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钢铁火药和施法者 > 第一章 火拼

第一章 火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荒原回来的兄弟自不必我多说!狼镇人也不用废话!给你们其他人介绍介绍!”
  
  皮埃尔站在大石上,向着一众土匪激情澎湃地讲演,再不见刚才颓废懒散的模样:
  
  “这位是温特斯·蒙塔涅上尉!帕拉图的冠军!最好的百夫长!蒙塔涅百夫长回来了!咱们兄弟就什么也不用怕啦!蒙塔涅百夫长回来啦!青……”
  
  皮埃尔讲得起劲,锅圈迪克森的脸却越来越白。
  
  从蒙什么百夫长与皮埃尔相认那一刻起,锅圈就想逃走。
  
  但是他没法逃,无形间他已被牢牢看住。哪怕他去撒尿,身后都跟着俩杜萨克。
  
  经历短暂且并不激烈的思想斗争,锅圈扑通一声就给百夫长跪下了,哀求道:“大人,我就是本分农民。活不下去了才来当强盗,您饶了我吧!”
  
  温特斯眉毛微微挑起:“你起来说话。”
  
  可锅圈的膝盖就像钉在地上,还想要亲吻百夫长的衣角。
  
  皮埃尔拦在锅圈面前,板着脸宣布:“蒙塔涅百夫长回来了,这伙人就没你什么事了。你滚吧。”
  
  “我……真的可以走?”锅圈喜忧参半,试探着问。
  
  “滚!”
  
  这次可真是两难抉择,留下就是个死,走了也可能是死。
  
  皮埃尔一挥手,告诉其他土匪:“不愿意留下的,都可以走!”
  
  犹豫再三,锅圈一咬牙,决定赌一把:“多谢大人仁慈,我还是不想当强盗了!”
  
  锅圈断定,留下就是死。而且他自在惯了,不想听什么百夫长的。
  
  新垦地这副乱象,只要能走掉,轻轻松松就能再拉起一伙人。
  
  见锅圈要走,还有几个人也要走,都是锅圈的老兄弟。
  
  “滚吧。”皮埃尔扬了扬下巴。
  
  锅圈千恩万谢,倒着后退几步,转身要跑。
  
  然而他刚一转身,皮埃尔的马刀就劈了下来。
  
  雪亮的钢刃绕了一个弧线,斩开左肩,只在骨头的位置稍有停滞。最终留下一个可怕的断面,鲜血从断面一股一股地喷涌出来。
  
  皮埃尔甩了甩马刀,擦干血迹,收刀入鞘。
  
  其他老兵也暴起出手,将那几名想要离开的惯匪斩杀。
  
  温特斯有点意外,但是他没说什么。
  
  他将二十二名“匪徒”召集到一起,在场的还有他的十三名战士。
  
  看着大家灰暗的面庞,温特斯开始了他第一次讲话。
  
  “依照新垦地法律。”他的语气平稳,但是声音很清晰地传入众人耳中:“聚众拦路劫掠,首犯轮刑,从犯绞死。”
  
  大家的神情更加晦暗,谁不知道这些?
  
  在新垦地,当土匪就是死路一条。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没人会来投奔匪帮。
  
  温特斯再次开口:“但是我的狼镇驻镇官任命仍旧生效,所以从这一刻起,我把你们全部征召为新垦地狼屯镇民兵队的成员。
  
  你们须服从我的权威,从此受军法约束。你们不仅不再是匪徒,也不再是农夫,剿灭匪徒如今是你们的责任。”
  
  狼镇出身的人眼圈泛红,他们如无根之萍随风飘荡,每天都生活在对未来的恐惧中。
  
  蒙塔涅驻镇官的出现如同一块木板出现在溺水者面前,他是曾经的世界的残影,让人不禁回忆起过去的好时光。
  
  但是其他地方的农夫表情里只有麻木和冷漠,他们不认识温特斯·蒙塔涅。
  
  对于他们而言,锅圈?驻镇官?百夫长?无外乎换个人发口粥喝,能有什么区别?
  
  温特斯的目光依次与每个人对视:“我向你们承诺。终有一日,你们可以放下武器,重新扶起犁,回到金色的麦田里去,回到你们的母亲、妻子、孩子身边。我是这样向你们承诺的,请你们牢牢记好。”
  
  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好像他真的能完成他的承诺。
  
  再麻木的农夫,此刻的内心也像针刺一样被微微触动。
  
  泥土的腥味、金色的麦田……
  
  近在咫尺,又触不可及,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
  
  ……
  
  温特斯与他的战士们重逢,彼此间都有说不完的话。
  
  小马倌安格鲁抱着温特斯的胳膊,一会哭,一会笑,就是不肯撒手。
  
  皮埃尔带着个小伙子来到温特斯面前,高兴地说:“您看,我把谁给您带来了!”
  
