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47章 叛逃

第47章 叛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离开黔奴营后,赵六儿一脸愤愤不平,走着走着,忽回过头对疾冲与摘星喊道:‘你们居然是来营救那家伙的!早知道我就不帮你们了!’
  
  疾冲与摘星对看一眼,不解赵六儿为何如此激动。
  
  摘星安抚道:‘六儿,我们没有说实话,是不想把你卷入。’
  
  赵六儿仍旧一脸气愤。
  
  摘星对疾冲使了个眼色,要他也来说几句话,疾冲却只是来添乱:‘何必安抚这小鬼?我们没说实话,他又说实话了?这镇上到处流传渤王操控战狼的谣言,说不定这小鬼也有份!’
  
  赵六儿气呼呼走到疾冲面前,‘那又怎么样?我可没说谎,渤王他本来就是怪物!’
  
  摘星最听不得旁人喊朱友文妖怪,那是她心口上最深刻的一道伤,她正色朝赵六儿道:‘他不是怪物!是你用谣言把他变成怪物的!他并没有操控战狼杀人!’
  
  赵六儿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浑身毛都竖了起来,‘就是他命令战狼咬死我大哥的!我爹亲眼见到的!我娘还因此伤心过度,生了重病,就这么走了!是他害我爹终生为奴,害我家破人亡!’讲着讲着他眼眶不禁泛泪,这次可不是骗人。
  
  摘星见赵六儿被牵动伤心往事,蹲下身子,语气放软,‘六儿,我知道你恨他,他也确实把你们家害得如此凄惨,但也不能因此编造谣言害人。’想起过往,她语气中带着一丝悔恨,‘我曾为了保护一个人,编造不实谣言,但最后,这谣言非但没有保护成他,反而伤害了他与许许多多无辜的生命!’
  
  当年若不是她自以为聪明,编造狼怪流言,惹得有心人利用,嫁祸狼仔,又怎会害得他也是家破人亡,甚至差点死于非命?
  
  但赵六儿不懂这些,他只知道自己今日会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都是因为朱友文那个十恶不赦的家伙!况且他散播出去的谣言也有七、八分真,他大哥的确就是被朱友文的战狼咬死的!
  
  ‘我不想再见到你们!’赵六儿将手伸进怀里想掏出钱袋扔还给他们,但这钱也是他卖命赚来的,说还就还真有些舍不得,不禁有些犹豫。
  
  只听摘星又道:‘六儿,也许你不信,但谣言是会杀人的!我不想你铸成大错,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赵六儿一听,怒火更盛,‘我就是希望渤王早点死!’语毕头也不回地离去,钱也不还了!
  
  摘星想追上去,疾冲却拦下她,摇了摇头,‘让他去吧,反正我们的目的已达到了。’
  
  摘星无奈,‘我完全知道赵六儿的感受,但再恨一个人,也不该造谣诬陷。人言可畏之处,是你不知道最后究竟有多少人会因此受到牵连,甚至丧命……’
  
  疾冲安慰道:‘那小子的心结,也不是我们能解得了的。我们该担心的,还是这三日内,他会不会回心转意,答应与我们连手。’
  
  摘星点点头,‘也是。三日后,若还等不到他的答复,我们便即刻启程返晋,此处不宜久留。’
  
  *
  
  隔日一大清早,黔奴营里便出现一幕惨绝人寰的可怖景象。
  
  只见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倒在矿坑前,整个身子像被野兽撕扯抓咬过,惨不忍睹,四肢更是险些被咬断,面容狰狞,可见死前遭受到极大的痛苦。
  
  一胆大的战奴前去探看后,忽失声大叫:‘是李强!’
  
  赵久等特别照顾李强的战奴们连忙围上,见到李强尸首惨状,无不骇然色变,张远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看这尸首被撕裂啃咬的惨状,分别是被猛兽袭击,可这黔奴营内守卫严谨,怎可能有野兽出没?念头一转,近日甚嚣尘上的传言跳入脑海,难道传言是真的?朱友文真能操纵狼怪?是了!一定是他干的好事!朱友文不甘被李强牵连而受责难,因而操控战狼杀死了李强!
  
  张远激动奔到古腾面前,跪下请求:‘司狱大人,请您一定要替李强讨回公道!别让他死不瞑目啊!’
  
  古腾装模作样道:‘不用你说,此事非同小可,我一定严查,绝不通融!’随即又命令官兵:‘去把朱友文那家伙带来!’
  
  郢王殿下的计谋看来是成功了。
  
  古腾昨夜里暗中派人杀死李强,将尸体拉出黔奴营,放任野狗撕咬,再趁天亮前运回,扔在矿坑前,近来渤王操控战狼杀人的流言正传得沸沸扬扬,只要稍加联想便会怪罪到朱友文头上,届时便可让群情激愤的战奴们‘失手’亲手杀了他们眼里的怪物!
  
  朱友文被带到矿坑前,李强遗体已覆上了白布,张远一见他便激愤填膺,冲上前狠狠朝他腹部就是一拳,‘你这怪物!既然并非真心想帮李强,又何必强出头?还在夜里如此残忍杀死他?’
  
