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傲娇冷少刁蛮妻 > 第923章

第92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多年后,叶繁星始终都记得那些见不得她好的人,一个个错愕不敢置信的表情。
  
  那些担心她且爱她且相信她的人,又是如何的为她开心。
  
  那么大的难关,是靠自己度过的吗?
  
  所有人都觉得是靠她自己度过的。
  
  但是她知道,不是这样。
  
  在警署见到二叔的时候,她看到二叔眼底的骄傲是那么明显。
  
  恨不得告诉全世界,眼前的她是他的女人。
  
  无论发生什么事,冷临克想的都是挡在她面前为她扫除障碍。
  
  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容易,如果你觉得过得轻松,那一定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叶繁星是不怕的,就算没有闵佑君的那些资产来救她,她也相信二叔会拼尽一切保护她。
  
  因为至始至终,他都把她放在第一位。
  
  说什么他会等着她破产,收购叶氏集团,虽然那是最好的方案,但她也相信二叔不会那么做。
  
  父亲季康舜还是没忍住,在警署里把苏培志狠狠揍了一顿。
  
  苏培志的行为过于恶劣,警署里的人权当没看见季康舜的行为。
  
  因为在所有人眼里,苏培志活该。
  
  如果不是苏培志做到如此地步,想把她害得永远无法翻身,叶繁星这回也不会对苏培志的求情直接无视。
  
  “许思柔母女都在里面,你一个人在外面风流快活确实也不厚道,刚好陪着他们一块也挺好,我会转告她们母女,让她们知道你也在里面的。”
  
  被季康舜打得鼻青脸肿,苏培志抱着脸坐在地上。
  
  叶繁星是蹲在他跟前说的。
  
  “繁星!我们父女之情你怎么半点不念!毕竟是我养你长大的!你真的忍心看着我进去吗?”苏培志还在打感情牌。
  
  “但凡小时候你对我好点,而不是把所有感情都给苏念念,这会儿我还真没那么狠心的。爸爸,我最后喊你一遍吧,还记得当初你得了传染病在医院,许思柔从来没去医院看过你,知道你的病要传染,她第一时间就去联合董事会抢夺公司。
  
  如果不是我,哪怕你病好了,公司也早被许思柔母女拿走。是我极力反对,她们才没能得逞。付潇是我二叔的好兄弟,如果不是这层关系,付潇也不可能拼尽全力救你。”
  
  叶繁星呵呵了笑起来,有些自嘲,“我只是觉得你是我的父亲,身为女儿,救你是应该的,可你从来没把我当女儿,从小到大,所有好东西你都要留给苏念念,因为她跟着你姓苏,我姓叶,自己的女儿不跟着自己姓,对你而言是极度的羞辱,你不是不喜欢我,你是讨厌我。所以在姥姥走之后,许思柔赶我走,都是你默认的。”
  
  “我被冷墨初退婚,多大的羞辱,你倒是半点没吱声,上赶着把苏念念嫁给冷墨初。在你眼里,那是苏念念最好的归宿。只不过造化弄人啊,你对她们母女那么好。结果人家怎么对你的?”
  
  叶繁星说的这些都是实话,苏培志听得无地自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幸亏除了冷临克和季康舜,没别的人了。
  
  不然,他真的觉得颜面扫地。
  
  “繁星你别再说了,是我眼瞎看上了许思柔……”苏培志早后悔去了。
  
  他对许思柔那么好,结果那个女人居然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而且还有了苏念念!
  
  他把苏念念当宝贝一样捧着,哪里还能知道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
  
  他最后悔的就是遇到这对母女!
  
  “你看上谁都不重要了,我姥姥走后一个月我才知道消息,这一个月里,你联合姥姥的律师更改了遗嘱,忙着窃取叶家的产业,一定是有人在背后出谋划策,这人是谁?”
  
  苏培志眼底闪烁,“没有,没人,没别人!都是我一手策划的!”
  
  “呵。”叶繁星不过呵呵了一声,手指早就掠过了他的手。
  
  现在的她读心太容易了,只要握住对方的手,哪怕自己的手碰到对方的手也行,她就能知道对方想什么。
  
  “你还在想着保那个人,然后等他来救你?也太天真了吧!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而且人家不会保你的,大概等你进了监狱,你就会得什么病突然暴毙身亡吧。”
  
  “我要是说出来,我可能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繁星,我想活下来,我还没活够呢!哪怕在监狱,我也要活着!爸爸错了,爸爸做了很多错事!可你妈妈也没好好对我!她明明早就怀孕了还找上我,我根本就是冤大头!我也很可怜!看在这点上,你跟二爷求求情,跟你生父季康舜求求情,他们面子大,只要冷家季家出手保我,一定能保下来!”
  
