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你把风都变甜了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弱水三千,只饮你
  
  乔易白觉得很不对劲。
  
  乔易白觉得很惶恐。
  
  从这天早饭起,虞欢就没对自己说过一句话,且一直面无表情,整张脸就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女朋友突然不理人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乔易白少有哄人的经历,此刻更是连虞欢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整个人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好在乔妈妈的一通电话暂时拯救了他。
  
  电话是打给虞欢的。
  
  自从上次在餐厅见过虞欢以来,乔家爸妈窥见了成功拥有儿媳妇的希望,自此每天都要给乔易白打上一两个电话,询问“把儿媳妇拐回家”的进度。也因此,他们知道了乔易白前两天和虞欢一起回a市。
  
  昨晚听说两人从a市回来了,乔家爸妈当场就抑制不住要见自家儿媳的心了。
  
  虞欢对着乔易白依旧一张冷漠脸,接过电话,对那边的乔妈妈却语气温柔,先礼貌地叫了声:“阿姨。”
  
  “哎,欢欢哪,”乔妈妈直奔主题,“听易白说你喜欢吃鱼,正好我跟你叔叔刚得了几条野生鲈鱼,今晚过来吗,阿姨给你做鱼吃!”
  
  虞欢被乔妈妈的热情弄得措手不及。
  
  自从知道了乔易白就是七年前的熊孩子,虞欢也顺便回忆起了乔家爸妈来,印象中似乎……都是有了工作忘了孩子的大忙人……
  
  乔妈妈的性子变得较以前活泼了?
  
  所幸虞欢还是个随性大方的女子,对于见家长这种事情倒并没有特别紧张的情绪,况且上次在餐厅还差点当着乔易白家长的面亲他,也不见得多尴尬。
  
  傍晚时分,虞欢就和乔易白一起,驱车往乔家的方向去。
  
  一路上,虞欢的表情依旧冷冷的,车内的氛围有些奇怪。
  
  乔易白开一小段路,转头看虞欢一眼,再开一小段路,又转头看她一眼,每次偷看都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虞欢发现不了似的。
  
  这些小动作逗得虞欢有些想笑,一想到乔易白那一堆前赴后继的烂桃花,又硬生生地憋住了,只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
  
  看虞欢始终无动于衷,乔易白实在有些沉不住气了,一天的委屈和惶恐涌上心头,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的行为会不会惹得虞欢更生气,他把车停在路边,臂上聚力,一把掰过虞欢的肩,让她正对着自己,眼一闭,心一横……
  
  虞欢被一股蛮力掰转了方向,倒是并不恼,也不反抗,就好整以暇地看着乔易白。
  
  谁知乔易白费了好大的劲儿,最后只弱弱地问了一句:“欢欢,你生气了吗?”
  
  你生气了吗?
  
  这话让虞欢想起第一次在网上和乔易白交流,自己不走心地回复,对方却在短短的时间内回了很多条,甚至还一本正经地解释并道歉。
  
  想到这里,虞欢忽然问了个和此刻不相干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这话问得没头没尾的,乔易白却听懂了,是问的他什么时候认出虞欢就是七年前的女孩儿。
  
  “从你第一次叫我美人儿的时候,就开始怀疑了。”乔易白老老实实地答。
  
  嚯呀!这么早?
  
  虞欢想起自己直到前几天才想起来,心里又有点小愧疚,被这点小愧疚一冲,原本生的气就淡了许多。
  
  “那你有喜欢过别的女孩儿吗?在遇到我之前。”虞欢是相信乔易白的,正因为相信,才决定把刚刚接到所谓“易白初恋”电话的事说给他听。
  
  “没有啊。”乔易白回得快且理所当然。
  
  “可我早上接了个电话,有位姓甄的姑娘说是你初恋啊,她还给我细数了你和她之间的‘小美好’,”虞欢掰着手指数给他听,“说你揪她辫子啊,给她写情书啊,为了她离家出走啊……”
  
  “我没有!”乔易白听到这里,哪能还不知道虞欢为什么生气,瞬间在脑子里把所有姓甄的人过了一遍,锁定那天到自己家吃饭的,所谓的初中同学。
  
  “我根本不认识她……她辫子是自己靠在桌子上压住的,我也没写过情书,她说谎……”乔易白慌乱且笨拙地为自己辩解。
  
  “嗯?你不认识她又怎么知道辫子的事?”虞欢本就没怀疑过乔易白,但看他说起事来笨拙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一下他。
  
  “是真的,欢欢,我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是初中班上的,”乔易白急忙辩解,顿了顿,又小声嘀咕,“而且她还污蔑我……”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言下之意,这会儿可能不再是不认识,而是有仇了。
  
  莫名跟“初恋对象”结了仇的甄姑娘……
  
  “虽说这位甄小姐来意不善,但情书的事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虞欢仔细回想了一下,“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可我真的没写……”乔易白自认记性还是不错的,就比如他可以回忆起跟虞欢相处的一点一滴,但给别的女生写情书这种事,别说记忆里根本没有了,乔易白觉得,这压根儿就不是自己会去做的事儿!
  
