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波起
  
  夜渐深的时候,乔易白果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易白啊,这姑娘是你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吧?”乔妈妈的声音有点小兴奋。
  
  乔妈妈年轻时严肃刻板,算是个地地道道的女强人,虽说和一般的父母比起来,她和小时候的乔易白相处较少,但归根结底,乔易白现在这个不爱说话的性子还是有些随了在商场上做多于说的父母。
  
  可不知道是不是人到中年就容易变得平和且爱操各种心,现在的乔妈妈不仅话多了起来,且开始从心底里相信自家儿子老臭着个脸,将来一定没人要,遂对给乔易白找媳妇的事十分上心起来。前两年隔三岔五要给他提一提某个老同学家的小姑娘,现在知道了虞欢的存在,内心的激动自然怎么也掩不住,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当场把人拖回家的。
  
  既然被看出来了,乔易白也不打算再隐瞒,遂言简意赅答:“是。”
  
  乔妈妈更兴奋了:“我说那么眼熟。当年我去接你的时候,这姑娘可认真地劝我,让我多给你一些关爱。那时候就觉得她板着小脸老可爱了……那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
  
  嗯?原来欢欢还说过那样的话……
  
  我看上的人果然善良又可爱!乔易白美滋滋地想。
  
  至于发展到哪一步,乔易白觉得,不论现在是哪一步,将来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一定是虞欢没错了,别说自己现在跟欢欢相处甚好,就算虞欢是个铜豌豆,乔易白也有信心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焐化她。
  
  越是素来淡漠的人,心底藏着的那片柔软,才越是不可舍弃。
  
  “她会是你的儿媳。”乔易白语气认真道。
  
  “嘿哟,你小子有长进!那妈可就等着了。说起来,小姑娘还不知道你就是当年遇到的臭小子吧?我看她今天的表情也不像是记得我的样子。”
  
  “嗯,她不记得了。”
  
  果然。
  
  “但这些不重要,她还是她。”乔易白想起虞欢一直未变的爽利性子,声音都变得柔软起来。
  
  “行,那妈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争取毕业前给我把媳妇带回来啊。”乔妈妈光听乔易白在电话里的这个语气,就知道自家儿子已经陷得很深非卿不可了。
  
  “好。”乔易白倒是应得爽快。
  
  电话挂断后,乔妈妈第一时间给正在公司的乔爸爸打了电话,准备好好聊一聊乔易白的人生大事,话说酒席在哪儿办好呢?
  
  乔爸爸乔妈妈在那边讨论得热火朝天,乔易白这个晚上倒是十分安稳,一想到虞欢就在隔壁,他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心里甜滋滋的。
  
  一夜好眠。
  
  大四上学期的课程已经极少了,虞欢和乔易白就时常一整天没课,用虞欢的话说,要珍惜写毕业论文前少有的清闲,是以两人国庆前都不准备去实习。正好手头这个《帝女常欢》的配音也是定在国庆前后录完,两人稍微规划了一下,这几天除了一起对戏录音,就剩下了一起吃喝玩乐。
  
  这天两人饭后散步到附近的公园,虞欢眼尖地瞅见某个小店门前的娃娃机,顿时手痒起来,一把握住乔易白的手腕,将他带到机器前,指着玻璃窗内大大小小的娃娃霸气道:“说吧,想要哪个?”
  
  倒不是虞欢说大话,她在夹娃娃这件事上确实无往不利。
  
  这项技能的获得过程还得追溯到大一。那时虞欢还住宿舍,宿舍区旁边总能看到一对对“依依惜别”的小情侣,往往一磨蹭就是半个钟头以上。
  
  某天那块地方的小卖部老板就发现了商机,摆了个夹娃娃机在门口,既给小情侣们提供了娱乐,又缓解了路过的单身狗们的谜之尴尬,可谓是一举两得,很受欢迎。
  
  然而尴尬减少了,狗粮纯度却是成倍增长。
  
  宿舍区内时常可以看见某女生抱着娃娃甜蜜笑,上个楼梯还要一步三回头……
  
  虞欢自己是个佛系人士,并不代表宿舍其他人和她一样,短时间内几个小姐妹相继爆发,开始时不时在宿舍里哀号:“狗粮吃得好撑啊……想要娃娃想要男友想要世界和平……”
  
  最后还是虞欢听不下去,霸气挥手:“不就是个娃娃嘛,谁还夹不出了?”
  
