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三章

第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不“中二”枉少年
  
  乔易白初遇虞欢那年,恰是敢想敢做,爱吵爱闹,啥都不缺光缺爱的青春叛逆期,满腔的傻气侧漏出来简直藏都藏不住。
  
  乔家爸妈都是事业心重的人,陪孩子的时间不多,乔易白从小在大房子里由阿姨照看着长大,除了不能时常见到父母,其他几乎要啥有啥,也因此养成了缺乏管教的小霸王性子。周围的小孩儿家里大多都和乔父在生意上有些来往,碍于乔家财大势大,家长们大都在背地里告诫过自家孩子要尽量顺着乔家小子。
  
  这些小孩儿从小被父母养得人精似的,别的不会,见风使舵的本事使得炉火纯青,这么一来,乔易白更是学校家里两头呼风唤雨,只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乔易白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一路顺风顺水地长大,一直长到某一天“中二”病犯了,且一犯不可收拾,瞧着什么都不顺眼,索性选了个宜出行的日子,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背起背包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然而想象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一腔孤勇踏上征程的乔家小公子在火车上打了个盹儿,不慎遗失了手机和钱包,仅剩身上买票找下的几十元零钞,吃了两顿饭后身无分文,只能抱着仅装了几件换洗衣物的背包缩在墙角,包着两泡泪可怜兮兮。
  
  而那时候的虞欢是什么样的呢?
  
  在林女士的观念里,男孩子要脑子好,女孩子得拳头硬,早在怀着宝宝还不确定是男是女时,林女士就已经为未来孩子做好了规划,是男孩儿就送去学围棋,是女孩儿就学武术。
  
  虞欢一落地,林女士就为她想好了以后要学的诸多课程,五岁到十岁之间把跆拳道柔道剑道散打等通通学了个遍,十岁后专攻据说最实用的散打。
  
  所幸身为女孩儿的虞欢不仅吃得苦,脑子也不错,还真就学得像模像样的,手腕也不错,招揽起小弟来方法一套一套的。与乔易白的背靠大树好乘凉不同,虞欢是实打实靠自己双手挣下的“江山”。
  
  虞欢与乔易白的相遇,堪称史上最惨烈的碰撞。
  
  彼时乔易白已经硬生生饿了两天肚子,碍于青春期小少年的谜之自尊,去警察局拜托人民公仆送自己回家的事怎么也做不出来,自以为硬气地勒紧裤腰带四处流浪。
  
  熊孩子虞欢住的小区里有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栏杆样式,能落脚,踏在上面单脚借力能从这头荡到那头,半弧形轨迹体验飞一般的感觉,这是虞欢自小百玩不厌的游戏。
  
  这天,虞欢像往常一样攀在铁门上借力一荡,以往一荡到底的铁门却在半途被挡下了,而挡下她的,是乔易白的头。
  
  这次激烈的碰撞以乔易白的晕倒告终。
  
  虞欢有点蒙。
  
  所幸刚好下班回家的林女士看见了这一幕,急忙把晕倒的乔易白送进了医院。
  
  自知惹祸的虞欢缩着脖子在病房门口等着道歉,谁知道一系列的检查下来,得出的结论出乎意料——乔易白的脑袋除了撞出个小包外什么事都没有,他是饿晕的。
  
  林女士听到这一结论松了一口气,看看躺在病床上苍白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乔易白,再看看自家就差把“小霸王”三个字刻在脸上的大闺女,对比之下,母爱泛滥成灾。
  
  要说乔易白的长相那是真的好看,干干净净的眉眼,还没完全长开的少年看起来乖乖巧巧,博起叔叔阿姨的好感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林女士付清医药费后就急匆匆回家给这孩子准备吃食,嘱咐虞欢守在病床前好生照看着。
  
  战战兢兢等上几个小时,得到结果显示不是自己的错,又成功被自家老妈当苦力使的虞欢深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呵呵。
  
  等你醒来的。
  
  老子揍不死你个小碰瓷的。
  
  乔易白在虞欢的无限怨念中悠悠转醒,一醒来就对上了一张咬牙切齿的脸。
  
  他一句“你是谁”还没问出口,就被虞欢粗暴地压在了身下。
  
  虞欢在乔易白睁眼后一跃而起,一肚子的不满仿佛找到了突破口,揪住乔易白的衣领就准备来两句霸气的宣言,让这病床上的小子认清楚谁才是老大。
  
  话没出口先对上了乔易白的眼睛,刚醒的他眼神还有些涣散,懵懵懂懂的,竟然出乎意料的好看。
  
  虞欢这么想着,就脱口而出了:“哟嚯,小碰瓷的长得还挺好看。”
  
  虞欢的身体有着少女的柔软,乔易白被她压在身下,觉得耳朵痒痒的,浑身莫名地不自在。
  
  乔易白反应过来后也有些恼羞成怒,伸手试图推开她,少爷脾气一上来就哑着嗓子大吼。
  
  “给我滚开!”
  
