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六章

第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近水楼台先得月
  
  答应了给人当代理助导,抱着头天上岗不能迟到的心理,虞欢很自觉地提早出门。然而想象时常与现实背离,难得起早的虞欢被一场堵车耽搁了,等她赶到训练场时,各个班已经在教官的组织下,开始了作为热身的晨跑。
  
  按照规定,晨跑时助导需要在边上陪跑。
  
  和许多女生不一样,虞欢自诩从小是个“练家子”,自然不讨厌更不害怕跑步。对于陪同晨跑这种事,她自然没有什么异议。
  
  虞欢站在跑道边上往里望,试图找到自己要带的那个班跟上队伍,然而她很快发现这一举动根本就是徒劳。
  
  所有入军训场的人都是清一色的迷彩服,加上每人头上还都有顶帽子遮着,制服和发型都统一得太完美,粗看下来连男女都分不清,更别说要在整齐划一的长龙里找出土木一班的一小截儿了。
  
  何况虞欢其实对这个班并不是很熟悉。
  
  找了几分钟后无果,正准备去找个人问问,就看见前面一棵香樟下,苗苗和孙宇同学正手挽着手吃一袋小笼包。
  
  两人坐在台阶上,孙宇的外套脱了垫在水泥地板上,让苗苗坐在上面,自己只穿一件体能服。看着他们你一口我一口互相喂食的样子,虞欢觉得眼睛即将被闪瞎。
  
  除此之外虞欢还眼尖地发现,苗苗身上穿的还是昨晚出门前的那件衣服。彻夜不归什么的……感觉离被自家室友抛弃的日子不远了。
  
  瞬间就有了一种“儿大不由娘”的沧桑感,看拐走苗苗的孙宇同学就有点不顺眼了,连带着当电灯泡也变得心安理得起来。
  
  虞欢走过去,从身后一把揽过苗苗的肩膀:“妞,快帮我看看土木班在哪儿。”
  
  “你准备去陪跑?”苗苗对虞欢的突袭已经习以为常,这时候处变不惊地放下小笼包,“我猜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什么日子?”虞欢正经脸,“世界末日也不能阻止我认真负责地工作!”
  
  苗苗瞥了一眼男友,把虞欢拖到角落里小小声:“今天八号啊爷!没记错的话咱俩前几个月都是同一天。没看我今早坐地板还垫个外套吗?我平时是这么矫情的人吗?”
  
  虞欢原本不觉得,被这么一提醒,忽觉感官被无限放大,某种不可名状的尴尬正悄然产生。
  
  “你是属乌鸦的吗苗苗同学?”虞欢惊悚脸。
  
  “看来你是不想接受来自室友的帮助了……”
  
  苗苗作势就要冷漠转身,被虞欢一把拉住。
  
  “江湖救急啊亲爱的!”虞欢眼巴巴地看自家室友,“你一定有备用的对不对?”
  
  “真不巧……今早忘带了……”苗苗干咳一声,心虚地移开目光,“这样,我这就去买,你去厕所等着。”说着又跑过去抱了孙宇的外套来,“这个先系上,以防万一。”
  
  这时候也只能这样了,虞欢在心里为苗苗的机智点赞,接过外套系在腰上,转身匆匆往最近的厕所走。
  
  在厕所隔间里等了近一刻钟,虞欢感觉自己腿有些发麻,正在心里期盼着苗苗能快点来,就听见有人敲隔间的门,紧接着响起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声:“是虞欢学姐吗?”
  
  一个不认识的学妹?
  
  虞欢心里疑惑,却还是虚弱地“嗯”了一声。
  
  女生确定找对了人,声音里带了点小欣喜:“是乔教官让我来给你送东西的。”说着从门板下的缝隙里塞了个少女专用小方块进来。
  
  粉色的,包装上还画着小樱花。
  
  等等,现在不是注意包装的时候……
  
  乔教官?乔易白?为什么会是他?
  
  震惊之余虞欢还是先道了谢,接过女生递过来的小方块。幸而发现得即时,还没有产生什么过于尴尬的后果,虞欢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就走出了厕所。
  
  此时送东西的女生已经走了,虞欢甩着刚洗完手留下的水渍,经过拐角处时遇见了紧贴着墙立正站好,远远看着宛如一块钢板的乔易白。
  
  这是刚刚帮了自己的人,虞欢走到他身前,琢磨着先问清缘由,再道个谢。然而不等虞欢开口,乔易白就先解释了。
  
  “那个……是……是你室友让我来的,她她……她肚子疼,去校医院了……”对方急急忙忙地解释,竟然还有点小结巴。慌张低头加上手指搓着衣角的小动作,配上他一身笔挺的军装,有一种别样的反差萌。
  
  虞欢瞬间脑补出乔易白进小商店给自己买东西的样子,嗯,耳尖一定很红。
  
  他带的班里没有女生,那他要找女生给自己送东西,就势必要跟别的教官借人,也不知道他找的什么理由,还是直接实话实说?
  