  此时的苏培志倒是一口一个爸爸,简直把叶繁星当亲女儿一样喊。
  
  苏培志其实很清楚叶繁星对他是很心软的。
  
  小时候,他亲手给她一颗糖,她都能开心好几天。
  
  长大了也一样,他稍微说一句好话,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
  
  “繁星,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你在学校得了急性肠胃炎,爸爸一路背着你去医院,你吐了爸爸一身,你说对不起爸爸把你衣服弄脏了,爸爸说只要女儿好好的,爸爸就好好的。那么热的天,那时候交通没有那么方便,爸爸一口气背了你五公里!你还记得吗?”
  
  叶繁星眸底微颤,“我记得。”
  
  “爸爸也是真心对你的!只是我遇到了许思柔那个女人,她老说你坏话!老说你长得不像我,还说你是我女儿不跟着我姓,我心里不舒服心里苦!我才对你不好!你要恨就该恨许思柔!是那个女人影响了我!”说到许思柔,苏培志是咬牙切齿的。
  
  看叶繁星动容了,他还想接着煽情。
  
  毕竟,现在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只要叶繁星一句话,冷临克和季康舜肯定会听话。
  
  叶繁星是个重感情的人,毕竟父女感情从小还是有点的。
  
  苏培志太清楚叶繁星现在的地位。
  
  冷家未来的主母,叶家季家的继承人。她居然没让冷家季家出手就还掉了那么多的外债。
  
  这个女人的资产到底有多少,他猜不到。
  
  但是她绝对有能力放他出来。
  
  “繁星,是爸爸糊涂,当年听了许思柔的话才对你不好,爸爸一直在反省自己一直都在悔改。可是公司,爸爸不会经营亏空了!爸爸对你亏欠啊,没脸面对你,这才只能逃跑!爸爸不是不管你死活,只是觉得你有冷二爷帮忙,一定会度过难关的!女儿,爸爸的宝贝女儿……”
  
  苏培志握着叶繁星的手,楚楚可怜地恳求。
  
  这些话听在叶繁星耳朵里实在是太搞笑了。
  
  她真是圣母心泛滥才会跑来看苏培志。
  
  有这时间,还不如回家带孩子。
  
  叶繁星甩开他的手,“谢警官,把人带进去吧,该怎么判怎么判,不用看我的面子,需要什么证据跟我开口,他的那些罪证我都给你收拾好了打包过来。”
  
  谢方圆是站在门外的,抱胸噗嗤的笑,“不要发到付,我们警署不收。”
  
  “那是自然,我派我们星辰服饰的总经理梁夏清给你亲自送过来。”叶繁星说。
  
  “哈!这是要给我们清清升职?薪水呢?”
  
  “她随便填,我有钱。”叶繁星说。
  
  谢方圆挑眉,“叶总真够豪横的,看在你这么贿赂我的份上,你放心,苏培志的判刑只会更重,不会更轻。”
  
  “那多谢,二叔,爸爸,我们回家吧!”叶繁星看都不看一眼苏培志,一手拉了冷临克,一手挽住季康舜的手腕,准备走人。
  
  季康舜扫了一眼苏培志,真是个小傻b,说了那么多煽情的话,内心还不知道怎么骂繁星吧。
  
  繁星听的从来都是他心底的话。
  
  苏培志简直睁大眼睛,他说什么了吗?明明那么感人。
  
  他自己眼泪都出来了!
  
  泪水都掉地上了啊!
  
  “叶繁星,你耍我!”苏培志激动地大吼。
  
  还没起来,警察进来已经制住他。
  
  “叶繁星!你这贱人!你耍我!你耍我!你跟你妈一样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浪费了他那么多口舌,简直浪费他眼泪!
  
  他堂堂一个男人入赘进了叶家就够丢人了,他那么期待感动叶繁星让她救自己,结果他却被这女人耍!说了那么多反而被加重刑罚!气死他了!
  
  “爸!别激动,毕竟妈妈是骗了他,我相信从头到尾妈妈爱的都是您!这点上咱们是亏欠的。让他骂被,反正骂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倒是他多骂一句,也许多坐一年牢吧。对吗,谢警官?”
  
