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51章 自焚

第51章 自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友文并未忘记与朱温的十日之约。
  
  十日之后,回到朱梁京城,暗杀郢王,将其党羽斩草除根。
  
  深夜,大多数人都已歇息,他在营账内磨着一把剑。
  
  牙獠剑已被他所弃,本以为此生不会再用到利剑伤人,却没想到,还有这最后一回。
  
  举剑的手忽然颤抖,险些握不住剑,忙以另只手紧紧握住,不让剑落地。
  
  不用看也知道,胸口那朵火焰已然再次绽放,烈焰焚身的痛苦,他只能咬牙忍耐,豆大汗珠从额头上不断滴落。
  
  他努力调匀呼吸,试图克制兽毒,一丝寒风由帐门边灌入,紧接着一抹白影从他眼前滑过,他不加多想立时举剑反击,当的一声,硬兵器相接,激起细微火花,雪白发丝一闪,接着素白衣袖如蛇般卷上他的手臂,他只觉手臂被某种尖锐物体轻轻一划,那白影便迅速退去。
  
  遥姬举起匕首,就着烛火,清楚见到上头是触目惊心的黑血!
  
  ‘你身上何时出现的黑血?’遥姬脸色大变。
  
  要知兽毒侵心、鲜血化黑已是病入膏肓,就算服用她体内蛇毒血也药石罔效。
  
  ‘你既中狼毒花之毒,为何闷声不吭?难道……难道她不知道?’遥姬难得激动。
  
  朱友文却淡淡一笑。
  
  ‘兽毒发作,一次比一次剧烈,最后必然反噬,妳我都清楚,又何需大惊小怪?妳特地来见我,可是父皇那儿出了变故?’
  
  遥姬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闲情逸致关心别人?是我担心郢王毒箭伤你,才特地来一趟,谁知……’她紧咬下唇,满心痛悔。
  
  毕竟还是来得太迟了。
  
  朱友文却不在意道:‘我本还担忧这身子是否能撑到刺杀郢王,但既然妳来了,以妳的能耐,即使以毒攻毒,助我多挺过几天,应非难事?’
  
  见他如此不珍惜自己性命,遥姬再也难以压抑情绪,怒道:‘你要强压兽毒,甚至不惜饮鸩止渴,就为了去对付郢王?’
  
  ‘遥姬,我必须这么做。’
  
  ‘不!你不明白!你根本不明白!’遥姬扔下匕首,双肩颤抖。
  
  她辛苦用尽一切手段,为的就是保住他的命,但他却如此轻贱自己的性命!
  
  朱友文,若你终究死去,我遥姬的一切努力岂不都是白费?
  
  ‘遥姬,这是我最后一个请求。’朱友文语重心长。
  
  遥姬背转过身子,强自压抑情绪,颤声道:‘马摘星知道吗?’
  
  朱友文摇头,‘她不需要知道。行刺郢王后,我自会消失于世。’
  
  遥姬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
  
  ‘好。’
  
  遥姬俯身拾起匕首,在自己手腕上一划,蛇毒血涌出。
  
  朱友文微愣,他知蛇毒血乃他体内兽毒解药,却是第一次见到遥姬自残,只为救他。
  
  原来一次又一次,当他在生死边缘徘徊时,她都是这么救他的吗?
  
  ‘遥姬……’
  
  他朝她走来,忽然全身力气尽失,整个人往前栽倒,她早有预料,上前抱住,但对遥姬而言,他身子实在沉重,两人双双滑倒于地,她宁愿雪白衣裳染上尘埃,也要以身护他,不让他在自己手里受到任何伤害。
  
  搂着他温热身子,泪水便禁不住落下。
  
  为何要这么傻?为何总是为别人而活?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重得朱温信任,却又为了马摘星而身中狼毒花,引发兽毒再次侵心,这次连血液也被兽毒侵蚀,只怕来日已无多。
  
  抚摸着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脸庞,看了千千万万次,依旧不舍。
  
  不能了,这一回,她不能再听他的话了。
  
  朱友文,若你真的死期不远,那么我只希望,你走的时候,没有遗憾。
  
  *
  
  难以入眠的夜晚,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遥姬无声而入,摘星虽感到讶异,却冷静以待,未惊动任何人。
  
  遥姬出现,必与朱友文有关,既然他信任她,那么此刻她便不是敌人。
  
  ‘妳特地前来,是为了他体内兽毒吗?’摘星问。
  
  ‘看来妳不蠢。’遥姬轻笑,似乎依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以妳能耐,自然有办法救治他,对吧?’
  
