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一章

第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说完,虞欢浑身一震突然醒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直想要玩。果然美色误人啊美色误人!被茶色老大教育过多次公共场合好好说话好好说话,这怎么一言不合又调戏上了?这跟那个制造尴尬的妹子有什么区别啊浑蛋!
  
  虞欢低头认命闭嘴,等着散场后老大“春风化雨”般的思想教育。
  
  余光瞥见玉白马甲前的小绿灯似乎闪了闪,最后什么声音都没发出,虞欢想着或许是自己眼花了。倒是自家公会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崽子又在公屏上狂刷“干得好欢爷”“欢爷666”之类的。
  
  虞欢听见从自己踢走捣蛋妹子后就一直吃瓜围观的茶色老大也低调地咳了一声,跟着赞了一句:“干得好,阿欢。”
  
  干得好?是赶走玉白家的“小可爱”干得好,还是调戏隔壁家头牌干得好?
  
  不等虞欢想明白,给众人道过歉后,茶色开始转入正题。
  
  《帝女常欢》广播剧将由虞欢所在的声声慢公会和玉白所在的帝临公会合作推出,这次两个公会的主力凑到一起,主要还是为了讨论《帝女常欢》广播剧的制作分工问题。
  
  话题一展开,两家的策划宣传后期大佬们都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这时候已经被敲定好的两位主角倒是没什么事做被晾到一边了。这要换了平时虞欢还能混在里面插科打诨几句,可这刚调戏了人家头牌,虞欢决定暂时低调做人。
  
  这厢虞欢正在一边默默扮演着面壁思过的“小蘑菇”,yy突然发出了好友申请的提示音。
  
  虞欢随手点开。
  
  是玉白。
  
  哎?不是说高冷到令人发指吗?
  
  虞欢一脸蒙地点了同意,乖巧坐等对面大神发话,可等了半天那边并没有任何动静。
  
  或许只是公式化地互加好友?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有理,虞欢于是把这事抛到脑后,继续当一朵安静的蘑菇。
  
  不得不说在这个广播剧的制作上大家都干劲十足,没有了捣蛋分子,正事商议起来十分迅速,很快就敲定了一系列问题,两方人马也由一开始的相互之间客客气气到互称“老铁”毫无压力,就差没法实打实地勾肩搭背了。
  
  虞欢适时加入侃大山大队,众人从公会的发展史聊到各自的情史,从圈里配音的好嗓子聊到后期的好技术,又把那句圈里流传的“一见欢爷误终身”搬出来掰扯了一顿,若不是最后声声慢众人怕露了老底,含蓄地表示这纯粹是对欢爷嗓音霸气十足的夸赞,脑洞大开的友邦朋友们大概要据此脑补出几十万字的脑内小剧场。
  
  然而接下来的短时间内就得到证明,公会众人的含蓄完全是无济于事。
  
  随着气氛越来越火热,大家全然忘了最初的尴尬。不知道是谁把话题引到了开头的小插曲上,又延伸至感慨现在的小女生狂热起来简直让人难以招架,紧接着又转移到了玉白的高冷人设上。
  
  众人已经默认了玉白挂机,自然就肆无忌惮地拿他当起了谈资。
  
  虞欢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单手端着小口喝,这时yy里的小伙伴们已经聊开了。
  
  水煮鱼:“哎哟哟,就开头那小姑娘哟,我都替她尴尬了,说那么多咱玉大愣是只回那么几个字,啧啧。”
  
  糖醋小排:“这会儿知道怜香惜玉了,人小姑娘尴尬的时候可没见你们一个人发声啊。”
  
  酒酿圆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排,咱们发声有什么用啊,人家又没理咱们,这叫什么来着,落花有意随流水。”
  
  糖醋小排:“其实玉大能回几个字就算不错了,估计也是烦得不行,平时你们谁见他多说一个字了?”
  
  葫芦唐:“你们不觉得咱们玉大这么高冷是很容易‘注孤生’的吗?真担忧啊真担忧,这么好的白菜一不留神可就烂地里了。”
  
  相见欢:“其实吧,会不会‘注孤生’这个问题,关键还看脸。”
  
  葫芦唐:“有道理,那你们猜玉大长得怎么样?”
  
  糖醋小排:“那还用说,声音这么好听长相肯定不会差!”
  
  水煮鱼:“这么天真的吗老铁?”
  