  骂谁都行骂叶媛就不行,季康舜都不淡定了。
  
  反而是叶繁星拦住他,“再打一顿,疼的不是您的手嘛!咱不理。”
  
  季康舜深吸口气让自己淡定,居然还没女儿镇定。
  
  “我的宝贝女儿说的对,这种人不必计较。”季康舜说。
  
  冷临克说:“要计较的,繁星说的对,再加几年刑罚就是。”
  
  谢方圆说:“那得多收集点其他污点证据,咱们有理有据判个无期不是问题。”
  
  冷临克:“就算证据不够,我送个律师过来,判个死刑也不是问题。”
  
  “吕温书或者沉双,随便哪个都行,那一张嘴黑的能说成白的,说出个死刑来,也不是不可能的。”谢方圆回。
  
  这几人就那么云淡风轻地聊着天。
  
  吓得苏培志瞪大着眼睛,直接闭嘴了,到嘴的话都憋了回去。
  
  眼睁睁看着叶繁星等人脚步轻快地出去了。
  
  “二叔,要去看看你的弟弟和侄儿吗?”叶繁星还没出警署,想起来问。
  
  “看什么,又不熟。”冷临克很显然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他都是亲眼看着冷江恕和冷墨初被抓进来。
  
  进来的罪名就是造谣生事。
  
  毕竟是冷家的两位少爷,造谣的罪名其实不大,顶多关个几天罢了。
  
  不过这一回就能老实了。
  
  “小叶总,请留步。”谢方圆出来叫叶繁星,她指了指旁边一道门,“冷墨初想见你,要见吗?”
  
  “不见啊,有什么好见的,又不熟。”叶繁星说。
  
  冷墨初就在房间里门,门是开着的,他能听见。
  
  那脸色就不必形容了。
  
  谢方圆说:“可能人家想说一句对不起,不给个机会吗?”
  
  “我跟前任单独相处,岂不是打我现任老公的脸嘛!”
  
  谢方圆简直嫌事不够大,“冷二爷没那么小气吧?”
  
  冷临克又是云淡风轻地说:“我小气的。”
  
  谢方圆只能对着冷墨初耸肩,“我尽力了,你就安心在这住下吧,关不了几天的,人家叶总宽宏大量没怎么追究,只是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别去找人家晦气了,当初也是你自己不要人家,现在高攀不起了吧!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吧!说声对不起人家都不给机会呢!”
  
  冷墨初更是要气死了,这个谢方圆有病吧!凭什么也来羞辱他!
  
  这个死同姓恋!
  
  冷江恕毕竟是自己妹夫,谢方圆还是给了后门的。
  
  面对冷江恕的不敢置信。
  
  谢方圆还给他解释了一遍,“叶繁星有钱的,你想象不到的有钱,以后别跟她斗了,好好跟我妹妹过日子,叶繁星不是记仇的人,看在你是冷二爷弟弟的份上,也不会没事为难你的。”
  
  “怎么,我还要看叶繁星脸色过日子了?”冷江恕冷冷地笑。
  
  “你是我妹夫,我当然希望你好。可人家叶繁星这次放过你,你该感激涕零吧!她只说你造谣,可没指控别的!”
  
  “她能指控什么?”
  
  “苏培志怎么掏空的叶氏集团,怎么欠下的巨额债款,这都有高人指导,苏培志的帮凶和造谣,哪个罪名更重?你以为叶繁星什么都不知道吗?”
  
  冷江恕的脸色一阵窒息,眼底是明显的慌乱,“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放心吧小老弟,我妹妹的老公,我自然是要保的。”
  
  “你什么时候跟叶繁星这么好了?居然帮着她!”冷江恕不明白。
  
  为什么大家都帮着叶繁星!
  
  “因为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老板!我这个人爱屋及乌又护短,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别再动叶氏集团,毕竟我心爱的人是里面的高层,她仰仗真叶氏集团吃饭呢,可别没事砸人家饭碗。我会忍不住砸你饭碗,妹夫也不例外。”
  
  谢方圆从审问室出来就接到了梁夏清的电话,“哈喽宝贝,一大早想我了?”
  
  “别叫我宝贝,叫我名字!那边结束了吗?”梁夏清问。
  
  “结束了,叶繁星刚走,对了,你升职了,stars的总经理,位置还行。薪水随你填,你记得多填点,反正叶繁星有钱。”
  
  “该多少就多少,就算繁星有钱也不是这么败的。行,那我知道了。”
  
  “哎等等!什么情况啊!你就只关心叶繁星不关心我吗?我忙了一晚上连口水都没喝!肚子都饿死了!”
  
  谢方圆刚说完。
  
  外面有人喊,“老大,你的外卖到了!”
  
  谢方圆捂住手机,“我没叫外卖,搞错了!”
  
  “老大是你的外卖!”
  
  谢方圆走出来看到是一个保温盒还有一个鸡蛋饼两个菜包,保温盒里是鸡丝粥。
  
  “老大,你哪里叫的外卖,怎么那么好的包装!”手下问。
  
  谢方圆知道了,对着手机笑着问:“你做的?”
  
  “嗯,你快吃吧!我上班去了!”梁夏清挂了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