  遥姬不语,只是凝视着她,凝视着这个拥有朱友文所有感情的女人。
  
  遥姬的神情让摘星感到深深不安,‘难道他……’
  
  若连遥姬都束手无策,那……
  
  ‘我与他生死同命,凡是他心中所想,我皆无悔成全,但唯独这次例外。’遥姬朝她逼近,‘马摘星,我宁愿他日后恨我,也要让妳知道,他会体有兽毒,追根究底,都是因为妳!’
  
  宛如被晴天一道霹雳劈中,摘星愕然,久久无法言语。
  
  只听遥姬含泪续道:‘当年妳让他万念俱灰,他才会舍弃一切,包括求生希望,步入黑潭,承受削骨蚀肉之痛,藉以重生,但兽毒从此入身,无法拔除,多年来他克制忍耐,加上我体内蛇毒血,勉强活到今日,但他替妳挡下的那几箭,终让他体内兽毒溃堤,血色一旦变为墨黑,连我蛇毒血都已无用,他最多只余一个多月性命!’
  
  摘星不敢置信。
  
  她不知道!
  
  她从来都不知道!
  
  害得他一生被兽毒折磨甚至致死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她!
  
  脑袋一片混乱,身子剧烈颤抖,她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认为他所遭遇的一切,皆是咎由自取,却不知她自己才是当年推他摔入炼狱的真正凶手!
  
  狼仔,为何你从来都不说?
  
  为何你明知是我害你至此,你仍愿意用尽一切保护我,不愿让我受到一丝伤害?
  
  你明明是那么在意我,我却那么自私,一昧恨着你,不愿让你赎罪……
  
  摘星忽一阵失神,身子一晃,险些站不稳。
  
  遥姬只是冷冷道:‘如今妳知道难过了?知道他为妳付出了多少了?’
  
  ‘遥姬!求妳救救他!妳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她双膝一跪,抱住遥姬双腿,毫无尊严地乞求。
  
  她愿意付出一切,只要他能活下来!
  
  遥姬却只是推开她,沈痛摇头,‘太迟了……’
  
  ‘不,不要这么说……求求妳……’她拚命摇头,不愿相信,泪已如雨下。
  
  她与她,都是肝肠寸断。
  
  ‘我已无力救他,所以我要他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不再有遗憾。’遥姬对摘星道:‘马摘星,而妳是这世上,唯一能办到的人。’
  
  ‘遥姬……’
  
  遥姬苦笑,‘我与他,虽是生死同命,却非生死同心。’她退后一步,扶起马摘星,看着这个她曾经痛恨的女人,‘马摘星,妳要知道,我这一生从未求过别人,但此刻我求你,在他有限的日子里,好好陪着他、好好照顾他,他的心受过太多伤,我只希望他能快乐,哪怕只有短短一个月也好……’她不是那么大度的女人,但为了他最后这短短一个月的幸福,她愿意放手,把他交给马摘星。
  
  遥姬转身欲离,摘星抹去眼泪唤住她:‘遥姬!’欲言又止,终于坦白,‘其实有时候我会忌妒妳,因为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是妳陪在他身边。’
  
  遥姬停下脚步,‘他已不是我的渤王了。’
  
  马摘星,他是妳追寻了一辈子的狼仔。
  
  ‘遥姬,这世上最懂他的人,也许是妳。’
  
  那雪白的纤瘦身影微微侧过脸,似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无言离去。
  
  *
  
  婉转鸟鸣声令他有种熟悉的错觉,彷佛回到了狼狩山。
  
  缓缓睁开眼,只觉自己躺在木床上,窗外隐约有人影走动,脚步轻快。
  
  他坐起身,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回到了太原城外的小村里,桌上摆着热粥与几道小菜。
  
  平静祥和,彷佛到了另一个世界。
  
  自己是怎么回到这儿的?
  
  走出屋外,只见阳光灿烂,一对蝴蝶翩翩飞来,是初春的季节了。
  
  有人在替他晒着被子,他走过去,摘星听见脚步声,从被子后探出来头,‘你醒啦?桌上有早膳,快趁热吃了。’脚步一移,拿起木桶里其他已洗好的衣物,一一挂起。
  
  朱友文满心疑惑,‘妳怎会在此?其他人呢?’
  
