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43章 飞蛾扑火

第43章 飞蛾扑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温倾尽举国之力出兵攻晋,然泊襄之战,朱友文临战前潇洒离去,渤军虽未伤及元气,朱温却遭晋军奇袭,狼狈出逃,若非遥姬机灵,即刻班师回头救援,恐怕他不是已死在晋军箭下,便是被生擒,受尽屈辱。
  
  战败的耻辱,加上遭朱友文背叛的痛切悲愤,经此重创,朱温原本就走向老迈的躯体终于承受不住,回京路上,出现手足逆冷、莫名胸痛病状,甚至呕血,长年久患的石淋症状更加恶化,他深切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正迅速流失,如风中残烛。
  
  他夜夜恶梦缠身,总是梦见朱友文亲手拿着牙獠剑追杀其后,不论服用多少安神汤药亦无用,随身服侍的张锦,总是能在夜半听到他在恶梦中仓皇呼救。
  
  只因那是他此刻最害怕的心魔。
  
  朱友文是他一手培养,替他杀人无数,下手狠辣,如今这些手段很可能反过来用在他自己身上,要他如何不胆颤心惊?
  
  回京后,即使大批禁军看守寝殿,朱温亦夜不成眠。
  
  周遭人都清楚明白,就算平安回京,朱温短期内恐是无力亲掌朝政。
  
  但国不可一日无君,虽可择重臣监国,但朱温四子,如今还剩下一位。
  
  被贬为庶人、圈禁于皇陵内的郢王朱友珪。
  
  朱温当然也明白,要论监国,朱友珪虽不是万全人选,但却是目前唯一能用的皇子,但此人为得天下,之前的手段也是无毒不丈夫,自己真能信得过他吗?
  
  朱温回京后,过往与朱友珪交好等大臣,倒是挺沈得住气,没有急着上奏请求朱友珪代父监国,而朱友珪一听说父皇出战负伤而归,更是日夜抄写佛经,说是要为父皇祈福。
  
  朱友珪看似已完全诚心悔过,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朱温深知,朱友珪的野心不可能轻易消退。
  
  无论如何,他都得有所防备。
  
  病榻上的朱温忍不住暗暗叹息,为了这个帝位,他亲手安排杀了自己的大儿子,二儿子与三儿子反目成仇,一个被贬为庶人,一个为了马摘星,临阵脱逃,四儿子也听信奸人所言而逼宫,好好的四个儿子,如今分崩离析,值得吗?
  
  但天伦之乐原本就不可能存在于帝王之家,感叹虽感叹,朱温却明白,这是掌握权力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
  
  夜深,皇陵旁的看守茅屋里仍是灯火通明。
  
  茅屋里,身穿布衣的朱友珪在烛光下正慢条斯理抄写佛经,身后的冯庭谔仍不放弃机会劝说:‘殿下,此机万万不可失,这可是——’朱友珪打断他,‘你也不是第一个来的,我不早说过了,让你们暂时别来了?’
  
  要是被他父皇知道他暗中与这些大臣们仍有往来,岂不更惹猜忌?
  
  ‘殿下请放心,臣等都是小心翼翼,没让人发现踪迹。’话语方落,屋外忽传来一声轻笑。
  
  ‘谁?’冯庭谔大吃一惊。
  
  是名女子。
  
  朱友珪倒是从容淡定,横竖他已被贬为庶人,再糟也不过如此,况且如今朝廷正缺乏监国人选,他父皇总不会在此刻出手,徒惹是非吧?
  
  一名身影纤细的白衣女子走入,一头青丝如雪,茅屋内顿时一亮,朱友珪缓缓放下毛笔,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遥姬。
  
  冯庭谔讶然道:‘太卜遥姬?’
  
  遥姬走到朱友珪面前,竟行以跪拜大礼,冯庭谔更加愕然,不知她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朱友珪道:‘太卜大人不在宫中祭祀天地,却跑来这鬼地方,不知有何指教?’
  
