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十章

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守得云开
  
  乔易白从自己家赶到虞欢和苗苗合租的地方,只用了十五分钟,其间,还猛然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具体地址,又给虞欢发了短信询问。
  
  门铃声响起时,虞欢正坐在沙发的一头刷着微博,苗苗端着笔记本在另一头写新闻稿,而孙宇正站在沙发靠背后面,态度认真地给苗苗捏肩膀。
  
  孙宇作为苗苗的男友,是这里的常客,此时听到门铃声,暂时停下给苗苗捏肩的动作,熟门熟路地跑去开门了。
  
  当看到门后站着单手提了大包小包的乔易白时,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乔……乔易白?”
  
  乔易白原本正用空闲的那只手伸进风衣里掏着什么,见到孙宇后顿了一下,似是没想到门会开得这么快。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若无其事地把手拿了出来,淡淡地应了一句:“嗯。”见对方依然呆呆地站着,似乎没有让自己进门的意思,乔易白皱了皱眉,“可以让开了吗?”
  
  对象不是虞欢,乔易白说话时又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
  
  两年前孙宇还是他手底下的“小兵”,这时候见了乔易白,依然有一种学生见了老师的拘束感,回过神来后赶忙侧过身子,给对方让出道来,在这之前还不忘给乔易白挑出一双崭新的拖鞋。
  
  此时虞欢正搜到玉白的微博,在主页点了关注,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后,把眼睛从手机屏幕上挪开,对乔易白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得真快!”
  
  乔易白正弯腰换鞋,听到虞欢的话,低低地“嗯”了一声。
  
  孙宇:“同样一个‘嗯’字,为什么我就是听出了不同的味道?”
  
  “我的热包子呢?”虞欢问。
  
  “有。”乔易白走进来后,先把手上的豆浆、油条、小米粥等各种早餐卸下来,放在虞欢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耳朵红红地、迟疑地、缓慢地把手伸进了风衣里。
  
  虞欢也是这时候才发现,乔易白穿了一件薄风衣,没扣扣子,里面还有一件灰色的v领毛背心。
  
  虽然已经到了九月中旬,天气是有些转凉,但s市的初秋绝对没到要穿三件衣服的地步,更何况乔易白的身体素质很好,并不是会很怕冷的类型。
  
  虞欢眼尖地发现对方额头上出了一层薄汗。
  
  都出汗了怎么还穿那么多?虞欢的眼神有些疑惑,她就这么疑惑地看着乔易白撩开风衣,又把手伸进v领背心里,然后从心口位置的衬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装着包子的塑料袋……
  
  “给,热的。”乔易白拎出包子,先试了试温度,发现还热着后小舒了一口气,然后才把它递给虞欢。这期间他眼神躲躲闪闪,望望天望望地又望望虞欢。
  
  虞欢莫名就看懂了他的小表情,并从他看似不动声色的脸上读出了三条信息——“你千万别太感动”“我不是在给你暖包子,我只是拿它暖暖胸口”“当然你如果非要表扬我那我也勉强受了”……
  
  虞欢盯了乔易白好一会儿,盯得他耳朵越来越红,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包子上来。
  
  手里的包子热乎乎的,虞欢的心也跟着热乎乎的,感觉一个早上被“虐”得千疮百孔的心瞬间被治愈了。
  
  “我有没有说过呀乔小白,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你。”虞欢咬了一口包子,是豆沙包,甜且松软。
  
  此时孙苗二人的表情成功由“==”变成了“qaq”……
  
  苗苗:“有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忽然感觉只会去厨房热包子的男友真是弱爆了……
  
  孙宇:“这这这……这个傻兮兮的二狗子绝对不是‘玉面阎罗’!”
  
  乔易白,麻烦你正常一点!
  
  不正常的乔易白很开心。
  
  乔易白的心里响起一首歌——
  
  “爱我你就抱抱我,爱我你就亲亲我……”
  
  乔易白动了动唇,最终在环顾四周,发现四道不属于虞欢的视线正一动不动盯在自己身上后,狠狠地按停了心里的音乐,只把嘴角往上翘了翘。
  
  “咳咳,你们这是从‘暗搓搓’转向‘明晃晃’了?”苗苗首先反应过来,问自家室友。
  
  “我以为我们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虞欢坦荡荡。
  
  “是你的风格,雷厉风行。”苗苗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又转向乔易白,想起了和虞欢之间“脱单请吃大餐”的约定,亮起星星眼问,“什么时候请吃饭呀妹夫?”
  