  赵久上前制止,‘你冷静点,事情还没查明。’
  
  张远推开赵久,‘还查什么?不是他干的,还会有谁?赵护军,你大儿子不也是被战狼咬死的?’
  
  朱友文上前想掀开白布,张远冲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其他战奴也群起围之一阵痛打,朱友文毫不反抗,很快就被打倒在地,满身是血,赵久看不下去,上前挡在他面前,喊道:‘住手!大家都住手!我儿子被战狼咬死,其实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渤王!’
  
  众人一愣,挥舞到一半的拳脚纷纷停下。
  
  赵久道:‘确实,我儿子是被他豢养的战狼咬死,但那是因为我儿子对渤王军令不满,便拿战狼出气,想用弓箭射杀,战狼发狂冲出牢笼,才将他咬死的……’
  
  大儿子被战狼活活咬死,赵久曾因此憎恨朱友文,可这几日短短相处,他很快发现朱友文并非真如传言那般残虐不仁,李强之死也颇有蹊跷,为何昨夜发生那么大的事儿,官兵却完全没发现?
  
  张远道:‘你儿子会死,或许与这家伙无关,但李强一定是被他害死的!这可怖的怪物,今天就非要他以命偿还!’语毕继续对朱友文拳打脚踢,其他战奴也跟着继续施暴,赵久见一旁官兵完全不阻止,更觉朱友文是被冤枉,他挡在朱友文面前想阻止众人,却是寡不敌众。
  
  ‘朱友文,你认不认罪?’在一旁欣赏好戏的古腾高声问道。
  
  即使他否认,那些被谣言蒙蔽的愚昧奴隶也不会停手,他本来还安排官兵们装作‘不小心’将武器掉落在附近,好让那些奴隶们能‘不小心’杀了朱友文,但朱友文丝毫不反抗,宁愿被活活打死,倒是省了他一番功夫。
  
  朱友文吐了一口血,朗声道:‘是我干的!’
  
  古腾略微一愣:他竟如此轻易认罪?
  
  ‘你承认是你干的了?’古腾抬手,官兵们立即上前架开那些奴隶。
  
  朱友文抹去嘴边鲜血,摇摇晃晃站起,‘没错,是我干的!杀了我吧!’
  
  他心中明白,只要自己仍活着一天,朱友珪便不会放过他,在他身边的人亦会不断受到殃及,死于非命,既然朱友珪要他死,那他就遂其所愿,反正他就是个怪物,这世上只要少了他,就不会再有祸端与灾难!
  
  古腾正要下令处死朱友文,一稚嫩童声忽喊道:‘强叔不是他杀的!’
  
  ‘六儿?’赵久讶然。
  
  赵六儿不知何时混进了黔奴营,躲过了官兵的视线,一路眼眶含泪地奔到赵久面前,指着古腾哽咽道:‘是我亲眼瞧见的!强叔是他害死的,他们昨夜把强叔尸首拉至黔奴营外,扔在荒郊野地,引来野狗,糟蹋强叔,再趁天亮前运回去,想要嫁祸渤王!’
  
  众人顿时愣住,李强竟是古腾蓄意害死以嫁祸渤王?
  
  古腾见事机败露,忙道:‘哪来的无知小儿,胡说八道!来人,把这兔崽子抓起来!’
  
  赵久眼睁睁看着赵六儿被官兵拉走,焦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却不敢出口相认,免得更加连累这孩子。
  
  ‘我说的都是实话!’赵六儿仍不甘地嚷着,‘我是恨渤王!他的确害得我家破人亡,但他不是怪物!他没有操控战狼杀害强叔!’他是痛恨朱友文,但他更痛恨用这种卑劣手段嫁祸于人的古腾!同时赵六儿也感到深深内疚,若说古腾是为了要坐实渤王能操控战狼的谣言,暗中以如此残忍手段杀害强叔,那他收了钱帮忙作戏散布谣言,不等于也是间接害死了强叔?
  
  赵六儿这般冒死澄清事实,让朱友文深感震撼,他一直望着那个挣扎得面红耳赤的孩子,这孩子说恨他,但却愿意证明他的清白,告诉所有人,他朱友文并不是怪物!
  
  星儿说过,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坏人。
  
  狼仔,你愿意相信人类吗?
  
  她曾如此问过他。
  
  他曾在她身上付出信任,却惨遭背叛,尽管八年后得知那不过是一场误会,却仍让他的心就此冰封,成为大梁皇子后,他眼里只有忠心,再无信任。可今日他失去了一切,被贬为奴,连畜生都不如,却有一个孩子愿意站出来,冒着生命危险告诉所有人,他朱友文不是怪物!没有杀人!
  
  古腾怕赵六儿继续胡言乱语,命人拿刀来,想当场处决掉这孩子,朱友文立即上前,推开赵六儿身旁的官兵,挡在他面前,朗声道:‘人是我杀的,与这孩子无关!要杀,就杀我!’
  
  古腾冷笑,‘死到临头还想当英雄?’
  