  温特斯只是一看,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面前的年轻人和铁匠贝里昂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任谁也不会认错。
  
  只不过贝里昂沉默寡言、老实谨慎,而面前的小伙子眼里有一种年轻人特有的调皮和灵动。
  
  温特斯问小伙子:“你父亲叫亚历山大·索亚,对吧?”
  
  小伙子一惊,手足无措地望向皮埃尔。
  
  “您别逗他了。”皮埃尔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我在另一伙人里碰见卡洛斯,一看他这模样,我就认出他是谁了。所以也把他带在身边,照应一下。”
  
  “您也认识我哥吗?”卡洛斯问。
  
  周围的战士全都哈哈大笑。
  
  “怎么可能不认识?”温特斯也畅快地笑着,他转头问皮埃尔:“贝里昂在哪?”
  
  笑声消失了。
  
  皮埃尔的神情变得有些消沉:“在阿尔帕德手下,他是铁匠,被看管得很严。还有我爸爸,还有很多人,都在阿尔帕德手下。可是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还活着吗?我也不知道。”
  
  “得想办法把他们弄回来。”温特斯叹了口气。
  
  皮埃尔打起精神,拍打着大腿说:“反正您回来了,我们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温特斯想起某件特别重要的事,他严肃认真地问卡洛斯:“你……厨艺怎么样?”
  
  “不行不行。”卡洛斯拼命摆手:“我都是吃我哥做的,我不会。”
  
  “哦。”温特斯颇为遗憾,怅然若失地问:“那你会打铁吗?”
  
  “会的,从小的手艺,可是比我哥差远了。”
  
  “皮埃尔,让他负责修理军械,别让他动刀剑。”
  
  “是!”
  
  听到这话,卡洛斯一下子急了:“凭什么不让我用刀剑?我也有两条胳膊、两条腿!不比别人差!”
  
  皮埃尔冲着这小子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放肆!上尉是照顾你!”
  
  卡洛斯不认得新来的蒙塔涅百夫长,但是他对皮埃尔颇为尊敬,讪讪地安静下来。
  
  “我什么时候成上尉了?”温特斯莫名其妙。
  
  “您不知道吗?哦……您确实不知道。”皮埃尔笑着说道:“死后追授!还搞了好盛大的仪式。阵亡的军官一律提一级,阿尔帕德那帮家伙搞得。”
  
  温特斯·蒙塔涅既然已经阵亡,自然也就没什么限制可言。
  
  他拿到[骑士利剑大十字勋章]的时候,按惯例就已经可以晋升一级。
  
  为国捐躯,再晋升一级。
  
  所以帕拉图“第一”共和国大大方方地为温特斯追授了上尉军衔——那个时候蓝蔷薇和红蔷薇还没分裂。
  
  不过温特斯还活着,那他的军衔认定就有了一点问题。
  
  不过谁在乎呢?反正温特斯不在乎。
  
  “讲讲你们的事情吧。”温特斯拉着皮埃尔几人坐成一圈:“都告诉我。”
  
  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讲了从无人区一路杀回来的艰险,讲了滞留双桥大营的煎熬,讲了逃回狼镇的经过。
  
  至于伏杀军官和追兵的时候,皮埃尔也没瞒着温特斯。
  
  “大本汀这畜生,本来也想弄死他来着。”皮埃尔恨恨地说:“这畜生鼻子倒是灵,闻到气味不对,夹着尾巴跑到热沃丹去了。”
  
  温特斯不置可否。
  
  “然后我们就在各个匪帮辗转,左右不离狼镇太远。偶尔能回家里看看,给家里送点吃的。”皮埃尔越说声音越小:“反正就这样混着,活一天算一天。”
  
  大家都沉默了,他们有马刀,但是不知道往哪砍。
  
  反抗统治这片土地的权威?他们还没有这个勇气——而且那是找死。
  
  “这些匪帮靠什么吃喝?抢劫旅人?”温特斯耐心地询问:“旅人身上能有多少财产?”
  
  其他人还迷迷糊糊的,皮埃尔已经领悟了温特斯的意思,他无奈地说:“您别看锅圈长得像个锅圈,那家伙鬼得很,对于上头的门道也很了解。他只抢路上的旅客和商人,最多勒索农庄,绝对不碰上头的征集队!躲得远远的。”
  
  依照新垦地的法律,捕杀盗匪是各地方城镇的职责。
  
  狼镇闹匪患,狼镇管;热沃丹附近闹匪患,热沃丹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