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年前的熊孩子
  
  虞欢最终还是没能在第二天跟乔易白回家,原因是一大早,林女士打电话来,说虞爸爸因为肾结石住了院。
  
  “你说说你爸,多大个人了,平时让他多喝水多喝水,都当耳旁风,这下好了吧,结石了,昨晚疼得死去活来,大半夜把给他送医院来……”
  
  电话里,向来淡定涵养好的林女士此刻语气激动,听起来像个严厉的老师跟别人数落她不听话的学生,甚至有点气急败坏的味道。
  
  林女士和虞爸爸相处了几十年,其间,斗嘴不断,感情却从来都是极好。从暑假还没结束,两人就抛下虞欢出去过二人世界这点可见一斑。
  
  只是林女士是个“小傲娇”的性子,惯会口是心非,以虞欢对自家妈妈的了解,林女士这会儿纯粹是用“激动”的语气来掩饰内心的担忧。
  
  可以想象,昨晚林女士一个人半夜把老虞送到医院,心里肯定急得不行,这会儿估计还在后怕。
  
  虞欢知道自家妈妈对老虞展开批评教育时全然不容打断,且有很大可能这会儿老虞就坐在旁边,林女士表面给自己打电话,实际上就是拐着弯地当面教育老虞。
  
  果然,林女士说完一大段,电话那头传来老虞弱弱的认错声:“知道了老婆,马上改,马上改……”
  
  虞欢都能想象出那边老虞捏着耳垂缩墙角,认认真真聆听教诲的情景。
  
  “好了好了,妈,老虞认错态度良好,咱饶过他这一回。”虞欢忙借机插话,“快说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爸好点了没?怎么昨晚不给我打电话?”
  
  虞欢这么一问,林女士语气缓和了不少,显是冷静了许多:“大晚上的给你打电话干啥?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刚吃了药,这会儿留院观察。医生让他多喝水,看能不能自己把结石排出来,出不来再手术。不过你爸这会儿感觉好多了,应该没啥问题……嗳嗳嗳,喝你的水,别停!”
  
  虞欢在电话里宽慰了自家老妈一番,又听她教训了老虞好一会儿。
  
  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她想着这会儿正好小长假,不如回家看看爸爸,就跟林女士说了。
  
  林女士在电话那头叹气道:“也好,我反正是说断气了,你来帮我骂他一顿。”
  
  虞欢简直要哭笑不得。
  
  等挂了电话才想起来,昨天刚答应了和乔易白回家的。
  
  这时正好乔易白做好了早餐,敲响了虞欢卧室的门。
  
  “那个……小白,我今天不能跟你回家了。”虞欢把门打开,表情很是抱歉。
  
  “出什么事了吗?”乔易白担忧地道,“我刚刚好像听见你打电话了。”
  
  “我爸身体上出了点小问题,我妈一个人照看着挺累的,”虞欢把原因老老实实地告诉乔易白,“我回去看能不能帮上忙。”
  
  “严重吗?什么方面的问题?”乔易白看起来比虞欢还着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欢欢。”
  
  “是结石,应该不怎么严重,”虞欢想到自己还没跟爸妈提过交男朋友的事,这会儿听乔易白说要陪自己回去,下意识地拒绝,“你别忙了,我一个人回去就好,没事的。”虞欢边说边打开订票软件,“乖哈,好好享受假期吧乔小白……”
  
  一向好说话的乔易白这会儿却有点小固执:“你要让我独守空房了吗,欢欢……”
  
  虞欢订车票的手一抖。
  
  真是长进了啊乔小白……
  
  最后虞欢还是答应让乔易白跟自己一起回去了,原因除了受不住乔易白越发长进的撒娇技巧外,还有在虞欢手抖的时间里,乔易白抢先一步,快速订了两人往返双程的机票。
  
  飞机上,虞欢猛然想起一个问题:“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家在a市?”
  
  乔易白明显地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你忘了吗?我们……初次见面,我抓了个小偷……”
  
  他把“初次”两个字说得很轻。
  
  说到这里,虞欢想起来了,那是她还不知道对方是玉白的时候,在yy上同他说起刚看到的“见义勇为小青年”,那时候玉白就跟她说自己当时也在,还说他们可能同城。
  
  “可你不是s市人吗?”虞欢又问。
  
  “我……在a市住过一段时间。”这次乔易白答得比较含糊。
  
  虞欢“哦”了一声,并未多想。
  
  两人出门时是中午,抵达a市时太阳已经将落未落。
  
  十月份的a市已经有了凉意,乔易白把外套脱下来给虞欢,下飞机后打了车去虞爸爸所在的医院。
  
  路上虞欢敏锐地感觉到,乔易白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和一般人紧张时坐立不安不同,乔易白一紧张则一动不动,此刻他端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腰杆挺得笔直,有种正襟危坐的味道。
  
  “怎么了小白,害怕了?”虞欢笑问,“别怕哈,我爸妈不吃人的。”
  
  乔易白依旧坐得端正,只稍偏了偏头,问了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欢欢,叔叔阿姨,记性好吗?”
  