  ‘我这不是成全你这狗奴才和你背后那位主子吗?’朱友文虽是罪奴,兼之浑身狼狈,往那儿一站却是不怒自威,隐隐一股霸气,古腾被他夹枪带棍嘲讽一番,却也不敢回嘴,只得恨恨道:‘来人!把这小鬼押到牢里!’接着转头对仍一脸不敢置信的战奴道:‘只要你们杀了这怪物,我就放了这小鬼!’事到如今,古腾也懒得再演戏了,直接摆明他就是希望借着这些战奴的手,让朱友文死在这黔奴营里。
  
  战奴们面面相觑,古腾命人扔下几把刀,便冷笑着率人离去。
  
  张远抢先一步捡起一把刀,赵久却是犹豫。
  
  张远朝赵久道:‘赵护军,你还在犹豫什么?一刀杀了这怪物不就了事了?难道你不想救六儿了?’
  
  赵久回道:‘六儿当然要救,但也不能胡乱杀人啊!李强不是他杀的,更何况,他还挺身而出想救六儿,我若杀了他,那和古腾那些人有何区别?’
  
  朱友文听了赵久这番话,心里开始默默思量。
  
  张远拿着刀,回身问其他人:‘你们呢?你们也不想杀这怪物?’
  
  打从朱友文进黔奴营的那一刻起,这些战奴莫不想借机报仇,可如今良机来了,却是人人犹疑不决,原来从头到尾,古腾都在演戏,刻意挑起他们对朱友文的恨意,想借刀杀人,利用他们除去此人,几个稍微脑袋冷静的,都猜到了后果:他们若杀了朱友文,上头怪罪下来,古腾只会把他们推出去当炮灰,一样没命!而且死得更快!
  
  赵久更是对张远坦白:‘你再笨也该看得出来,古腾不过是想借刀杀人。等他死了,我们也没利用价值了,还活得了吗?六儿又能活得了吗?进了这黔奴营,就只是别人利用的棋子,终归逃不过死……’
  
  张远沉默了。
  
  就在这群人束手无策,为自己感到可悲时,朱友文走到他们面前,低声道:‘你们愿不愿意赌一把?信我一次,把那小鬼救出来?’
  
  *
  
  ‘你有什么好办法?’赵久压低声音。
  
  战奴们已都回到了囚房,聚集在一起,想知道朱友文如何能救出赵六儿。
  
  ‘黔奴营看守官兵人数众多,我们又手无寸铁,但我们可偷火药,炸毁黔奴营,便能救出赵六儿,顺带一起逃出此处!’朱友文道。
  
  战奴们一听能逃出这黔奴营,不禁个个面露喜色,他们都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要老死在此,没想到如今能有机会脱离苦海,但张远却讪笑道:‘还真是好办法!火药可是古腾亲自保管,要如何去偷?我们连这间房都出不去了!’
  
  赵久也道:‘就算成功偷到了火药,我们也顺利逃了出去,但能逃到哪里去?’他们个个都是朝廷登记有案的罪犯,一旦逃了,必会有大量官兵追捕,逃亡没有止境。
  
  ‘我们可以去晋国!’朱友文语出惊人。
  
  赵久更是毫不掩饰讶异:‘你要投晋?’
  
  张远嗤笑:‘不愧是渤王啊,连背叛朱梁投晋这种事都干得出来!我们若真信他,不是自找死路吗?’
  
  ‘若脱逃失败,你们就当场杀了我,保住那小鬼!’朱友文用脚将地上一把刀踢向张远。
  
  张远伸手接住,仍是一脸不信。
  
  由朱友文口中听到‘投晋’二字,一座皆惊,但细细一想,他们在朱梁已无容身之处,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想要继续生存下去,不再忍受躲躲藏藏的窝囊,的确唯有投晋这个选择。
  
  张远还欲发作,赵久伸手制止,‘不必说了,我信他!’
  
  ‘赵护军!’张远跺脚。
  
  ‘若渤王真想投晋,泊襄之战后,大可归附晋国,又何苦回到这里,沦为奴隶?’赵久道。‘他是为了我们的后路,才带着我们投晋的。’
  
  此话一出,其他战奴们纷纷觉得有理,一个个附和,愿意相信朱友文,张远气得用力将刀扔在地上,转头走出囚房。
  
  ‘张远,你去哪?’赵久喊。
  
  ‘去撒尿!’
  
  然张远离开囚房后,却是直奔古腾营房。
  
  这群人都傻了吗?朱友文不过三言两语就骗得了他们的信任?
  
  但他可不傻!
  
  *
  
  ‘想偷火药炸毁黔奴营?’
  
  张远第一时间就向古腾举报朱友文的计谋,回道:‘是的,渤王准备联合其他战奴,偷火药后,炸毁黔奴营逃走!’
  
  古腾哈哈大笑,‘笑话,简直是痴人说梦!火药可是我亲自监管,他们有何能耐偷走?’
  
  ‘那是当然,小的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才特来给您通风报信。’张远陪笑着,眼珠子却不住打量营房内。
  
  古腾待还要详问,营房外忽听闻有人大喊:‘张远!你怎地撒尿撒这么久?是不是跑来告密了?给我滚出来!’
  
  张远脸色一变,古腾起身,指着张远,‘你给我在这待着躲好,我出去看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