  虞欢被他吼得一愣,随即火气更大了,手上更加用力地压得他动弹不得。
  
  但生气归生气,虞欢还是有些分寸的,压住乔易白并揪他衣领时还没忘了避开那只打点滴的手。可是刚醒的乔易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吊着水,因此他推虞欢时用的是两只手,且两只手都举得挺高,使的力也不小。
  
  他这么一动作,血液就开始回流,针管里出现一段触目惊心的红色。
  
  虞欢看见了这段红色,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得想个法子制住这小子。她想了想,最后压低声音,学着隔壁邻居大人吓小孩的语气:“再闹就打你屁股。”
  
  乔易白果然不闹了。
  
  他整个人都有点僵住。
  
  虞欢正得意于这番威胁果然有效,就见乔易白红着双眼看她,声音还有些压抑的颤抖:“你……你等着,回头让我爸找你家长谈心。”
  
  乔易白是真的委屈狠了,他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粗暴地对待过,周围的人谁不是顺着他捧着他,这回栽在个小丫头手里,他还真怕对方一言不合就打他屁股。再者说,这时候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一个人流落在外孤立无援的处境,怀念起曾经众星捧月的日子来,这么一想就更委屈了,也顾不得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
  
  这时候林女士捧着个保温杯进来,看见病床上的小可怜哭成那个样子,又一看自家闺女压在人身上的恶霸姿势,立马有些生气。
  
  恼怒虞欢的同时竟还生出了对自家闺女有本事的小小自豪,这恼怒和自豪加起来两相抵扣,林女士最后只恶狠狠地瞪了虞欢一眼。
  
  接收到林女士“不放手就等死”的目光,虞欢立马松手站到一边,趁林女士背对着她给乔易白盛汤的工夫,朝哭到收尾阶段的乔易白做了个口型——
  
  “走着瞧。”
  
  乔易白:“……”心好累,想回家。
  
  乔易白的身体并没有大问题,输完液后就没必要待在医院了,林女士给他收拾收拾就带着他回了虞家。
  
  最后在林女士的循循善诱下,乔易白终于道出自己离家出走的事实,并报出了乔爸的号码。
  
  热心的林女士第一时间打过去说明情况,那边乔爸爸接到电话却是一脸莫名其妙。
  
  这个时候正值暑假,乔爸爸前段时间才接到负责照顾乔易白的阿姨的电话,说是乔易白和要好的同学出去旅行了,向来很少管着自家儿子的乔爸爸自然没多想就信了,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个小事不断,大事却很少惹的儿子这回竟然负气出走了。
  
  乔爸爸担心之余表示自己和妻子都暂时抽不开身,态度温和地拜托林女士帮忙照顾乔易白几天。
  
  林女士同意了。
  
  可乔易白看上去并不开心,哭丧着一张脸看着林女士挂断的电话。
  
  虞欢吹一声口哨:“嘿,小帅哥,你爸妈不要你了哟。”
  
  乔易白别过脸不理她。
  
  虞欢看着这样低落的乔易白,突然觉得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上前两步揽过乔易白的肩膀:“多大点事儿啊就给你难过成这样,走走走,姐姐带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虞欢口中的新世界,其实就是武馆的大堂。她把乔易白拖到大堂中央,二话不说扬起拳头就攻上去。
  
  乔易白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只能被动地反击。
  
  三个小时之内乔易白被虞欢放倒三十七次,被压在地上起不来十三次,被一看情况不对就耍赖的虞欢咬耳朵三次。
  
  虞欢到底是女生,力气和身体强度上总要输乔易白一筹,只是靠着多年学武练就的巧劲,再加上乔易白年纪尚轻,男生的优势并不能很好的体现出来,一对一地打起来虞欢倒是少有打不赢的情况。
  
  几个小时下来两个人都出了一身的汗,瘫在地上动弹不得。
  
  虞欢偏过头看乔易白,一脸惬意,笑着问躺在左手边的少年:“爽不爽?”
  
  “还行。”乔易白良久才吐出这么两个字,又有些不自在地别过头。
  
  他这一转头就完整地露出了右耳,虞欢发现这整只耳朵呈一种极深的粉色,薄薄的耳郭上仿佛还能看见细小的血管。这让虞欢没来由地想起了雨后新长出的小木耳,看起来嫩嫩的,咬起来脆脆的。
  
  好可爱。
  
  虞欢起了逗一逗他的心思。
  
  “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被发现了!乔易白一惊,连忙回头遮住:“还……还不是被你咬的!”
  
  “胡说,我咬的明明是左耳。”
  
  “你记错了,你咬了两只。”
  
  “是吗?”虞欢爬到另一边,一本正经地观察了一阵,“可是你左耳是红色,右耳是粉色,左耳有牙印,右耳没有。”
  
  乔易白一时语塞,几次张嘴又放弃,最后只能捂着耳朵把头偏到一边。沉默了一阵,他又转过头来恶狠狠地质问:“你对别的男生也这样?”
  
  见虞欢不回答,他又气愤地加了一句:“真不知羞!”说完爬起来气鼓鼓地跑了,留下虞欢在原地一脸莫名其妙。
  
  跑出武馆的乔易白其实并没有去太远,他就停在门口,捂着扑通扑通作响的左胸口,忽然觉得自己怪怪的,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虞家今天的晚餐十分丰盛,四菜两汤摆了小半张桌子。大约是被弥补了多年来想有个乖巧儿子的夙愿,林女士对乔易白十分喜爱,相较之下总被使唤来使唤去的虞欢越发显得像垃圾桶里捡来的。
  
  虞欢闷闷地坐在餐桌前,跷着二郎腿偷偷摸摸踢对面乔易白的膝盖。
  
  力道稍有点大,乔易白闷哼一声,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也没说。
  
  嘿,还挺上道。
  
  虞欢乐了,悄悄凑过去压低声音警告:“糖醋鱼是我的,一会儿你不许动!”
  
  开饭后乔易白果然没碰那碗糖醋鱼,林女士问起来也只支支吾吾地说不爱吃,虞欢很满意。
  
  吃到中途虞爸爸回来了,提着个公文包一脸的风尘仆仆。林女士很自然地接过包,绕到后厨给虞爸爸盛了饭:“今天正巧赶上了饭点,便宜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