  “我爸记性挺好,我妈容易忘事儿,”虞欢随口答,“我就随的我妈……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没事。”乔易白嘴上说着没事,坐姿却更端正了。
  
  中途,两人下车买了点东西,抵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虞欢牵着乔易白紧张到微微汗湿的手,按照林女士给的地址往医院里走。
  
  路上,虞欢找了个话题:“我刚跟我妈说要带男朋友来,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
  
  “她说:‘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哪天要带个女朋友回来。’”
  
  事实上对于虞欢未来另一半的事,虞家爸妈的担心绝对不低于乔家爸妈,女儿从小被当男孩子养,不论是性格上还是能力上,似乎都比一般男生还要彪悍。就连大学里虞欢蓄了长发,都是林女士看她实在太不像个女孩子了,强烈要求她蓄的。
  
  林女士都有些后悔当年送她练功夫了,本是想着让她未来不受欺负,却没想到练出了个假小子来。
  
  因此这会儿突然听说女儿有男朋友了,还马上要带过来,虞家爸妈简直恨不得立马出院,摆一桌好菜招呼着,生怕人半途跑了。虞欢千叮万嘱,才让两人安生待在医院等。
  
  电梯上到五楼,穿过长廊,虞欢推开病房门,就看到了明显整理过着装的林女士和老虞,见女儿和未来女婿进来,两人几乎是瞬间挂上了慈祥的微笑。
  
  虞欢:“……”林女士就算了,老虞你看看你自己!
  
  试问谁会穿西装住院……
  
  虞欢对有这么一对活宝父母感到无奈,那边乔易白已经很有眼力见地一一问了好,把手里提的东西摆到了医院配备的小桌上。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欢欢的男朋友……”这时候乔易白似乎克服了刚才的紧张,语气温和有礼。
  
  虞爸爸从乔易白进门的那一刻起,视线就一直落在对方脸上。
  
  嗯,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女儿眼光不错,随我。
  
  可是,为啥怎么看怎么眼熟呢?
  
  仿佛灵光一现,虞爸爸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白白净净、爱哭鼻子的小男孩来,迟疑道:“你是……易白?”
  
  这话一出口,乔易白的手几不可察地抖了抖。
  
  “咦?你们认识?”虞欢看看自家老爸,再看看乔易白,语气疑惑。
  
  “真是易白啊!”虞爸爸一拍大腿,激动道,“哎呀,你忘了?这是咱家那个童养夫啊!”
  
  这时候林女士也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满脸笑意地看看虞欢,再看看乔易白:“我说怎么瞧着那么眼熟。哎呀,原来是易白,缘分啊缘分……”
  
  虞欢看虞爸爸说得笃定,且竟然连虞妈妈也认识小白,心中越发疑惑了:“童养夫?谁的?”
  
  这次不等虞爸爸回答,乔易白在一旁幽幽道:“你的……”顿了顿,声音变得委屈起来,“只有你想不起来了,欢欢……”
  
  虞欢:“……”我咋不记得我有个童养夫?
  
  她持续一脸蒙。
  
  乔易白此刻的情绪有些复杂,他既害怕虞欢气自己不够坦诚,没有把当年的事情告诉她,又有些委屈虞欢在大家的提醒下,依然想不起自己来……
  
  最后,乔易白还是决定自己坦白。
  
  “七年前,我离家出走到a市……饿晕了……是你收留的我,欢欢。”
  
  “后来我被带回去,找了你很久……”乔易白说到这里,头微低了低,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有些慌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虞欢陷入了沉思。
  
  “我想起来了,碰瓷的小孩儿!”
  
  乔易白:“……”好像慌张的情绪淡了不少呢。
  
  出乎意料的是,虞欢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表现,反而有些愧疚地挠了挠头:“那个啥,我其实记性不太好,我小时候又……过得挺……跌宕起伏的,咳,所以,对不起啊,一直没想起来……”
  
  “没关系。”看到这样照顾着自己情绪,向自己道歉的虞欢,乔易白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缓缓将之前的紧张与慌乱冲刷得一干二净,只剩对着眼前人的欢喜,“没关系的欢欢,我记得就好。”他抬头将虞欢望着,说得无比认真,“能根据这段记忆找到你,还能像现在这样跟你在一起,真好。”
  
  虞欢自知自己是个不太记事的人,正如他不记得那个据说追了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社体系梁成,在没人说出具体事件的前提下,她也想不起小时候的乔易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