  “暂且相信你一次。”看乔易白真挺着急的样子,虞欢决定不逗他了,“不过这事儿你还是弄清楚为好,那位甄小姐可是深信不疑的,还好言相劝让我成全你们来着……”她摊手,“说起来啊小白,你桃花真多,艳福不浅哇!”
  
  如果是个在情场里翻滚过的,这时候肯定能嗅出虞欢话里浓浓的酸味了。奈何虞欢和乔易白在这方面都是小新人一个,说的人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吃醋,听的人依旧笨拙地再三保证加道歉……
  
  最后两人决定,由乔易白在两天内弄清事情的始末,并去跟“初恋”解释清楚,亲手掐掉这朵烂桃花,才继续上路。
  
  女朋友不再冷着一张脸,乔易白开起车来都感觉顺手了许多。
  
  这边两人正均速回乔家,那边乔妈妈正和做饭的刘姨一起,在厨房热火朝天地忙活着。
  
  乔妈妈在电话里说要让虞欢尝尝她的手艺,但她其实是不会做饭的。乔妈妈强悍了半辈子,偏偏在厨房这方寸大的小空间里强不起来,说是给虞欢做鱼吃,其实也就是在自家请的阿姨做菜时,自己在一边洗个菜打个下手罢了。
  
  这时候,客厅里正假装淡定看报纸的乔爸爸就时常听见厨房里传来这样的对话——
  
  “哎,刘姨你看看,这个姜洗好了放哪儿啊?”
  
  “哎呀,太太,这个您得先去皮。”
  
  “什么?还要去皮?用削的还是用刨的?”
  
  可见乔妈妈和虞欢一样,着实与厨房无缘……
  
  等虞欢快到的时候,乔妈妈才基本忙完。
  
  虞欢也是等到了乔家才知道,乔家爸妈早不像当年那样疏于关心对自家孩子了,且正如乔易白之前所说,乔家爸妈对自己极为和蔼热情。
  
  饭桌上果然摆了好几盘鲈鱼,有清蒸,有红烧,都是卖相极佳的,且这个做菜的风格,看起来还和乔易白有些像。
  
  后来不久的某天,虞欢突然想起今天的这顿饭,问乔易白:“你做菜的本事是和阿姨学的吧,味道和品相都很像的。”
  
  乔易白摇头:“不是,我妈不会做菜,”说着又嘴角带笑看了虞欢一眼,“乔家的媳妇儿都不会做菜的。”
  
  可见乔小白不慌不急的时候,还是很能说会道的。
  
  回到当下,餐桌上几段对话下来,气氛就活跃开了。
  
  “我就说这小子这么多年一声不吭,敢情在心里藏了个宝,哈哈哈!”乔爸爸喝了两杯酒,笑得无比畅快。
  
  虞欢和乔易白对视一眼,低头抿嘴矜持笑。
  
  “哎呀,老乔我们早该想到的,易白从小那个娇气的性子,也就我们欢欢能治得了!”才几个来回,乔妈妈对虞欢的称呼已经从“小虞”变成了“我们欢欢”,“我可是记得七年前易白刚从医院醒来那会儿,还哭着闹着要去找人来着!”
  
  “找人?找我吗?”虞欢抬头笑问道。
  
  “可不是嘛,拉都拉不住!”乔妈妈见虞欢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倒豆子似的就把乔易白当年回来之后的状况细细描述了一遍,“后来是我们拦着没让他去,等开学了他才消停。说起来,那之后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特别爱学习,也不跟那些浑小子混了,成绩上得特别快……又过了一阵突然说要学做菜,最先学的就是糖醋鱼……”
  
  所以说,为了儿媳妇,儿子什么的,果然是说卖就卖……
  
  虞欢竖起耳朵认真听着,时不时眼中带笑地看乔易白一眼,直看得乔易白耳朵通红,就差没把脸埋到饭碗里。
  
  一顿饭下来,乔妈妈已经差不多把自家孩子的老底都抖了出来,这时候乔易白就有些庆幸老妈陪自己的时间不多,对自己小时候的糗事也知道得不多。
  
  要不是看欢欢笑得挺开心,我分分钟掀桌的好吗?!
  
  晚饭后,乔妈妈冲虞欢眨眼,把她叫到一边,悄悄道:“我这儿还有易白小时候穿小裙子的照片,走走走,带你去看……”说着就推着虞欢往楼上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