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狼殿下 > 第53章 结尾——萍踪

第53章 结尾——萍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年后。
  
  天下大势终定。
  
  其间中原群雄相争,边疆契丹虎视眈眈,幸得宝娜极力牵制,两年来勉强相安无事,直至晋王统一中原,战乱终于不再,天下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这日,奎州城郊外,狼狩山上,一名男子骑着马,缓缓独行。
  
  这明明是大白天的,山里却透着一股阴森气息,不久后甚至涌起浓雾,很快便见不着前路,原本悦耳的虫鸣鸟叫也顿时消失。
  
  男子嗅了嗅,嘴角微扬。
  
  忽地一声响亮狼嚎破空而出,马儿受惊,往后退了几步,踩到了一条麻绳,瞬间四周树上铃声大作,扰乱心神,马儿更加惊慌,开始不安嘶鸣踢腿。
  
  男子正试图安抚马儿,这时一道黑影从浓雾中窜出,直往他扑来,那黑影乍看之下竟是人身狼首,模样可怖,男子在马背上却不闪不躲,只说了句:‘这该不会是要谋杀亲夫吧?’
  
  那黑影顿时停下,接着掀开了脸上的面具,露出底下娇俏容颜。
  
  ‘疾冲!’她欣喜喊道。
  
  ‘正是在下。’疾冲跳下马,四周打量了下,‘妳这儿倒是布置得挺像回事的,又是迷香又是浓雾,还挂了那么多铃铛,难怪奎州城内居民说起狼怪重现狼狩山,个个讲得绘声绘影,连我都差点信了。’
  
  摘星无奈笑道:‘只想清静度日,不欲有人打扰,便想出了这个法子。’
  
  两只野狼忽从林中窜出,一左一右立在摘星两旁,目光警戒。
  
  疾冲莞尔:‘瞧妳,连左右护法都有了!’
  
  ‘牠们是狼仔的兄弟。我本来还怕牠们认不得我了,但——’
  
  ‘但狼这种动物,绝不会忘记别人的恩惠。妳救过牠们,牠们一辈子都记得。’疾冲替她接下去。
  
  摘星轻轻点了点头,随即问道:‘怎么有这闲工夫到这儿来?晋王此刻应该正需要你的协助。’
  
  疾冲一脸蛮不在乎,‘有我大哥在就行了。我是坐不住的人,想妳了,就来看看妳。’
  
  摘星一笑,‘既要叙旧,就别站着了,来舍下喝杯茶水吧。’
  
  *
  
  那是一间简陋的小木屋,炊烟袅袅,就位在女萝湖旁,屋前还有一小药草园子,一旁阳光充足处则晒着两床棉被。
  
  疾冲走进去,见屋内一张小桌上已摆好了两副碗筷,还有一盘肉包子。
  
  原以为还有旁人,却见她进屋后便忙着张罗着烧水,再无人出来打招呼,疾冲心下了然,也不欲说破。
  
  热茶端上,只是以晒干的薄荷叶兑上热水,薄荷清香扑鼻,疾冲喝了口润润喉,瞄了那盘肉包,随口问道:‘妳自己包的?何时变得这么贤慧了?’说完便不客气地抓起一个肉包塞入嘴里,瞬间表情微妙。
  
  他慢慢一口一口将那肉包吃下肚,接着连灌了两杯薄荷茶。
  
  摘星倒是不以为意,老实道:‘没想到你会来,我的厨艺一直没怎么精进。’
  
  反正,那人从来不介意她的厨艺如何。
  
  又或者是因为,即使桌上一直备着两副碗筷,然她总是独自用膳,食不知味。
  
  她伸手取过茶壶,替疾冲添茶水,他忽道:‘这次来找妳,也是想告诉妳一件事。’
  
  摘星手一抖,茶水溅出大半。
  
  ‘你找到她了吗?’她难掩激动。
  
  疾冲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
  
  她心中燃起的希望再度熄灭,颓然垂下了目光。
  
  两人默默无语,直至疾冲再度打破沉默:‘还记得两年前那一夜吗?’
  
  她怎可能忘记?
  
  两年前洛阳一役,亲眼目睹他死在自己怀里后,她悲痛欲绝,陪着他的冰冷遗体整整三天三夜不舍下葬,之后伤重的遥姬忽然现身,要将他尸身带走。
  
  当时疾冲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遥姬却冷冷道:‘马摘星,他生前最后一个月,我让他做回妳的狼仔,如今他已死,我来向你讨回他的尸身,并不为过吧?’
  
  疾冲原本以为摘星绝不会让遥姬就这么带走他,可出乎意料的是,摘星居然同意了。
  
  ‘我就想不透了,第一,妳怎舍得让遥姬带走他?第二,我记得妳提过,既入夜煞,生死同命。可遥姬没有寻短,而是前来讨回他的尸身,妳不觉得有些古怪吗?’疾冲问。
  
  摘星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小指,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疾冲眼尖,发现她的小指上缠着一圈红线。
  
  ‘我没那么笨,况且从妳方才反应,想必妳也曾试图找过她,却一无所获,是吗?’他问。
  
  摘星难掩落寞地点了点头。
  
  ‘当时遥姬是否私底下和妳说了什么?’疾冲问。
  
  摘星摇摇头,‘没有,她什么都没说。但一如你心中所想,遥姬特地前来要求带走他,其中确是有古怪,当时我便猜想,也许她有办法能救他,只是无甚把握,不欲先把话说死。’
  
  朱友文当时兽毒侵心加上伤重,确实心脉已停,已无生命迹象,但遥姬多次在他生命垂危之际出手相助,她体内蛇毒血更是兽毒解方,或许她早已设下能护他性命的机关,但这一切,也不过是摘星自己的臆测。
  
  遥姬临走前,她不是没想过要问清楚,但遥姬坚决不答。
  
  她推测遥姬应是担忧他过往杀人过多,仇家无数,若真救活了他,又让人得知他的下落,只会惹来日后无谓追杀。
  
  对世人而言,曾经的大梁战神,过去的渤王朱友文,嗜杀成性,暴虐凶残,他的死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而当时晋军气势正盛,晋王欲大举挥军,摘星身为马家军统帅,为了守在朱友文身边,玩忽职守整整三日,马家军已人心浮动;再者情势混乱,遥姬与他若继续留在这里,只怕安危堪虑,那一刻,她只能相信遥姬,相信遥姬是最了解他的人,相信遥姬必会用尽全力救活他,哪怕希望是如此渺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