下了吗?’
  
  韩勍被这一堵,气焰稍熄。
  
  海蝶见状,便知韩勍未得梁帝应允而欲硬闯渤王府,不由语气加硬:‘若得陛下旨意,我等必然不敢拦阻,韩军侯还是请回吧!’
  
  韩勍恼羞成怒,自己堂堂一等军侯却被渤王的一个下属教训?
  
  ‘放肆!妳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女人也敢这样大呼小叫?’他举起蒲扇般的大手就要往海蝶娇嫩脸颊上搧去,海蝶哪里敢躲,只能紧闭上眼。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但她脸颊却不觉疼痛。
  
  悄悄睁开眼,竟是莫霄挡在她面前,替她挨了这巴掌。
  
  只见莫霄顶着红肿的侧半边脸,笑脸对韩勍赔不是:‘侯爷,打女人不好看嘛!知道您对我家殿下有心,但陛下没旨意,我们哪敢随意放行?您就别为难我们下人了。’
  
  韩勍哼了声,也知今日讨不了好,只得臭着脸率人离去。
  
  海蝶看着莫霄脸上的掌印,正想说几句话,莫霄忽脸色一凛,道:‘遥姬来了。’
  
  海蝶转头,只见遥姬满头青丝竟已成霜雪,加上一身白衣,活脱脱就像是从冰雪里雕出来的人儿似的,看得人不由生起一股寒意。
  
  遥姬急着赶来,连用药草汁染头发的时间都没有,韩勍一走,她便现身,直接对两人道:‘我找到解药了。’
  
  莫霄与海蝶这几日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能暂时松口气。
  
  只是……遥姬的头发为何一夕全变白了?
  
  是为了要救他们的主子吗?
  
  两人对望一眼,均想:没想到遥姬对他们家主子,如此情深义重。
  
  *
  
  遥姬来到密室,文衍正在照顾朱友文,见她出现,立即迎上,掏出白玉药瓶,解释病情:‘主子一直昏昏沉沉,虽不时让他服用解药,但胸口仍偶尔出现微微赤红,只要一出现,他便痛苦万分,不断吼叫,彷佛被烈焰焚身。’见遥姬脸色异常苍白,且明显身子虚弱,忍不住问道:‘妳还好吗?’
  
  遥姬没有回答,其实是连开口说话的力气几乎都要没了。
  
  浸泡寒池一天一夜,已大伤元气,她又兼程赶路,中途不曾稍作歇息,如今完全只是凭着一股意志力硬撑。
  
  她走到昏迷的朱友文面前,从怀里掏出银柄匕首,刀尖割入肌肤,瞬间涌出的血腥味唤醒了他,朱友文猛地睁开双眼,瞳孔泛着血红,胸口那朵赤红火焰又隐隐在肌肤底下燃烧,迅速蔓延,他不住挣扎想要挣脱铁链,文衍上前欲保护遥姬,却被她扭头喝止:‘别过来!’
  
  就这么分了下神,朱友文忽伸长了颈子,一口咬住她的纤颈!
  
  ‘遥姬!’文衍惊喊。
  
  ‘别过来……让他咬……’明知只要他稍一用力,自己整个儿颈子很可能就被他咬断了,但她却丝毫无惧,苍白嘴角甚至微微噙着笑。
  
  很好,你果然是想活下去的。
  
  以寒池加强毒性的蛇毒血效力果然大增,朱友文几乎是在咬的同时便觉一股凉意由喉间入身,迅速安抚体内如火烧般燥热,于是本能地更加吸吮,寒蛇毒血不断入腹,他急促的呼吸渐渐趋缓,胸口赤红跟着退去。
  
  遥姬疼得身子不住轻微颤抖,直到朱友文终于松开嘴,头一歪又昏死过去,文衍这才急忙上前,用干净白布压住她颈间咬伤,扶着她离开密室。
  
  尽管遥姬已脚步虚浮,整个身子都倚靠在了文衍身上,仍不放心,‘你再去帮我仔细看看,他胸口赤红是否已全数消退?’
  
  文衍回头查看,‘主子胸口已无异状。’
  
  遥姬松了口气,心神一松懈,晕倒在文衍怀里。
  
  文衍唤来莫霄,将遥姬抬出去,朱友文虽已服用解药,却仍昏迷不醒。
  
  主子究竟何时能醒?
  
  众军侯已纷纷入京,今日韩勍擅闯渤王府不成,必更加起疑,其他军侯届时若见不到主子,人心定会浮动。
  
  大梁渤王,前朝皇女。
  
  当年的狼仔与星儿,可曾料想过,他们今后将会左右这乱世的命运,甚至大梁的兴亡?
  