  对于“妹夫”这个称呼,虞欢没有异议。
  
  虽说苗苗是典型的南方姑娘,长得水嫩娇小,个子也不高,属于那种出门套身校服自称初中生也有人信的类型,然而若论起具体年龄,她其实比虞欢还大上两个月。
  
  原本对同年级的两个人来说,两个月的年龄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偏偏虞欢这个人,在学习工作和为人处世上基本都游刃有余,但到了自己的生活上,就显得有些低能了。也因此,跟她走得近的人,都免不了在某些时候要客串一把老妈子,好闺蜜苗苗自然“首当其冲”。
  
  比如偶尔回家一趟,几天后回来看见满屋子的外卖盒子,以及一脸菜色的虞欢时;再比如某人晚上又把空调开太低,顺带还踢了被子,一觉起来头昏脑涨时。这些时候苗苗都会一边感叹着“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子”,一边手脚麻利地收拾房间、煮饭烧菜、端水泡药。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虞欢虽然口头上仍爱耍嘴皮子“爱妃爱妃”地叫,实际上心里是十分认可这个小个子“姐姐”的。
  
  此时苗苗这么一说其实完全是顺口,且重点全在“请吃饭”上。
  
  但听了“妹夫”二字的乔易白明显眼睛亮了亮,又见虞欢没有异议,马上看围观二人组的眼神都变得亲切了许多。他先冲苗苗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叫了一句“姐”,再偏头看孙宇,乖乖巧巧唤道:“姐夫。”
  
  孙宇:“你醒醒啊乔易白!”
  
  还记得当年军训场上,被你罚跑到吐的二营一连吗?
  
  乔易白明显不记得了。
  
  乔易白的眼里只有虞欢,虞欢的姐姐,虞欢的姐夫……
  
  午餐就是在这种“三个人理所当然,一个人诚惶诚恐”的状态下吃完的。
  
  乔易白找了个口碑不错的餐厅,四个人中除了还处在震惊中回不过味来的孙宇,其余人都吃得相当满意。
  
  众人酒足饭饱后,乔母的电话正好打来,电话里让乔易白晚上回家吃个饭,说是有要紧事。
  
  乔易白正心情不错,没想太多就答应了。
  
  等到要分别的时候,乔易白默不作声走到虞欢面前,也不说话,就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一秒,两秒……
  
  到第十秒的时候,虞欢踮起脚,亲了他一下。
  
  “走吧,小白,明天见!”虞欢看着对方慢慢红起的耳尖,心情颇好地挥手。
  
  这是乔易白第一次在清醒的状态下被虞欢亲,虽然只是简单意义上的嘴唇与嘴唇相碰,但他就是莫名觉得甜得很。
  
  大概是欢欢从小喜欢吃甜品的原因?乔易白想。
  
  因着虞欢这一亲,乔易白几乎是飘着回到家的。
  
  他在赶路之前还抽空发了个微博。
  
  这次是个动图,是一只走在路上傻乐呵的熊,昂首挺胸微笑脸,手臂前后大幅度摆动。
  
  嗯……怎么看怎么傻……
  
  但是,粉丝们都很惊喜。
  
  “再次活捉玉大!今天要去买彩票!”
  
  “这么开心是终于找到家了吗?”
  
  “啊啊啊啊啊,原来公子也可以这么可爱!”
  
  “欢迎收看‘我就是不配字,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系列。”
  
  “日常怀疑公子被盗号。”
  
  “公子公子看过来!这么开心要不要翻个牌子?我已经准备好了!”
  
  ……
  
  评论区再次乱成一锅粥。
  
  然而,乔易白依然没有看评论的习惯,他就这么心里飘飘地回了家。
  
  乔家本家就在s市,因此乔易白从虞欢家赶到乔父乔母的住处,实际上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可等他到了才发现,这次的家宴并不只有乔家人。
  
  饭桌边除了乔爸乔妈,还有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以及坐在这位阿姨旁边,烫着长卷发、穿鹅黄色连衣裙的女生。
  
  几人似乎正谈论着什么,卷发女生似嗔怪地看了旁边的女人一眼,然后颇娇羞地低头一笑。
  
  这时候乔妈妈注意到了刚进门的乔易白,忙招呼道:“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易白,快来,见见你杨阿姨!”说着又指了指卷发女生,“还有诗诗,你们应该认识的,初中那会儿还同班来着!”
  
  乔易白皱了皱眉,乔妈妈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他根本就不记得眼前这个小姑娘了。她这么迫不及待地介绍两人,本就是因为清楚自家孩子的性子,别说初中同班了,就是大学这会儿正同班他也不一定能记得人,倒不如自己先介绍一下,免得人家小姑娘尴尬。
  
  果然,乔易白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认识来人的样子,只淡淡“嗯”了一声,叫了一声“阿姨”,就拉开椅子入座了。
  
  杨阿姨倒是很热情,先是夸乔易白高高帅帅一表人才,又问在哪个学校学的什么专业。
  
  乔易白都一一礼貌性地答复,却也并不多说。
  
  至于那个正兀自羞怯着的卷发女生,他连眼神都没给人一个。
  
  乔妈妈一看这个场景,就知道今晚没戏了。
  
  原本今天这顿饭是存着相个小亲的意思,乔妈妈今天逛街时偶然遇上了以前的同事。这位同事带了个小女儿,两个大人聊着聊着,这位同事的小女儿越发看她眼熟,就问:“阿姨你是乔易白的妈妈吗?”
  
  原来这个叫甄诗雨的小姑娘曾经在家长会上见过她,知道她那时坐的是乔易白的位置。
  
  小姑娘自我介绍说是乔易白的初中同学,乔妈妈看她说话细声细气,挺乖巧的样子,又想到自己那个至今单身的儿子,觉得这或许是个缘分,就招呼两人回家吃饭,顺道叫上了乔易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