  之后虞欢用了三天的时间练习,又用三个小时夹光了娃娃机里所有的娃娃。
  
  小卖部老板眼睁睁地看着满当当的娃娃机逐渐变得空荡荡,几次欲语还休,最后几乎要老泪纵横,委婉且坚定地表示没有娃娃了,这辈子都不会往机子里放娃娃了,姑娘求放过……
  
  最后还是虞欢再三保证不会再来“砸场子”,小卖部老板才颤颤巍巍地搬出了存货填进去。虞欢过意不去,只在夹到的娃娃里挑了几个看着颇顺眼的,其余的都归还了老板。
  
  回到宿舍后,她当然是受到了小姐妹们的大加夸赞。
  
  “干得好欢欢,给咱单身狗长脸了!”这是苗苗的原话。
  
  至于后来夹娃娃活动不但没有消停,反而由于虞欢的“帅气”亮相,由原本的男生给女生夹,变成了后来的男女总动员……这些都暂且不提。
  
  此刻,站在久违的娃娃机面前,虞欢顿生一种“壮志凌云”之感,花几分钟试了试手感,就开始颇认真地控制起机器来。
  
  半小时后,虞欢在这个陌生老板脸上读出了似曾相识的欲言又止。
  
  此时乔易白臂弯里已经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娃娃,俨然一个移动娃娃贩卖机了。
  
  虞欢见好就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最后让乔易白站在娃娃机旁边,给人、机、娃娃一起来了个合影。然后,她把照片处理了一下,遮住人脸后发了微博,配字:朕给小白打下的江山。
  
  虞欢没有想到,这个公园里竟然还有自己的小粉丝。她那带图的微博发出不过十几分钟,就有一个剪着娃娃头、穿背带裙的女生一脸惊喜地小跑过来,犹豫着搭话道:“欢爷,是你吗?”
  
  虽然虞欢从不在微博等公共平台露脸,甚至因为网上从未流传过关于她的照片,以至于曾经也有爱找事的人造谣说“相见欢长相见不得人”,但她并不是一个不敢露脸的人。
  
  此刻被人认出来,虞欢很是坦然,大方一笑道:“是我。”
  
  “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这个小哥哥的上衣、裤子都和微博照片上的一模一样!”女生指了指虞欢身后默默抱娃娃站着的乔易白,“偷偷问一句,这是欢爷的男朋友吗?”
  
  虞欢笑着点头。
  
  再次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女生显然很是兴奋,先是想让虞欢给签个名,找半天发现自己并没有带笔,最后只得尴尬地吐吐舌头道:“那个……能合个影吗?”又举起手做发誓状,“我保证不发给别人!”说完眼睛眨啊眨地看着虞欢。
  
  虞欢被这个表情丰富的妹子逗乐了,拍几张照片而已,自然是爽快同意,任妹子拿出手机拍了个够。
  
  十分钟后,那女生抱着手机一步三回头地走远,临走前还惋惜道:“虽然不是玉大,但小哥哥是真帅!祝‘久久’哦!”
  
  自从那次yy现配活动结束,相见欢和玉白莫名多了一群“cp粉”,甚至还有人给他们俩组成的搭档取了名字,虞欢在微博上瞄过一眼,取的是“香芋cp”,这些cp粉称自己为“香芋后援团”。
  
  虞欢开始有点点被这个接地气的名称雷到,转念一想香芋炖起牛肉来还挺好吃的,于是接受这个名称也变得容易起来。
  
  对于吃货来说,“负分滚出”和“合格通过”之间,往往只隔着一道好吃的菜。
  
  眼前这个女生显然就是“香芋后援团”中的一员,对于虞欢现实中“有男朋友”这件事,表现出有点小遗憾的样子。
  
  当然,这一切都基于她并不知道乔易白就是“玉白”。
  
  乔易白从头至尾一言不发,虞欢知道他是个对陌生人热情不起来的性子,也并不把话题往他身上引。而倘若这个女生此刻听到乔易白发声,大概就要为一天之类同时见到两个“本命”而欢呼雀跃了。
  
  挥别了碰巧遇到的小粉丝,两人又逛了一会儿,玩了几个游戏,又买了一大包零食,最后在晚餐时间快到的时候打道回府。
  
  回去后依旧是乔易白做饭,虞欢窝在沙发上刷着微博、吃着薯片,偶尔碰到有趣的内容就念出来给乔易白听一听。
  
  其间,虞欢的微信提示音响了几次,是苏久傲的消息。
  
  虞欢也是近期才知道,帝临的这位好脾气当家人对自家老大茶色觊觎已久。
  
  据苏久傲所说,他大概是在两年前开始关注茶色,日渐被她平时温柔可人,关键时却从不拖泥带水的性格所吸引。加上做cv的大多本身是声控,苏久傲也是如此,而茶色的声音又正正好地拨动了苏久傲心中那根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