  ‘既为太卜,自然顺天行事,故今夜特来参见我大梁尔后新君。’
  
  朱友珪淡淡一笑,‘我不过就是个庶人,何来新君?太卜大人若再口出妄言,想来有人不会放过您啊。’
  
  一旁冯庭谔满脸警戒,谁知这位太卜大人是不是梁帝派来的探子?
  
  遥姬却是一脸郑重,起身朝朱友珪道:‘遥姬此刻身分,不仅是太卜宫主人,更是最得陛下信任的夜煞之首——’
  
  ‘够了!什么夜煞罗煞!少装神弄鬼,妳究竟有何目的?’冯庭谔打断遥姬,心下不由焦急:他暗中带来的人马为何毫无动静?难道全被遥姬给收拾了?
  
  遥姬淡淡一笑,朝冯庭谔道:‘鬼神苍天都未必有眼,但在陛下的旨意下,夜煞可是时时刻刻,将朝中各位大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少信口雌黄!’冯庭谔压根不信。
  
  ‘冯大人,您五年前是否收受司州王氏一族白银五万两,协助王氏之子考取功名?两年前是否收受濠州刘氏名门白银七万两,为其——’
  
  冯庭谔又惊又怒,脸色一下子胀得通红,赶紧阻止遥姬:‘住口!妳、妳竟敢——’
  
  朱友珪在旁见到他的反应,知道遥姬所言不假,忍不住问:‘冯庭谔,遥姬大人所言,是否为真?’
  
  冯庭谔当下自然想否认,但他这些暗地里的勾当,这女人居然全都知晓,要是日后她效忠郢王,他要瞒也瞒不住,百般尴尬,最后面露羞愧,点了点头,再也不敢吭声。
  
  朱友珪虽心中一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看来此女所言无误,他父皇的确操控‘夜煞’这个组织,专门暗中窥探各大臣举止,手握把柄,留待日后派上用场,这一点倒是的确符合梁帝的个性,这个掌握权力的老人,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信任,更何况是那些文武大臣?
  
  ‘遥姬此后愿效忠殿下,为殿下在陛下身旁耳目。’遥姬道。
  
  朱友珪打量遥姬,心中琢磨:此女既能任夜煞之首,必是深得梁帝信赖,何以忽然前来投靠他?但再细想深一层,他便了然:她必是知晓梁帝许多不欲人知的秘密,深怕惹祸上身,或日后梁帝驾崩,不欲自己满手肮脏秘密被后人得知,必留有遗诏,将此女诛而后安——宁可错杀,绝不错放!这就是他父王向来处世手段!
  
  思考明白个中缘由后,他望向遥姬,两人眼神交会,皆已心知肚明。
  
  遥姬笑道:‘殿下果然是聪明人。遥姬可不想跟着陪葬,仍想活下来为新君犬马,竭力为大梁尽忠。’
  
  朱友珪缓缓点头,表面上明白了遥姬的意图,却未做出任何回应与承诺。
  
  他本就天性谨慎,被贬为庶人后,言行更是收敛,力求不露痕迹,遥姬究竟是敌是友,他还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目前看起来,她是打算另投明主,而她选择了他。
  
  ‘遥姬在陛下身边服侍多年,深知陛下个性,特来献上一计:三日内,无论如何,请殿下继续低调度日,并婉拒所有访客,只说因想一心抄写佛经,为陛下祈福,不愿受扰。三日后,殿下必能重返朝廷,执掌监国大位。’
  
  朱友珪一脸深思。
  
  遥姬退出后,守在茅屋旁的子神连忙跟上,‘冯大人带来的人该差不多要醒了。’
  
  遥姬点点头,离开皇陵后,才又吩咐:‘出动夜煞全力寻找渤王下落,一旦有着落,只能先让我知道,不得私自禀告陛下。’
  
  子神眼神略有疑惑,遥姬目光扫来,他乖乖不作声。
  
  主子如此吩咐,自有其道理。
  
  遥姬美艳容颜染上一层愁霜。
  
  朱友文,你必定会回来自投罗网对吧?
  