  虞欢不知道的是,乔易白其实什么理由也没找,他是点了人直接带走的,这还要得益于没有她的七年里,乔易白从单纯无脑小少年一路进化成了高冷实力派少年。此刻的她也并不清楚,乔易白在别人面前和在她面前,可以说完全是两个样子,就拿军训团来说吧,乔易白在里面其实有个别称,叫“玉面阎罗”。
  
  而等虞欢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下巴。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其他的呢?”虞欢止住脑洞,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
  
  “什么?”乔易白没懂。
  
  “你不会就买了一片吧?”虞欢有些好奇,难道现在这东西也能拆开卖了?这么人性化的吗?
  
  “没……没地方放,就扔了。”听懂了虞欢提及的东西,乔易白又有些吞吞吐吐,“你……你是要备用的吗?”说着摸了摸裤口袋,从里面掏出个粉色的小方块来,和虞欢刚刚拿到的一模一样,动作极快地塞进虞欢兜里,“就……就留了一个。”
  
  乔易白做这一套动作时,眼睛是一直死盯着地板的。
  
  其实以虞欢对苗苗的了解,在这种微妙的时刻,自己这个热衷于搞事情的死党让乔易白来,绝对不是因为单纯的肚子疼。
  
  然而这一刻虞欢最先想到的不是苗苗的不靠谱,而是……眼前的这个人,有点可爱。
  
  拐角处有些阴暗,头顶偏远的地方亮了灯,是暖黄色,斜斜地正打在乔易白的身后。
  
  灯光下的乔易白还在搓着衣角,不时地偷偷抬眼看虞欢的脸色,明明是来帮忙的,却一副做错了事乖乖听处分的小孩子模样。
  
  少年的皮肤很白,平时整个人都是冷色系,这时候却被暖色的灯光照着,两人站得极近,虞欢仿佛能看见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
  
  镀了金边一样,还是毛茸茸的那种。
  
  后来有一天虞欢在微博上看见这样一个段子——如果要用一句话形容你喜欢的人,你会想到什么?
  
  虞欢最先想起的竟然是此刻的乔易白,然后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句曾经在某表情包里看到的话——
  
  想把他摁在墙上亲。
  
  当然,此刻虞欢不可能把乔易白按在厕所门口的墙上亲,她只是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微微弯了眼角,挂上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我知道了,谢谢你哦小白。”
  
  乔易白抿了抿唇,并没有露出不妥的神色来,嘴角甚至上扬了一个小弧度,好像虞欢叫他“小白”是理所当然似的。他目光灼灼地看了虞欢一会儿,最后回了一句:“不用谢。”嗓音清淡。
  
  虞欢虽说是个实打实的声控,但她对声音的辨识能力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低的。在虞欢的认知里,所有的声音只分成两类,好听的和不好听的。加之音频软件里传出来的声音,同现实里相比总有一定的差别,因此虞欢这时候并没有把眼前的人和网上的玉白联系起来,只自觉把乔易白的声音归于好听的一类。
  
  “还有,昨天的鱼汤很好喝。”虞欢又凑近了一些,几乎要把乔易白困在墙角,她眯起眼睛笑,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下……下回阿姨做多了,我再给你带。”乔易白往后退了两步,眼神有些闪躲。
  
  这是个很拙劣的谎言,虞欢却不揭穿,只继续眯着眼睛笑:“好啊,我等着。”
  
  想着新生们不能同时没有助导和教官,虞欢说着就往训练场走,乔易白迈开大长腿很快跟上。等两人走到土木一班的训练场地,虞欢才知道,乔易白来时把带的班级托给了孙宇。
  
  “怎么托给了他?”虞欢边走边说。
  
  “因为他很闲。”乔易白语气淡淡。
  
  虞欢一想还真是,都闲到工作时间撒狗粮了,身为“连长”不知道以身作则的。
  
  乔易白走过去换班时,孙宇立正站好,给他行了个军礼,然后才让到一边。
  
  虞欢和撤下来的孙宇打个招呼,顺便把没派上什么用场的外套还给他,再一扫四周,果然苗苗正在不远处的树荫里坐着,一双眸子含情脉脉地往这边看。
  
  两人于是一起往树荫方向走。
  
  “小伙子可以呀,我家爱妃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路上,虞欢拍他的肩膀。
  
  “快别调笑我了。”孙宇腼腆地笑了笑,又说,“虞姐你吃糖吗?”说着从兜里一掏,拳头拿出来时紧紧握着,伸到虞欢面前才打开,露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纸包糖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