  ‘以后我就住在这里照顾你了。’摘星回道。
  
  她如今已与疾冲解除婚约,不再是川王妃,与他相处自然不再引人争议,可他自知来日无多,不愿她知道真相,只得狠心道:‘你回去晋王府吧!我不需要妳的同情和照顾!’
  
  她放下手上衣物,叹了口气,‘我要照顾的不只你的身子,还有你的心。’
  
  朱友文一愣,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可知,在我心里,最想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吗?’她看着天空,喃喃。
  
  他的目光变得柔和,参杂着一些哀伤。
  
  他当然知道。
  
  他一直都知道。
  
  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良人常相伴,粗茶配淡饭,最简单的日子,却是最幸福的滋味。
  
  可他给不起。
  
  ‘你一直都明白的,不是吗?’她微笑望着他,‘我一直就想和狼仔,在狼狩山上,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我们一起晾干洗好的衣服,狼仔力气大,先帮我拧干了,我再一件件挂好,别让衣服皱了。’她又开始挂起刚洗好的衣物。
  
  朱友文默默走上前,替她先将衣服拧干。
  
  ‘还有,我会天天做饭给他吃,每餐都有他最爱的肉包子。’她抱起木桶,慢慢走回屋内。
  
  朱友文听她娓娓道来梦想中的生活,望着她的背影,胸口酸麻,说不出的难受。
  
  星儿,可是狼仔很快就不在这世上了。
  
  妳会难过吗?妳会想念他吗?
  
  ‘倘若有天狼仔不在了呢?’他终于问出口,犹豫着是否该告诉她真相。
  
  知道了,她会痛苦,可也就不会继续抱着这虚假的奢想过一生了。
  
  她脚步一顿,回过头,眼眶含泪,‘狼仔若不在了,我依旧想过着这样的日子。我还是会洗他的衣服、替他晾衣服。做饭的时候,我也会多留副碗筷,给他留个肉包子,告诉自己,狼仔还是和我在一起……’
  
  朱友文心中歉疚难舍,走上前握住她的手。
  
  ‘这些事,我不想再也没机会做了。’泪水噗簌簌而下,她哽咽道:‘遥姬都告诉我了。’
  
  他心内微微一惊,又听她道:‘那日你兽毒攻心,昏迷了两天两夜,我一直守在你身边,就怕你醒不过来,就怕我再也过不到我想过的日子……’
  
  他心疼地将她搂入怀中安慰:‘别怕,妳想过什么样的日子,我都陪妳。陪妳洗衣晾衣上千件都不成问题,陪妳吃饭吃到妳不想吃为止。’他努力让自己听来轻松惬意,眼眶却也红了。
  
  ‘我们不要再推开彼此了,好不好?’她抬起头,泪眼婆娑。
  
  他们已经错过太多、太多。
  
  他轻轻将额头靠在她的前额上,四目相对,都是热泪盈眶。
  
  不会了。
  
  再也不会推开了。
  
  轻颤的唇轻轻贴上,再也不去想,他们剩下的时间,其实根本不到一个月……
  
  *
  
  摘星在厨房里忙乎着,她下起厨来虽有模有样,但菜切得歪七扭八,鱼煎得支离破碎,就连那锅饭都还是赵六儿看不下去,帮她煮上的。
  
  午膳端上了桌,色香味样样不俱,摘星略感尴尬,朱友文却是夹起筷子就吃,先将鱼肉煎焦的部份吃掉,她连忙阻止,‘等等,先把刺挑掉!’
  
  他专心挑刺,挑完刺的鱼肉却是放到了她碗里,她看着他的体贴,心头一阵甜蜜。
  
  ‘以前只会和我抢食物的狼仔,何时变得如此体贴了?’她取笑道。
  
  ‘还不快吃。’他一脸正经。
  
  知他是不好意思了,她笑着夹起鱼肉入口,神色一变,看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他,勉为其难吞下口。
  
  她不禁担心他是不是味觉坏了,食不知味?
  
  这鱼半焦半生,又咸又甜,他是怎么吃下肚的?
  