  若说大梁还有什么值得让你牵挂的,也只有你的四弟了。
  
  我只希望自己这么做,最终能够保住你一条命……
  
  *
  
  果不出遥姬所料,两日后,朱温召见他已被贬为庶人的二子朱友珪入宫。
  
  朱友珪早从冯庭谔口中得知,渤王朱友文泊襄之战,临阵脱逃,如今下落不明,均王朱友贞自契丹重伤后,成为木僵之人,仍未苏醒,梁帝如今能依靠的,只剩下他这个亲生儿子,然他有了之前的教训,刻意收敛锋芒,入宫时也依旧身着布衣,态度谦恭,一见到朱温便重重跪下磕头,涕泪纵横,责备自己不孝,好一副唱作俱佳,朱温看在眼里,表面上感动,看着朱友珪的目光深处仍藏着质疑。
  
  若不是朝中无监国人选,他的目光不会重新落在朱友珪身上,他比谁都知道,这个二儿子此刻看来虽谦卑无比,深痛悔过,但那不过是表面上,他犹记得朱友珪当初是如何暗中想除掉朱友文,其心之狠辣,与他相比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朱温叹了口气,细细述说朱友文叛逃,以及朱友贞试图逼宫的经过,朱友珪一听年纪最小的朱友贞竟企图逼宫造反,面上错愕可是不假。
  
  可真是作梦都没想过,朱友贞?那个他从未放在眼里的四弟?
  
  朱友珪当下心里即有了警惕,日后该要找机会除去朱友贞,或想办法断了他觊觎王位的念头。
  
  梁帝又是重重一叹,‘朕至今仍封锁这逆子逼宫造反的消息,以免朝政不安,但这些皇子,一个阵前叛逃,一个只想着造反,全都不顾朕的死活……’目光扫来,如雷霆电击,‘你说,朕,还能信你吗?’
  
  朱友珪只觉浑身一震,深刻领悟到眼前这看似垂垂老矣的老人,毕竟仍是一国之君,威严未失,权力紧握手中,自己在他眼里,不过只是一只随时可轻易捏死的小虫子。
  
  重重磕了三个头,朱友珪痛心道:‘父皇,这一切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先前手段激烈,泯灭人性,才让两个弟弟有样学样,步上儿臣旧路,甚至变本加厉!儿臣亦难逃责任,请父皇重重责罚!’
  
  梁帝敛去眼底疑惑,重新恢复慈父面容,感叹道:‘看来这段日子你在皇陵的确有悔悟,和以往不同了,朕甚感欣慰……’点点头,心意已决,‘你且先回郢王府,等候朕的旨意,眼下也只能将监国重任托付于你了。’
  
  朱友珪再次叩谢,朗声道:‘儿臣叩谢父皇!儿臣必戴罪立功,稳住朝局,守护大梁!’
  
  蛰伏至今,总算,让他等到了。
  
  朱友文,现在看看是谁能笑到最后、成为赢家?
  
  待他亲自监国后,第一件事便是发出大军搜捕朱友文,谅他插翅也难飞!
  
  *
  
  郢王复出,上朝监国,首要处理的第一件朝政大事,便是收拾泊襄之战后的烂摊子。泊襄战后,晋军集结,似有大举南下之意,众大臣忧心忡忡,不论是和谈还是继续出兵,只盼能有个人早日定夺。
  
  朱友珪的决策出乎众人所料,他竟主动撤守洺州以北,将所有精锐梁军,包含渤军,调入洺州固守。他打的如意算盘,是洺州地势天险,易守难攻,梁军退而守之,据险而守,表面上看似吃亏,但只要守得住洺州,朱梁边境便能不破,梁军也得以暂时歇口气,养精蓄锐。
  
  朱友珪此举,满朝文武细细思量后,无不心悦诚服。
  
  一直在旁观察的遥姬也不由暗暗讶异,这朱友珪自被圈禁皇陵后,似乎完全变了个人,表面上虽刻意保持谦恭,然城府心计之深,更甚以往。
  
  她假意投诚郢王朱友珪,一则是奉朱温密令,暗中监视回报,二则是因着自己的私心,想趁着朱友文回来自投罗网前,先替他除去郢王这个敌人,保他性命,但如今看来,她先前是小觑了朱友珪。
  
  正自思量间,太卜宫侍卫禀报,城郊崤县居民发现一白蟒,当地县尹得知太卜宫的主人喜爱白蟒,特意连夜派人献入宫里。
  
  遥姬却觉蹊跷:不过小小县尹,如何得知她特别喜爱白蟒?
  