  *
  
  大梁均王意外出现在晋国,且一直潜藏在晋王府棠兴苑内,对于这一点,晋王倒是挺淡定,坦然接受朱友贞的拜见后,望了摘星一眼。
  
  摘星上前解释:‘均王殿下于契丹时便希望能见晋王一面,言词恳切,摘星本有些犹豫,疾冲却二话不说,答应将他带回晋国。他在契丹时被摘星误伤,加上舟车劳顿,因此这段时间一直在棠兴苑休养,没有立即通报晋王,还请恕罪。’
  
  朱友贞在契丹身受重伤,宝娜带着国师前来替他治疗祈福,他便暗中恳求宝娜帮忙掩护,让他能跟着摘星等人回晋国,劝说晋王放弃攻梁。宝娜于是找来与朱友贞相貌颇为相似的少年,同样以箭伤其身,又请国师施以密蛊,少年虽醒却犹如木僵之人,眼口四肢皆不能动,让朱温暂时看不出破绽。
  
  为了掩人耳目,朱友贞随她回晋时,脸上刻意以白布包起,摘星对外一律称他是在返晋途中遇见的故人之子,脸部恰巧受了伤,便将他带回太原照料。
  
  但晋王府内大小事哪里瞒得过晋王?
  
  他早知摘星自契丹带回一名不速之客,身分高贵,也知此人一直在棠兴苑休养,但他按兵不动,想看看摘星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况且,这位贵客的来历,他已约略猜到几分。
  
  晋王点点头,摘星知道自己该回避这两人其后谈话,便找了个借口先行退下。
  
  内厅里无婢女服侍,朱友贞拿起茶壶,先替晋王斟茶,这才替自己倒了杯茶,然毕竟是被人服侍惯了,倒茶的动作有些笨拙,但晋王已知他的确诚心相待。
  
  朱温有四子,早年战死的大儿子朱友裕最得朱温宠信,个性宽厚,颇得民心,却不幸死于沙场。二子朱友珪生母为军妓,出身卑微,个性小心细微,习惯看人脸色,心胸狭窄。三子朱友文不消说,掌控大梁军武,人称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与前朝皇女马摘星有过一段纠缠。这三子皆个性鲜明,唯有四子朱友贞,年纪尚轻,性格未定,晋王对其了解不深。
  
  但今夜看着胆敢独自冒险深入虎穴的少年,晋王李存勖已看出朱友贞身上隐隐显出的锋芒,未来必是不可小觑之人物。
  
  杀机瞬间闪过晋王眼里,朱友贞又何尝不知自己一脚已踏入龙潭虎穴,但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一口喝尽杯底已凉的茶,果断站起身,一掀长袍,竟在晋王面前扑通跪下,恳求:‘朱友贞恳求晋国停止兴兵,莫再让黎民百姓饱受战乱之苦!’
  
  晋王内心摇头苦笑: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冲动又如此不切实际。
  
  就算晋国停止兴兵,朱梁又岂会轻易放过他晋国?
  
  ‘均王请起。’晋王起身,扶起朱友贞,见他面色憔悴,显是重伤尚未完全痊愈,起身时牵动伤口,强忍着未呻吟出声,不禁慈父心起,劝道:‘均王冒险进入晋国,为天下苍生着想,实令本王钦佩。但我晋国向以复兴前朝为己愿,除非朱梁愿意退位,将政权交还皇女,否则晋梁战祸,必难以避免。’
  
  朱友贞低头沈吟,只要父皇在位一天,便绝不可能双手奉出政权,除非……
  
  晋王城府深沉,见朱友贞默然思索,知他心中所想,便顺水推舟道:‘均王英雄少年,青出于蓝更胜于蓝,若真为天下苍生着想,不愿战乱延续……’语气故意停顿,但从朱友贞脸上表情,晋王已知对方明白他话中含意。
  
  朱友贞表情痛苦,内心似在天人交战,末了仍沈痛摇头,‘这等大逆不道之事,我怎么可能——’
  
  ‘均王切莫如此想,朱梁篡前朝政权,本就逆行倒施,若能归还政权,不但天下回归正统,亦能平息战乱。’见朱友贞有些动摇,再度劝诱:‘成大局者,必先舍弃私情,若为私情所困,不只自己受苦,也会牵连身边人,更有可能,是牵连整个国家。’
  
  朱友贞心中一震。
  
  晋王这番话,让他联想到三哥朱友文。
  
  晋王重新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水声沥沥,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特别清晰。
  
  ‘人言道:“虎毒不食子”,但你确信你口里喊的那位“父皇”,不会为了权力,对自己亲生儿子下手吗?’晋王说得淡然,朱友贞却犹如当场被一道雷劈中,惊愕望向晋王,‘难道……’
  
  他本就怀疑大哥朱友裕死因蹊跷,虽经摘星布局,让他与朱友文之间的误会冰释,他仍心中存疑,心中甚至暗暗责怪梁帝,为何不够谨慎,轻易让大哥战死,又让三哥背了这么久的黑锅,对他隐瞒真相。
  
  如今晋王清清淡淡一句话,便直刺他内心中最深的疑惑,他也顾不得对方是故意试探或是诱导,脱口便道:‘晋王知我大哥死因不单纯?’
  