  见他吃得认真,一口一口将她亲手做的菜肴全吞下肚,她又是惭愧又是暗喜,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在意。
  
  自己真该好好学习厨艺的。
  
  见他嘴角旁沾了块鱼肉,本想用手抹去,心念一动,凑过头去在他唇角旁吻了一下。
  
  小屋门口忽传来东西掉落声,两人双双转过头,只见赵六儿两手遮着眼,满脸通红,尴尬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只是替摘星姊送东西来,你们就当我没来过……’说完后边蒙着眼边后退,转身就跑。
  
  摘星赶紧上前拿起赵六儿掉落的麻袋,里头装的是面粉与白糖。
  
  ‘要六儿送什么来着?’他探过头问。
  
  ‘暂且不告诉你,晚上你就知道了!’她藏起麻袋卖关子。
  
  *
  
  用完午膳,两人到城外近郊山林悠闲散步。
  
  严冬已过,正是初春乍暖还寒时,林间虽仍有积雪覆盖,但掩不住绿意由白雪中挣扎探头,满是生机。
  
  几只迫不急待已羽化的彩蝶双双飞舞,丝毫不畏寒冷,见到有人来了,飞来围绕,纠缠着两人嘴里吐出的暖暖白雾。
  
  她抓起一把落叶,往天际一洒,落叶被微风卷起打了几个旋儿后,缓缓飘落。
  
  听蝶,观风。
  
  两人紧紧牵着手,他怕她冷,将自己身上外衣解了下来,披挂在她身上。
  
  这样的宁静与幸福,是从前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一年就要过了。’摘星忍不住叹道。
  
  八年前历经误会而分开,再次相遇后,短短一年,历经了多少磨难,相爱相恨,数次生死相交,痛到恨不得就此死去,回首过往,她庆幸自己终究坚强走了过来,才能在此刻牵着他的手,漫步山林,虽然此处不是狼狩山,亦无女萝湖,更无他的狼兄弟,但他在。
  
  她要的也不过就如此。
  
  *
  
  下山回到小村,她钻进厨房与那堆面粉白糖奋斗,他想帮忙,却被她推了出去,不准他偷看。
  
  他无奈,只得离开小屋,不一会儿又回来,乖乖坐在桌前等着。
  
  面团油煎的甜香味飘来,看来她虽厨艺不精,做甜点倒是挺拿手的。
  
  朱友文默默看着手里的那条红线。
  
  摘星果然端了一盘巧果出来,放在他面前,柔声道:‘早就想再做一次给你吃了,就当提前过七夕吧。’
  
  距离七夕还有大半年,可他已等不到了。
  
  见她泫然欲泣,他忙拿起巧果,试着逗她笑:‘这次总算是妳亲手端上,不是让人借花献佛。’指的自然是当时宝娜骄纵,非要将摘星下厨亲作的巧果当成自己的手艺,献给渤王。
  
  她收拾心情,跟着笑道,‘还不只宝娜呢,我们的渤王大人,可是处处留情!’
  
  ‘我没有。’他郑重反驳。
  
  ‘胡说,遥姬长得那么美艳,你们俩从小一块儿长大,我不信你们之间毫无感觉。’
  
  他有些急了,‘真的没有!夜煞训练艰苦异于常人,我哪有这样的心思?’
  
  ‘我不信。难道你真连一丝丝遐想都没有?’
  
  ‘没有。’他一脸正经,只差没指天发誓。
  
  ‘那魏州城的舞娘绿芙姑娘呢?’
  
  他愣住,‘亏妳好记性,我早忘了这人。’
  
  她佯装不悦,哼了声,‘不知是谁亲口说过,“那绿芙姑娘何等娇媚动人,取悦本王……”’
  
  他放声大笑,她娇嗔捶了他几拳,‘讲到绿芙姑娘就笑得这么开心!’
  
  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深深吻下。
  
  傻星儿,从头到尾,我心里始终只有妳一人,何必与其他女子争风吃醋?
  
  直吻到她轻声娇喘,他感到身子莫名躁动,这才缓缓放开。
  
  他笑她,‘别光顾着说我,妳自己呢?先不说疾冲,还有那通州少主……’
  
  思绪一下子回到再次相遇的那一刻,但当初那纷杂无解的迷惘、质疑、愤怒与悲伤,如今回想起来已能一笑置之。
  
  她推开他,气呼呼起身,‘你明知道我一直对你——’他打断她,‘我知道,妳甚至在奎州连退数十位求亲者,都是为了我。’
  
  ‘你少自以为是!’
  
  被说中了心事,反而口是心非,不愿承认了。
  
  又爱吃醋又爱闹脾气,可为何在他眼里依旧如此惹人怜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