  心中忽浮现一个人影,她连忙要人将白蟒送入,只见那只白蟒长约三尺,约两人手臂粗,蜷缩在地上,看来有气无力,没什么精神。
  
  她命侍卫退下,蹲下身子,仔细抚摸白蟒身躯,果真在蛇头后方感觉到一粗硬条状物,她立即以手捏开白蟒嘴部,另一手深入蟒蛇口中,抽出一细长铁管。
  
  ‘辛苦了。’她轻柔摸了摸白蟒的身子。
  
  做为信使的白蟒终于松了口气,立起上半身,打量这座陌生的太卜宫,然后缓缓爬向山茶花树下休息。
  
  遥姬打开小铁管,抽出里头纸卷,上头只写了两行字,龙飞凤舞,像极了张狂的他。
  
  生死同命,寒水一见。
  
  朱友文,你可终于来了!
  
  *
  
  寒水位于洛阳城郊,他终究还是回到了这里。
  
  夜里柴火燃烧正旺,他坐在火堆前,状似不经心地拨着柴火,但那人脚步声才在遥远的另一头出现,他便听见了。
  
  将柴火刻意拨得更旺,直到那双纤纤细足的主人,缓缓步到他面前。
  
  ‘我问你,’她轻启朱唇,‘你是不是刻意让马摘星知道你体有兽毒?又让她知道能利用狼毒花逼你毒发,好让你能死在她面前,让她痛快解脱?’
  
  他仰起头看着这个千丈青丝染为白霜的女人。
  
  她说的没错,这个世界上,她是最了解他的人。
  
  他的一举一动,不需任何解释,她看在眼里,自然明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问:‘妳的头发,是因为我而变成这副模样的吗?’
  
  ‘陛下命我救你,我不得不从。’她刻意撇过头,语气清冷。
  
  他沉默了一会儿,忽道:‘其实这样也很好看,挺适合妳。’
  
  她本就喜爱素白,白色山茶花、白蟒,乃至身上衣裳,无一不是,如今换上一头飘逸白发,更显脱俗,彷佛不食人间烟火,只是骨子里,仍是那股狠辣。
  
  他只是随口说出,遥姬却是心中一荡,顿觉脸颊烧热,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响应。
  
  这是他第一次称赞她的容貌。
  
  只好故意装出高傲模样掩饰,‘你就不怕我是带人来抓你的?’
  
  他却淡淡一笑,转头望向柴火,‘既然敢回来,就没打算要逃。妳身为大梁太卜,带人来抓我不也合情合理?’
  
  她故装不悦道:‘你到底为何找我?’
  
  他终于起身,走到她面前,‘妳若不现身,我不会怪妳。但若妳真的来了,代表生死同命,对妳而言,并非玩笑,我反倒有一事相求。’
  
  他讲到‘生死同命’时,她克制不了自己的心剧烈狂跳。
  
  生死同命。
  
  朱友文,你我的确生死同命,只是你会说出这句话,不过因为我俩同属夜煞,同是遭世人抛弃的遗孤,同病相怜。但对我而言,生死同命却是……
  
  遥姬垂下眼眸,悄悄回避他的目光。
  
  从认识他以来,他一直是头高傲的孤狼,对谁都不肯轻易示弱。
  
  她一直在等着,看他何时会低头、低声下气有求于她?
  
  曾想过千次万次,若他真的开口了,自己要如何好好羞辱他一番,可如今她却感受不到分毫痛快喜悦,只觉忧伤与不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