  ‘朱温残杀功臣,我晋国早在他下手前便派出密探,试图多方接洽,劝说其投晋,过程中得知郴王朱友裕曾多次劝阻,甚至请求善待遗族,可惜朱温充耳不闻,一律采取血腥手段,肃清他自认的余孽。朱友裕高谈仁义,朱梁朝中大臣为明哲保身,自然渐渐向他靠拢,未料却引起朱温猜忌,最后痛下杀手,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不可能!’朱友贞情绪激动,‘晋王休要胡言乱语,挑拨我父子间感情!’
  
  ‘均王要认为本王挑拨离间,也无可厚非。那本王问你,朱温可是将朱友裕之死,归罪于一叛将?并指责当时马家军见死不救,使得剩余梁军被敌军围剿,近乎全灭?’
  
  朱友贞哑口无言。
  
  晋王句句属实,不,应该说,晋王所言,与他父皇所言,一模一样!
  
  但晋王怎会知道?
  
  ‘朱温有眼线内应,难道我晋国就没有吗?早有多人看不惯朱梁残暴作风,暗中投晋。邠州之役,朱温口中毒害你大哥的叛将,根本就是他亲自暗中安排!马家军见死不救,更是谎话连篇,当时马瑛戍守在光州,离邠州有数百公里之遥,远水救不了近火,何来见死不救之说?这些年来我看尽朱温所作所为,更加坚信,唯有推翻暴政,老百姓才能真正有好日子过!’
  
  ‘但……我大哥……我三哥他……’冲击过大,朱友贞一时无法接受,嘴唇蠕动着想替自己父亲辩解,心里却明白,晋王所言不会是假。
  
  朱友贞重重坐下,背脊冒出一片冷汗,细细回想,自己过去对大哥之死的疑惑,总算一一解开。大哥死后,三哥自觉亏欠,从此更是听命于父皇,原来……原来父皇刻意用大哥这条命,来绑住三哥,让他不得不对朱家卖命一辈子,甚至当起大梁的刽子手,但是……大哥的死,与三哥全然无关啊!
  
  到底是什么样的父亲,会这样残害利用自己的儿子们?
  
  而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他了?
  
  大哥、二哥、三哥……朱友贞忽然不寒而栗,他摇摇晃晃站起身,竟忘了向晋王告辞,苍白着脸离开了内厅。
  
  摘星守在外头,见朱友贞悄然离去,端着仍温热的茶水进来,替晋王斟茶。
  
  ‘均王他……还好吗?’摘星并不过问方才两人之间的谈话,只见从朱友贞的脸色看来,他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均王人尚年少,思想也许是太过天真了些,但是个善良的人。’
  
  晋王点点头,‘但善良的人,不适合在乱世生存。’
  
  更不适合在皇家求生存。
  
  不想争上位的,不是好皇子,但他们又怎么争得过最心狠手辣的那一位?
  
  眼睁睁看着自己三个哥哥如今的下场,想必朱友贞能明白,要达到他的目的,必须要先能自保,而要能自保,就必须力求上位,手握实权,而要手握实权,唯有大义灭亲。
  
  朱友贞会怎么选择?
  
  晋王心里琢磨着,不论如何,朱友贞的出现,都为今后的局势带来了转机。
  
  *
  
  棠兴苑外,月色明洁,一个人影盘坐在屋檐上,总是不轻易示弱的眼神此刻微微低垂,看着那已不复年轻的身影,走出大厅,缓缓离去,李继岌跟随在侧。
  
  他去而复返,原想趁着深夜带着摘星一块儿逃走,却见晋王带着李继岌来到棠兴苑,深怕她遭遇不测,偷偷躲在了屋檐上,正巧把所有的对话都听了进去。
  
  他抹抹眼,即使在夜色里,也不愿承认自己鼻酸了。
  
  父子俩一样的倔强。
  
  原来。
  
  原来老头是这样想他的。
  
  远远地,他瞧见史恩亲自端着个小碗走向晋王府书房。
  
  百合银耳梨子汤。
  
  史恩在书房外等着。
  
  晋王进了书房,史恩端着小碗也跟了进去。
  
  他仰头,朝着月色叹了好长一口气。
  
  这下他该怎么办?
  
  *
  
  隔日,东方天空已隐隐现出鱼肚白,晋王书房里却是一夜灯火未熄。
  
  王戎投晋,这几日正拚命说服晋王,让他率兵回头攻下泊襄,加上最近欲策画皇女登基大典,晋王个性谨慎,事事亲力亲为,已好几日夜宿书房。
  
  负责洒扫的婢女睡眼惺忪间,忽见小世子光着膀子一路直走到书房前,她再揉揉眼,竟见到他身后背着两条粗大荆条,婢女看傻了,直到小世子在书房前扑通一声跪下,她才扔下扫把赶紧去找史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