  酒酿圆子:“你怕是对声音好听的人有什么误解。”
  
  相见欢:“别人我不知道,我反正是属于人美声甜一类的。”
  
  糖醋小排:“……”
  
  葫芦唐:“我反正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欢爷。”
  
  酒酿圆子:“我反正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欢爷+1。”
  
  茶色:“你们慢慢会见识到的。”
  
  夏小婵:“嗯,你们大概还没有领会到‘一见欢爷误终身’这句话的精髓。”
  
  啊,一不小心就辜负了公会众人为自己掩饰的好意了。
  
  说起那句“一见欢爷误终身”,其实是当初虞欢刚入公会不久就暴露不要脸的本性,小崽子们大呼她误人子弟,最后在虞欢的强力镇压下才换成的这一委婉说法。
  
  虞欢坐在书桌边把杯子里剩下的水一口喝干,淡定地放下水杯,一抬头就对上了房间那头的穿衣镜。镜子里的窈窕身影露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黑长的发垂至腰间,发梢微卷,衬着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
  
  抛开自恋这点不说,虞欢的长相真是好看的。
  
  虞欢正沉迷于自己的美貌无法自拔,桌上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竟然是被众人断言挂机了的玉白。
  
  玉白:我不介意。
  
  嗯?不介意什么?不介意捣蛋妹子的咄咄逼人?还是不介意自己的那句口不择言?
  
  虞欢回忆了一下,自己在频道里喊他表态和之后说出的那句话都是用的语音,所以既然玉白听到了,就不存在挂机的情况,那么不管他这会儿说的是不介意哪一种,这位玉公子的反射弧都稍有些长了……
  
  虞欢瞥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将近七点,估摸着林女士的晚餐快做好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于是,她先跟大家说声“江湖再见”退出频道,再给玉白回了个万金油式答法,拾掇拾掇就出房去吃饭了。
  
  虞欢回的是:那就好。
  
  本以为玉白不会再回复,哪知等虞欢慢腾腾吃完饭回来,又意外地发现,这位高冷且反射弧长的玉公子,他不仅回了,还回了很多条。
  
  玉白:刚刚听了首怪怪的歌,手机掉楼下了。
  
  玉白:没有高不可攀。
  
  这话说得有些断断续续,但虞欢还是努力把逻辑连起来了。这是说自己在频道里叫他时他没来得及应声是因为手机突然掉楼下了?但是怪怪的歌是什么?为什么听了这首歌手机就掉了?
  
  再仔细一想,开头那妹子让他唱什么歌来着?《威风堂堂》?玉白不是刚听了个开头就吓得把手机扔了吧?
  
  如果是这样……如果是这样那这位玉公子也太可爱了吧!
  
  虞欢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跟“没有高不可攀”之间间隔了好几分钟,之后是第三条消息。
  
  玉白:你生气了吗?
  
  又隔了几分钟。
  
  玉白:对不起。
  
  这种小心翼翼的语气完全跟高冷不搭边了吧?虞欢自发脑补出玉公子捧着摔碎屏的手机犹犹豫豫想道歉又有些小傲娇最后还是怕对方生气打出“对不起”的样子。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玉白在这里,她一定要摸摸他的头,嗯,还要捏捏脸。
  
  事实上,乔易白的情况和虞欢所想的差不多。
  
  原本是只是好奇这样一首让大家都沉默的歌,要知道如果不是要求的歌太特别,频道里不可能没有一个人帮腔的。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乔易白点开了自己的听歌软件,把歌名输进去搜出来点了播放。
  
  然后自然是如虞欢想的那样,由于家教甚严,乔易白从小一路根正苗红,仅有的那点小叛逆还早早被个比自己还小上两个月的小丫头扼杀在了中途,再加上年少时一不小心,喜欢上了那个暴力扼杀他小叛逆的罪魁祸首,这么多年不论异性还是同性都不会多给个眼神关注的,这种种原因就造就了他纯情到不忍直视的内心。
  
  正因为这样,《威风堂堂》的前奏一出来,乔易白就一阵手抖。再加上他此时身处乔家老宅,还是站在二楼楼梯口倚着栏杆玩的手机,他这一手抖,手机就做自由落体运动直达一楼大厅。
  
  好死不死,乔易白的手机还顽强地在这场高空坠落中倔强存活,除了表面的钢化膜破裂外没伤别的。诡异的歌曲依旧在乔家客厅里飘啊飘,虽然屋子里暂时没人,乔易白还是有一种做了亏心事的无地自容感。
  
  他手忙脚乱地奔下楼关了音乐,就听见了yy频道里传来一道略带戏谑的声音:“我懂我懂,美人都是高不可攀的,这才更令人向往嘛。”
  
  是那个叫相见欢的cv,刚刚也是她在频道里叫自己的马甲,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复,手机就掉了。
  
  只是现在这个声音,不再是刚刚叫自己名字时的一本正经,这种略带戏谑的语气,莫名就给了乔易白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那个人,名字里也有一个欢字。
  
  会是她吗?
  
  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
  
  以为再也找不到的人……
  
  明明那首奇怪的歌已经关了好一阵,乔易白却发现,自己颤抖着的手怎么也停不下来,而且似乎十指连心,带动着自己这颗好多年来四平八稳的心,也跟藏了只不甘寂寞的小兔子一般,有些失了原本的节奏。
  
  虞欢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尽量中规中矩地回复:
  
  “没事,没事,我没生气。”
  
  “合作愉快啊,玉白。”
  
  玉白的回复很快:
  
  “嗯,合作愉快。”
  
  真希望是你,虞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